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230章,想陪着他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230章,想陪着他

    霍长渊面色一滞。

    狠狠的吸了口烟,他才出声,“脑溢血。”

    “那……现在怎么样?”林宛白屏息的问,手不自觉攥起。

    霍长渊扯了扯唇角,直接将烟给掐了,“手术已经结束了,有惊无险,现在麻药还没退,送回病房了。”

    “那就好,那就好……”林宛白松了口气,喃喃的重复了两遍。

    “他都已经这个年纪了,身上的零件保不齐哪个会出问题,以前医生就说过他血压高,让他控制情绪,别老是动不动就发火。虽然这次被送到医院挺吓人的,但医生说没事了。”霍长渊突起的喉结,随着他扯动的唇角上下翻动,“你不用跟着担心。”

    他语气甚至是夹着轻快的,可林宛白听着心里却很难过。

    尤其是最后一句,不像是对着她说的,更像是在安抚他自己。

    不过才一个晚上的时间而已,他的嗓子就沙哑了。

    近距离下,林宛白同时也看清了他眸里全是纠缠的红血丝,眼睑下方有着青色的阴影,可见他这一整个晚上,都应该没有合过眼。

    “霍长渊,你也别担心……”她轻轻握住他的手。

    霍长渊薄唇无声的扯了下。

    他其实很担心,从接到电话的那一瞬,他就很担心,路上他差点把路虎开的飞起来,终于赶到了医院,手术室的灯亮着,范玉珍母子守在那,霍蓉看到他后,上前给了个安抚的拥抱,可他后背却凉飕飕的。

    直到手术室的门被推开,看到医生的嘴巴一张一合,听到没事两个字时他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来。

    霍长渊从烟盒里又倒出了根烟,似乎是最后一根,他叼在嘴里,却迟迟没有点燃。

    沉敛幽深的眼眸凝向她,微哑的嗓音里有着难言的懊恼与自责,“宛宛,你说,我爸被气到住院是不是都因为我?”

    “别这样说……”

    林宛白心疼的握紧他的手。

    从床上起身到地上,她半蹲在他面前,“霍长渊,你睡一会儿吧?”

    “我帮你把衣服脱了,你看起来很累,先躺下来!”

    霍长渊没有点头,也没有拒绝,任由着她摆弄自己。

    安顿他躺在了床上,林宛白将被子仔细的盖好,轻手轻脚的拿着西装和皮鞋走出卧室,并贴心的关严了门。

    到浴室里洗漱完,她换好衣服出了门,没走多远,就在附近的超市,买了些青菜和肉,想要做点东西等他醒来吃,好在今天是周六,她可以安心照顾他。

    林宛白把四菜一汤端上桌时,霍长渊也刚好醒了。

    做饭时她偷偷趴门往里看了两次,知道他睡得不怎么好,姿势都一直没有换过,但精神状态明显回来了不少。

    吃过了饭,林宛白到厨房里洗碗,再出来的时候,见他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手里握着遥控器,正在看电视,节目演完了进入广告,他也没有换台的意思。

    她走到旁边坐下,也不知该说点什么。

    手机响起来,霍长渊看了眼接起,“喂,姑妈。”

    “已经醒了?嗯……好,我知道了。”

    简短的通话后,霍长渊将手机重新放回了茶几桌上。

    林宛白没有听见霍蓉在那边说什么,但能大致判断出来,应该是霍父麻药劲过了,现在醒了……

    她抬眼看着他刚毅的侧脸轮廓,试探的问,“霍长渊,你不去看看你爸吗?”

    “不去。”霍长渊扯唇。

    “怎么不去呢?你应该要去看看他的!”林宛白在心里叹了口气,见他面色漠然,声音软软的劝说,“他现在在医院里,又是刚刚醒过来,睁开眼睛一定很想看到家人在!霍长渊,你不是也很担心吗,去亲眼看看也能放心,而且如果他看到你的话,他会很高兴的……”

    霍长渊幽幽的说了句,“他不会愿意见到我。”

    “……”林宛白一窒。

    心里发紧,她想了想,再次软声说,“去看看他吧,霍长渊,我陪你一起去。”

    “你要陪我?”霍长渊一怔,随即蹙眉。

    “嗯!”林宛白点头,没有犹豫。

    没有像前两次那样,都是他提出要她陪着一起,而是主动自己提出,因为昨晚她也在霍宅,虽然内心深处她很怕面对霍震,但又很过意不去,再有更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想陪着他。

    既然决定了要去探望霍震,林宛白从沙发上起身。

    不过两人没有立即离开,厨房里响起了油烟机的嗡嗡声响。

    灶台上,汤锅翻滚着,鸡汤的鲜香味不时飘散出来,林宛白正站在那,一瞬不瞬的盯着火候。

    “霍长渊,你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听到脚步声,她回头,忙用勺子舀出来一些递过去。

    霍长渊蹙眉喝了口。

    “是不是有点淡,要不要再加点盐?”林宛白立即问,不等他回答,又径自的摇头嘀咕起来,“还是算了,病人的话,不能吃太咸的,对恢复不好……”

    霍长渊眉眼微微紧绷,“你不用做这些,他不会领情!”

    “我知道……”林宛白点头。

    “知道为什么还这样做!”霍长渊沉声,似乎下一秒又要骂她蠢货了。

    林宛白仰起头,只是笑着回,“霍长渊,他是你爸……”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因对方是他的父亲。

    霍长渊张开双臂从后面抱住她,像是只巨型犬一样,下巴抵在她的肩窝里,似是在认真嗅着她身上的气息。

    林宛白将火关掉,把清洗干净的保温饭盒拧开,很小心的将鸡汤一点点的盛在里面,再仔细的拧严,满意的拎在手里,然后转身冲着他说,“好了,我们走吧!”

    “嗯。”霍长渊牵住她的手。

    …………

    私立医院,林宛白跟着霍长渊一起下了车。

    脑神经内科的楼层,电梯门打开,两人从里面走出来,走廊里显得安静,鼻端萦绕的是刺鼻的消毒水味。

    霍长渊伸手指着,“就是前面那间。”

    “嗯……”林宛白点头。

    很快到了病房门口,霍长渊先看了眼她,才抬手敲了敲,然后缓缓推开了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