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201章,竟敢拉黑我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201章,竟敢拉黑我

    林宛白咽了咽唾沫,颤颤的垂下眼睫毛。

    这时,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停在他们身旁,是穿着白大褂的秦思年。

    “秦医生,你又值班?”林宛白不禁问。

    “嗯。”秦思年点头。

    “我给长渊打电话,他说在急诊室,我还以为他的腿怎么了!原来是林小姐你受伤了,看样子是扭伤?”秦思年双手插在白大褂里,又继续问,“怎么样,伤的严不严重?”

    林宛白摇头,“呃,没事,只是扭伤,刚刚医生给开了碘酒,说回去多擦一擦就行了!”

    秦思年点点头,也坐在了她旁边的椅子上,有些暧昧的挑眉,“是不是长渊霸王硬上钩了,你不肯,把你脚给扭了?”

    “不是……”林宛白脑袋上冒黑线。

    这家医院的医生怎么都这么脑洞大开……

    “哈哈!我开个玩笑!”秦思年大笑起来。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开药。”霍长渊拿着药单对她说道。

    “你的腿也得少走路,还是我去吧!”秦思年开口。

    “没事。”霍长渊扯唇,便往左前方走。

    只剩下他们两个,秦思年倒是没再开玩笑,而是问她,“小金鱼换号了?”

    “小鱼吗?”林宛白一愣,摇摇头,“没有吧,中午的时候我们还通过电话来着……”

    秦思年闻言,脸色瞬间黑下来不少,皱眉说,“林小姐,你手机能借我一下吗?”

    “能的!”林宛白点头,从兜里掏出手机。

    秦思年接过后,便快速按了个似乎烂熟于心的号码,拨出去时,屏幕上面显示了她存储上的名字“小鱼”。

    那边一接起,秦思年蓦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原本插在白大褂兜里的手,卡着腰,咬牙切齿的,“小金鱼,你活腻味了,竟敢拉黑我!”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秦思年舌头顶着腮帮子鼓出来很大一块,大步朝着楼梯间走,甩上门时玻璃都震得好几颤。

    林宛白呆了呆,似乎认识对方也有段时间了,在俱乐部里风流倜傥公子哥的一面见过,工作时严肃认真的一面也见过,还没有见过如此暴躁的一面,像是只愤怒的狮子。

    霍长渊已经去而复返,手里多了个小袋子,里面装的药。

    “药开完了,我们回去!”

    说着,他朝她伸出了大手,掌心纹路清晰可见。

    林宛白犹豫了半天,不知该不该把手递过去,就像是她此时摇摆不定的心,不知该不该向前。

    霍长渊直接伸手握住她的,随即将她从椅子上提起来,搂住了她的腰。

    楼梯间传出动静,秦思年打完电话走回来,一身的戾气,把手机递给她的同时,也脱掉了身上的白大褂。

    “秦医生,你不值班了?”林宛白惊诧。

    “嗯。”秦思年点头,随即看向霍长渊说,“我今天连着做了五台手术,太累,开不动车,你们回去的时候顺路载我一段。”

    白色路虎从医院行驶出去时,天色已经完全降下来。

    林宛白依旧被塞在副驾驶的位置,秦思年坐在后面,脱了白大褂,连个外套都没拿,就穿了个高领毛衣,上车后就双手抱肩的闭上眼睛,脸上很疲惫,直到车子停稳时,才重新睁开眼睛。

    只不过开到的并不是秦思年的家,而是桑晓瑜所住的公寓楼下。

    秦思年推开车门,就大步进了楼里。

    林宛白侧着头,看着消失的身影微微出神。

    “发什么呆?”霍长渊蹙眉。

    林宛白不由皱眉,呐呐的呢喃,“我在想,秦医生会不会是小鱼的良人……”

    “自己的事情都没想明白,还想别人的!”霍长渊冷哼。

    “……”林宛白抿嘴。

    “回家!”霍长渊沉声的发动引擎。

    白色路虎停在住宅楼下的固定位置,车钥匙拔掉,林宛白也低头去解身上的安全带,一只脚刚落在地上,霍长渊已经从车头绕了过来,正俯身朝她伸出手。

    林宛白摆手表示,“我自己可以……”

    后面的尾音凝在舌尖,因为霍长渊已经将她打横抱在怀里。

    林宛白只好将手轻搭在他的肩背上,感应灯一层层亮起,她垂着眼睛,视线里是他突起的喉结。

    上了顶楼,就着抱姿,林宛白掏出钥匙开了门,一路往屋内走,被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霍长渊没有坐,也并未离开,而是插着兜,迈着两条大长腿,每个房间里都走了一遍,沉敛幽深的眼眸微眯着,上下左右的打量着。

    林宛白被他高大身影晃得有些头晕,“你能不能别到处转了……”

    “这么长时间没来,还不行我转转?”霍长渊斜睨过去,脚步依旧不停,“我看看,你把我踹了以后,家里有没有野男人的踪迹!”

    “……”林宛白无语。

    转了一大圈,似乎没有找到任何野男人的踪迹,霍长渊很满意。

    倒了两杯水坐在沙发上,像是这个家的男主人一样递给她一杯,指腹摩挲杯口时,蹙眉问了句,“你怎么会和sunny在一起?”

    “超市里碰到的……”林宛白轻抿嘴角。

    霍长渊闻言,沉吟了两秒,沉声说,“以后离她远一点!”

    “你不高兴了?”林宛白凝声反问,见他不语,睫毛不由低垂下去,她牵动着嘴角,“你放心,今天只是个巧合,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就算是再碰到,我也会主动避开的……痛!”

    后面的话未等说完,耳朵上就传来一阵疼痛。

    霍长渊竟然借着胳膊长的优势,隔着茶几桌伸手拧住了她的耳朵,而且力道一点都不含糊。

    林宛白费了好大力气才挣脱开,咬唇瞪他,“……你干什么?很痛!”

    她用手捂着揉,真的很痛,火辣辣的。

    小时候犯了错误,外婆也从未这样拧过她耳朵,顶多是让她面壁思过而已。

    “刚才不该光给你看看脚,也应该给你看看耳朵!”霍长渊眉眼阴测测的。

    “什么意思……”林宛白皱眉。

    “你耳朵难道好使?好使我说过的话能没听见?”霍长渊灌了一大口水,很凶的语气,“我说了,别人我不在意,我在意的只有你一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