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71章,可以呼呼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网,。

    第171章,可以呼呼

    “不是……”林宛白怯怯的摇头。

    再抬起眼睛时,发现霍长渊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手背,已经拿出了棉签和消毒水,在往伤口上进行消毒。

    “疼不疼?”他拧着的眉始终没松开。

    “不疼……”林宛白摇头。

    棉签用力戳在了伤口上,她顿时吃痛,“啊!”

    “好吧,是挺疼的……”见他黑着一张脸,她不敢再撒谎,但又觉得他过于紧张了,将手往前了一些,“不过你可以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果然,霍长渊的唇角抽搐了下。

    消毒水处理了伤口,重新贴上了创可贴。

    霍长渊仍旧没好气的瞪着她,心里的震动却很大。

    想到她跑过来却在电话里没说一句,就那么傻傻的站在酒店门口一等三个小时,他怎么会不懂,这不单单是要给他惊喜,也是怕会耽误他的工作。

    还有手背上的伤,若不是被他发现了,她可能一直都不会说,甚至只会谎称掉了钱包,这样的报喜不报忧!而且刚刚竟还在庆幸没把自己给的那张黑卡带出来……

    “蠢货!”

    霍长渊虽然沉喝,却没有责怪。

    “……”林宛白像被班主任训话的小孩子,并拢着膝盖。

    片刻后,见他,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呃,霍长渊,能不能给我点些吃的,我还没吃饭……”

    这回,霍长渊没有打电话给江放,而是直接叫了roo—service。

    他去洗澡出来后,服务生端着餐车送上来。

    霍长渊没有动,只是在旁边抽着烟,在他目光注视下,林宛白不好意思的吃了一整碗大米饭,筷子放下时,整个胃都好像撑起来了。

    “吃完了?”

    “吃完了……”

    霍长渊闻言,摁灭了手里的烟,“那睡觉。”

    林宛白像是小媳妇一样,跟在他后面往卧室里走,床很大,床垫也很软,躺在上面跟没躺到实处一样。

    已经十一点多了,外面的夜色静谧。

    霍长渊手臂伸过来时,她很配合的依偎过去,视线里能辨别出他突起的喉结。

    “如果再有这种情况如实告诉我。”

    “嗯……”林宛白低声。

    然后,下巴被轻挑起来,黑暗中两人接吻。

    都说小别胜新婚,一旦亲热上了,哪还能分得开。

    刚刚关灯时,她注意到床头柜上有放着酒店提供的两盒计生用品。

    林宛白也以为他会要自己,谁知。他却只是把她抱在怀里,“你折腾了快一天,早点睡,不急,先养足了精神再说!”

    很沉静的嗓音,却透露出了他对自己的怜惜。

    林宛白在他怀里,和他的身躯贴的很紧,能感觉到他想要自己。

    咬咬唇,她小声道,“其实没关系的……”

    “快睡!”

    林宛白心里一甜,闭上眼睛。

    …………

    第二天,林宛白待在酒店里没出去。

    小偷的事情给她多少留下了点心理阴影,不太敢一个人逛,而且她偷偷看了套房的价位,如果只是晚上住的话也太亏了。

    电视的节目很多,一天时间就这么虚度过去。

    外面华灯初上,林宛白洗了澡从浴室里出来,看着自己刚刚铺好的被子,又捏了捏自己微红的脸,在心里暗暗骂了句不害臊,竟然请假来给男人暖被窝。

    以前交易时他也曾这样要求过自己,但现在心境不同,是她心甘情愿。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霍长渊回来了。

    喝了酒,打开门,就是扑鼻而来的酒气,江放在一旁搀扶着。

    看到她,霍长渊就自发的朝她扑过来,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在她身上,林宛白趔趄了两步,颈窝处是他故意吹的热气。

    林宛白终于站稳,发现江放早就踩着风火轮跑了。

    她将门关上,吃力的架着霍长渊往卧室里走,到了床边,几乎解脱的松开手,把他像是巨型犬一样扔到上面。

    床垫很软的弹了两下,霍长渊又拽她的手。

    “给我脱衣服!”

    “……”

    林宛白咬唇不动,被他使了劲,踉跄的跌在床上,大手按着她的往衬衫上扯,“快点,给我脱!宛宛!”

    “知道了……”听到最后的称呼,她像认栽一般。

    每次,他这样唤自己,林宛白都情不自禁。

    霍长渊虽然喝了酒,但没有到烂醉如泥的情况,配合程度很高,西服和衬衫很快都脱掉了。

    解开皮带的金属扣,林宛白像是给小孩子脱衣服一样拽着裤脚,等着再将西裤脱下来,剩下的一件四角裤,手仍旧被按在上面,她摇头说什么都不再脱。

    霍长渊早憋着坏,猛地坐起来。

    林宛白没有防备,被他直接给抱在了腿上,姿势暧昧的同时,他的薄唇也落下来。

    酒气很浓,她稍微躲了下,吻就落在了她的脖子上。

    烫的皮肤上都起了小疙瘩。

    其实早上醒来的时候,他很想要的,不过被江放来的电话给打断了,这个晚上自然是不会安生的。

    林宛白并不抗拒,但还是推了推他,“霍长渊,你先去洗澡……”

    “那你等我出来!”霍长渊挑眉。

    她没回,他就继续往她耳朵里吹气,“嗯?”

    林宛白红这张脸点头,“好……”

    得到保证,霍长渊伸出手臂,大爷般的示意她架着自己去浴室。

    走到浴室门口,林宛白害怕他一时兴起再把自己拖到里面,提前松开了手,看着磨砂的玻璃门关上,她才松了口气。

    只是正要转身时,浴室门“呼啦”下的突然打开。

    有什么东西丢出来。

    浴室门重新关上,站在原地的林宛白面红耳赤捡起落在地上的四角裤。

    好险!

    幸好躲得快,刚刚差点丢到她的头上。

    拇指和食指捏住一个角,布料上恍若还残留着他的体温,以前有过内裤论,所以她觉得像是烫手山芋,走过去丢在了脏衣篮里。

    床尾还有他刚刚脱下来的衣服,有些凌乱,也顺便收拾起来。

    在团起白色衬衫时,林宛白动作顿住,嘴角一点点抿起。

    领口那里,有个粉嫩的唇印。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