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207章,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种话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207章,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种话

    林宛白也是察觉到了。

    她推了推还很投入的霍长渊,两人都扭头看向门口。

    “什么事!”霍长渊蹙眉。

    女秘书嘴巴还张的很大,“霍总,我只是来提醒您下班了……”

    “知道了,出去!”霍长渊沉声道。

    女秘书忙点头,又摇着脑袋,声音里快夹杂上了哭腔,“霍总,我刚刚什么都没看见!”

    说完,便扭头就跑。

    只是过程中,还不确定的回头偷偷望了眼,眼里似乎有少女梦破碎了。

    林宛白羞窘的不行,想到女秘书落荒而逃的身影,觉得他初到公司树立的形象仿佛一下子就轰然倒塌……

    “继续!”

    霍长渊挑起她下巴。

    林宛白才不要继续,躲开他凑上来的薄唇,“别闹了,你快好好工作吧……”

    “还有几个文件就批完了。”霍长渊伸手点了点。

    “是不是很累?”林宛白看到他眉中间有褶皱。

    霍长渊往后靠在椅背上,双手抱着她的腰,指腹隔着衣服在摩挲,“刚到这里,公司很多业务都需要现熟悉,工作自然会很多,的确会感觉很累,不过现在不觉得。”

    林宛白知道,原因是什么。

    她有些脸红,不自在的飘移着视线。

    进门时并未太在意,现在细细打量起来,才发觉他的办公室其实并不大,好像都甚至和她部门主管的差不多,林宛白是去过他在霍氏的办公室的。

    虽然并没有多华丽,但处处也透着低调的奢华。

    想到他一个高高在上的集团**oss,现如今委身在这样一个三四线城市的小分公司里,就连办公桌都是普通的实木桌,这天壤之别实在是太大,她越想,心里就越发的难受。

    霍长渊向来是很敏锐的人,一下就能望进她的心里,挑眉,“怎么了?觉得我不是霍氏总裁后,变得很寒酸?”

    “就算不是霍氏的总裁,那也代表不了什么!”林宛白小脸上罕见的认真又严肃的表情,嘴角却还上扬着,“哪怕你爸一直让你在这里待下去,霍长渊,我相信,凭借你的能力,不管在哪,都能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像他这样的男人,注定会不平凡。

    林宛白心里始终坚信着这样的一点。

    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她音量虽然不是很大,但很清晰,字里行间有掩饰不住的维护,霍长渊自然也是听得清清楚楚,薄唇微勾,还是想要故意逗她。

    “万一有天,我爸连分公司的总经理都不让我做怎么办?”

    “没关系。”林宛白摇头。

    像是怕他没有听见,她伸手向后绕轻握住他的,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说,“霍长渊,没关系的!我可以养你!”

    霍长渊明显一愣。

    喉结微动,有低沉的笑声逸出来,“你要养我?”

    “呃,我赚的可能不是很多……”林宛白有点小尴尬,但语气还是很认真,“不过,我会努力工作的,还可以去兼职!没认识你以前,我也不在pub里做兼职,挺容易的!我们每天可以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回家我给你做,想吃什么都行!”

    霍长渊没有出声。

    林宛白有些紧张,轻咬着嘴唇,“霍长渊,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

    霍长渊摇头,沉敛幽深的眼眸那样深邃的凝视着她,最后拉过她的手,摊开,亲在手心中间,沉静的嗓音低低地,“我活这么大,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种话。”

    林宛白张嘴,还想说什么,被他突然吻住。

    比刚刚那两下都要激烈的多。

    一吻结束,她的舌头都被吻麻了。

    霍长渊起身,将她从腿上抱下来,钢笔扣上,牵起她的手,“剩下的明天再说,我们回家!”

    …………

    进了门,林宛白就跑到了厨房。

    洗干净手,扎上买来的围裙,就开始忙碌起来。

    她在超市里称了几块新鲜的牛骨头,用冷水过了一遍,然后就一直用中火熬着,放了葱和姜,又加了点牛奶,等她将几个小炒弄出来,骨髓都被熬了出来,厨房里全是香味。

    霍长渊似乎也闻着香味进了厨房,看到她用勺子在搅,揶揄道,“喝上你煮的牛骨汤,真不容易。”

    林宛白尴尬,忙推着他,“你去洗手吧,很快就能吃了!”

    “嗯。”霍长渊转身出去。

    摆上餐桌以后,两人面对面坐下来吃,似乎好久没这样吃顿温馨的家常便饭。

    林宛白不停给他夹菜,“霍长渊,你多吃一点!”

    总觉得,分手后,他似乎瘦了很多的样子,尤其是现在到了林城,总想给他多补一补,脑袋里已经开始想着明天给他做点什么好。

    “碗我来洗。”吃完霍长渊提出来。

    林宛白没有推拒,而是眼神闪烁了两下,“那我先去洗澡……”

    厨房里刷碗的水声停止时,又重新响起了脚步声。

    霍长渊回头,看到了刚才去洗澡的林宛白,沉敛幽深的眼眸顿眯,眸底的颜色转深,因为她此时的穿着,在灯光里,豹纹的薄纱睡衣实在单薄又透明,他忽然明白为何她不等自己去超市了。

    “呃……你洗完了?”她脸红的支吾。

    霍长渊不答反问,“怎么穿成这样?”

    林宛白咬唇,害羞的迎上他视线,“你不是喜欢这样的?”

    “唔。”霍长渊含糊了声。

    喉结动了动,他却没有任何举动,而是越过她,走向了浴室,也打算去洗澡。

    刚解开衬衫的两颗扣子,身后又响起了脚步声,他看向镜子故意问,“怎么了?”

    “我帮你放洗澡水……”林宛白厚着脸皮说。

    淋浴房里,花洒下的水已经放到了舒适的温度。

    她红着脸从里面走出来,在他面前踮起脚,“我帮你解……”

    霍长渊没有说不好,就那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任由她笨拙的发挥。

    一颗,两颗……

    衬衫扣子全部解开,林宛白豁出去的凑上他薄唇。

    霍长渊眸底炽热,低眉看着他有些如狼似虎的模样,双手却垂在腿侧不动。

    见他始终没有任何回应和反应,林宛白渐渐有些败下阵来,因为和她预想的很不一样,以前她穿过这样的衣服,他几乎当场就能给撕碎了!

    “你不愿意就算了……”

    她挫败的说完,闷头刚转身,人却被忽然抱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