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232章,我想喝鸡汤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232章,我想喝鸡汤

    高级病房。

    霍震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暮色四合了。

    环顾了一圈,看到坐在病床边上正在修指甲的霍蓉,板着脸开口问,“怎么只有你在?”

    “哦,陆婧雪和嫂子她们我都让先回去了!”霍蓉懒洋洋的说。

    “嗯。”霍震点点头。

    霍蓉见他要起身,上前将其扶起,“现在感觉怎么样,用不用叫医生过来?”

    “不用,好多了!”霍震摆手,气色恢复了不少,哼了声,“只要长渊不气我,比什么都强!”

    “还不是你自己爱生气,人好心好意过来看你,结果被你骂的狗血淋头!”

    “谁让他带那个女人过来!这不是存心向我示威!”

    “老哥,不是我说,你都活这么大岁数了,心理也忒阴暗了,一点不积极!”霍蓉撇嘴,故意揶揄道,“原本我还挺担心你身体的,不过看你教训起人来还是生龙活虎的中气十足,看样子也不会有什么大事了!”

    “你也想气我?”霍震横眉。

    “我哪里敢啊!”霍蓉立即讨好。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做了什么,我还没跟你好好算账!”霍震瞪她一眼,没好气的教训道,“你最近是不是收购了一个公司?我把长渊丢到林城,想要给他点惩罚,结果呢,你倒好,把那个女人借着公事公差给我送到了他跟前!你这是助纣为虐,合起火来气我!”

    “哎呀!真是什么都逃不过我老哥的火眼金睛!”霍蓉一副佩服的表情。

    “别给我打哈哈!”霍震威严起来。

    “好,不打哈哈!”霍蓉只好耸耸肩,正色起来,试探的开口说,“老哥,长渊是我从小带大的孩子,我比你更了解他,我看得出来,他挺离不开小白菜,也就是你嘴里的那个女人……要不,你就松松口?”

    霍震神色顿时很难看,声音拔高,“小蓉,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咱们霍家跟陆家早就有婚约,婧雪丫头一直很中意长渊,也只等着嫁给他!前些天,刚为了他吞了安眠药,如果抢救的不及时可能就死了!人家陆家什么都没说,一点埋怨也没有!所以以后,别让我再听见你说这种话!”

    霍蓉闻言,皱起了细长的眉毛。

    还想再说什么,看到霍震起伏的胸膛连忙道,“行行,我怕了你,不说还不行了吗!”

    见时机不对,也怕会增加霍震的病情,路漫漫其修远兮,不可能一朝一夕能够解决,霍蓉不再谈论这个话题,转而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桌边,打开了保温饭盒的盖子。

    鸡汤的鲜香味顿时四散在病房里。

    “啧,这鸡汤的味道真不错啊!”霍蓉凑近闻了闻,碎碎念起来,“还热乎着呢,老哥,我给你倒出来一碗尝尝?小白菜的手艺真不错,人颠颠过来你送鸡汤,没得到一句感谢,还挨了揍真可怜!”

    霍震面上一丝难堪,却硬是固执道,“那女人送来的东西,我不喝!”

    “老哥,你真不喝啊?”

    “不喝!”

    霍蓉不再勉强,捧着就一屁股坐到沙发上,“ok!那我就替你喝了!”

    接下来,病房里就剩下霍蓉喝汤的声音,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弄出来的动静很大,每喝一口都要咂巴一下嘴巴,回味无穷一般,鸡汤的味道也满病房的飘。

    霍震板着长脸,只盯着正前方的墙壁。

    陆婧雪其实也送来了,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喝就发脾气被扔了出去,现在都被护士收拾走了,保温盒也就在桌子上,只是里面啥也没有了。

    医院里的营养餐很难吃,说是荤素搭配,其实都没有什么味道,跟清水煮的一样,他中午的时候就没怎么吃。

    在霍蓉不知道第几次砸吧嘴时,霍父终于受不住了,“你也给我滚出去!”

    霍蓉挑挑眉,捧着保温饭盒出去了。

    病房里只剩下霍震自己,仍旧不怎么高兴,一把抓起手机。

    “你怎么还没来!”电话接通后,便立即质问。

    “老爷,我现在刚准备从家里出来,马上就去医院了……”范玉珍似乎习以为常,在那边很温婉的解释着。

    霍震脸色很臭,默了两秒,吼了句,“我要喝鸡汤!”

    …………

    夜深,林宛白从浴室里出来。

    看到霍长渊围着条浴巾背身站在窗边抽烟,侧脸如同雕像,沉敛幽深的眼眸落在远处的某一点上,明明比她先洗完澡出来的,短发却还往下啪嗒啪嗒滴着水。

    “怎么不擦干头发,会感冒的……”

    林宛白走过去,拿起被遗忘在旁边的毛巾。

    霍长渊回身看向她,伸出长臂揽住了她的腰,“抽完这根烟。”

    任由着他继续吞云吐雾,林宛白踮起脚,帮着他擦拭,像是对待小孩子一样,耐心又很轻柔的动作。

    等他手里剩下的半根烟抽完,头发上的水珠也被她擦拭的差不多,霍长渊扯上窗帘,揽着她要往回走。

    林宛白却没有动,眼睫毛垂着,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眼底都是深深的纠结之色。

    从医院回来后,他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关切着她后背的伤势,但在医院里闹的那一通,他心里怎么会好受呢!都是她,他才会再三顶撞他父亲……

    内心像是有两个困兽在做着斗争。

    她咬唇,犹犹豫豫的小声开口,“霍长渊,要不我们……”

    “我们怎么?”霍长渊瞳孔一缩。

    “呃,要不我们就……”林宛白有些支吾。

    抬眼,却吓了一跳,看到了他眉眼之间几乎刹那里就张狂起来的怒气,像是能把人给席卷进去。

    “怎么不说!”霍长渊眯眼。

    “……”她不由缩了缩。

    “说!”霍长渊蓦地大声喝。

    林宛白怯怯的看着他,一咬牙,还是将后面的话完整的说出来,“我们就算了……”

    “林宛白,你敢不敢再说一遍?”霍长渊刚刚夹烟的手忽然抬起,顺着她脸鬓往下,抚上了她的脖颈,语气像是诱哄一般,但神情却很冷酷,“敢不敢,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