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70章,知道怎么疼男人了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网,。

    第170章,知道怎么疼男人了

    霍长渊脚步一顿。

    能这样可以连名带姓喊他的,似乎只有一个。

    带着心头的疑惑,他闻声望过去,果然看到了酒店大理石的门柱旁边,站着的纤细身影,怀里抱着个拎包,灯光下,正轻抿着嘴角的望着自己。

    眼睛亮亮的,像是夜空里的星光一样。

    悉悉率率的落在他周围,好像这几日的疲惫也跟着一扫而空。

    身后跟着的江放更为震惊,磕巴了好几声,“林、林、林小姐?”

    “呃,是我!”林宛白害羞的走上去。

    她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显得有些笨拙。

    见霍长渊沉默不语盯着自己,而他黑色的瞳孔里又看到了傻气的自己,脸上一热,有些扭捏的轻声说,“呃,surprise~”

    的确是很惊喜。

    霍长渊无声的挑了挑眉。

    澳门虽然是南方气候,但现在已经快进入冬季,晚上很清凉,只有四五度,注意到她的鼻头被夜风吹的已经红了,不由又蹙起了眉。

    “等多久了!”霍长渊沉声问。

    “其实也没多久,我给你打电话那会也才刚到……”林宛白怯怯的表示。

    霍长渊在心里推算了下,距离那通电话到现在,至少过了三个小时,难道这三个小时她始终傻乎乎的站在这里等自己?这还叫没多久?

    霍长渊眉蹙的更深。

    尤其是在伸手拉起她的,上面冰凉的温度令他有些火了,“怎么站在这里,不进里面等!”

    “呃。”林宛白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轻咬唇,呐呐的解释,“酒店里人太多,我怕万一错过你,所以就在门口,视野比较好……”

    霍长渊薄唇的线条微抿,只是沉默的握紧她的手。

    林宛白小心翼翼瞟了瞟他的脸色,看不出喜怒,不禁有些心虚,懊恼自己这样不打招呼的过来是否打扰到他了,但同时心里也难免有些失落。

    睫毛正低垂时,忽然腰上一紧。

    她就这么直挺挺的被带到了霍长渊的怀里,后脑被厚实的掌心扣住。

    脸微仰,激烈的吻落下来。

    虽然这样孟浪的举动已经不是初犯了,而且江放也很识趣的背过了身,林宛白还是很害臊。

    原本以为只是浅尝即止,霍长渊却吻的很用力,卷着她的舌,完全不顾胸膛推拒的小手,将她吻得从里到外都在轻颤。

    林宛白脸上滚烫,不敢看那些路过的视线。

    好吧,幸亏这里没人认识自己……

    林宛白怀里的拎包,被霍长渊拎在手里,出了电梯,刷卡,她自然是跟着他进了房间。

    是一间总统套房,很高级,除了客厅竟然还有个小厨房,几乎日常所用的东西应有尽有,偌大的空间却不显空旷。

    见他将拎包放在沙发上,她也摘下了身上的挎包。

    刚刚始终牵着是她的右手,这会儿才看到左手背上并排贴着两个创可贴。

    “手怎么了?”

    林宛白闻言,才注意到他的视线。

    创可贴是警察局里的人给的,她只字没提,摇头,“没事,昨晚做饭时不小心碰到了下。”

    霍长渊点头,没有多问,执起来看了两眼,创可贴贴的严实也看不出伤的如何。

    到饮水机倒了杯热水,塞在她手里,“你不用上班了?”

    “我跟主管请了两天假……”林宛白主动交代,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羞涩的继续说,“加上休息日,刚好能和你一起回去……”

    “那为什么请假跑来?”霍长渊挑起眉。

    林宛白垂下眼睛,支吾起来,“不是你自己说想我……”

    脸蛋红烫,不知是被水杯里的热气熏的,还是别的什么。

    等再抬眼时,发现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一直在深深的凝着自己,林宛白有些发毛,“霍长渊,你老盯着我看做什么……”

    “我看自己的女人,也犯法?”霍长渊悠悠反问。

    “你又笑什么……”见他薄唇勾起,林宛白感到莫名。

    尤其在她说完以后,原本浅浅的弧度瞬间扩大,而且似笑非笑的,她不自在的咬唇,“你别笑了啊!”

    霍长渊没有停下的意思,突起的喉结微动,有笑声逸出来,连带着结实的胸膛都跟着微微起伏,散在空气里,盘旋在她耳边。

    长臂一探,将她又重新揽在了怀里,打趣,“我们宛宛知道怎么疼男人了。”

    “……”林宛白脸大红。

    将一整杯热水喝完,身子也暖和过来,手指也不再那样冰冰凉,霍长渊提出来让她先去洗澡,她点点头,害羞的找出睡衣去了。

    半个小时,林宛白从里面出来。

    环顾了一圈,发现霍长渊还在客厅里,背对着她的方向,不知在低头看着什么。

    似乎是听到脚步声,他沉静的嗓音也响起,“你遇到小偷了?”

    “呃?”林宛白一呆。

    她走过去,才发现他眉心拧了个疙瘩,手里正倒拿着她的挎包。

    原本她摘下来时,就故意拖着低放在沙发上的,现在被他发现,她也不好再隐瞒。

    “嗯……”林宛白点头,如实的说,“在巴士上人多,下车的时候没注意,等我发现的时候包已经被人给划开了,里面东西也都没了,不过我已经报了警……”

    “你的手是不是也被划的?”霍长渊薄唇抿起。

    “嗯是……”林宛白只好承认,语气尽量轻松,“没想到哪里都不缺小偷,澳门的治安看来也得加强哈!还好,你给我的那张黑卡这次没有带,被我放在抽屉里了,不然……”

    她说到最后,声音越小。

    因为霍长渊眉眼已经沉了下来,他没说话,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很快,敲门声响起,江放不知从哪里弄来个医药箱。

    霍长渊接过后,关上门,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坐在沙发上。

    看到他将瓶瓶罐罐弄得乒乓响,林宛白小声问,“霍长渊,你不高兴了?”

    “存心惹我着急?”霍长渊瞪她。

    两个创可贴都揭开,口子不算长,但是很深,能想象到被划时会流很多血,而且竟然都没怎么处理,可能洗澡又遇了水,都已经有些发炎了!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