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60章,一定要生女儿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160章,一定要生女儿

    林宛白被他露骨的话说的脸红。

    尤其是他作怪的手,粗粝的指腹磨着她皮肤都好像起了一个个细小的疙瘩。

    渐渐有些控制不住喘息,林宛白感觉口干舌燥的,而霍长渊似乎也不好过,白色衬衣下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沉敛幽深的眼眸炽热的烫。

    “砰砰——”

    忽然响起一阵砸门声。

    声音传递的有些矮,似乎是外面的小家伙没有推开门,所以只能用手砸。

    差点又忘记了,房子里不止他们两个。

    林宛白深深呼吸,让自己快速冷静,将身上已经揉搓到腰间的裙子默默拽下来。

    偷瞄了一眼霍长渊,果然脸色不善,唇角肌肉因欲求不满而紧绷着,重新掏出根烟来点燃,用尼古丁来平息不断上涌的**。

    吐出口烟雾时,恶狠狠的说了句,“以后一定要生个女儿。”

    “呃……”林宛白尴尬,这简直是**裸的嫌弃。

    很快,心跳又猛跳了两下。

    因为他的话……

    外面的砸门声还在响,林宛白轻轻按着心口,跑过去将反锁的门打开。

    小家伙正双手捧着肚子,一看到她就立即嘟嚷,“小白,我饿啦!”

    “舟舟饿了?”林宛白看了眼外面西斜的太阳,忙问,“那晚上想吃什么?冰箱里食材挺多的,你有什么爱吃的告诉我,我马上就给你做!”

    “唔……”小家伙歪着脑袋,很快说出来两道菜。

    林宛白欣然应允,回头看向吐烟圈的男人,“呃,霍长渊,你想吃什么?”

    见他没理会自己,她灰溜溜的进了厨房。

    暮色四合的时候,餐厅里暖暖的都是饭菜的香味,霍长渊和舟舟两看相厌,自是不会坐到一起,只能各自一边,面对面的谁也不看谁。

    霍长渊一直到吃饭,手里还夹着根烟。

    看到她端给自己的面条时,无声的挑了挑眉,似是心情好了不少,才将烟给掐断。

    林宛白比平时多做了两道菜,两人吃的都很香,一时间少有的气氛和谐。

    霍长渊挑了两口面条,看向她扯唇,“宛宛,你不能光喂饱我的胃,也要喂饱我的身体。”

    “身体怎么喂饱呀?”小家伙不由插话。

    “小孩子不懂。”霍长渊眉尾微扬。

    “切!”小家伙撇嘴,往旁边看了眼,不解的歪起脑袋,“小白,你的脸怎么跟猴屁股似的?”

    “可能太热了……”林宛白眼神闪烁。

    见霍长渊的眸色促狭,小家伙又一脸好奇,她脸上温度更高,夹了个鸡腿过去,敷衍着,“快吃吧!”

    终于,相安无事的吃完了这顿饭。

    小家伙最后啃鸡腿的时候,骨头掉在了衣服上,弄出很大的油渍。

    有带换洗的衣服,林宛白只好带着他换上睡衣,并将脏衣服泡在水盆里,等她做好这一切回到厨房时,却见霍长渊背身站在水池前,袖口挽高,有哗哗的水声。

    她不由怔住。

    从乡下回来答应交往的那次,霍长渊也曾给她洗过碗。

    当时的震惊程度绝不亚于现在,只是这样亲眼所见,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那样一个高高在上的总裁,却能愿意做这种男人都不屑的事情……

    林宛白轻轻走过去,身体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

    她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

    精壮的腰身,林宛白很努力的将手臂缠紧,感受着他硬朗的身体和温度。

    霍长渊侧偷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还有两个盘子就完了。”

    林宛白没有动,抱得他更紧了些,甚至还将脸贴在上面轻轻的蹭。

    “别勾引我,嗯?”霍长渊喉结上下滚动。

    最后一个尾音时,手肘微动,顺势将她的手往下。

    隔着西裤,林宛白又感受到他苏醒的力量。

    脸有些红红的,她忙将手松开了一些,咬唇了半晌,心里放了许久的疑问,忍不住问出来,“霍长渊,呃……你真的只有对着我时……才能?”

    “你听谁说的!”霍长渊动作停顿。

    “秦医生……”林宛白老实说,“不是他跟我说的呃!是我有次不小心接了你电话……”

    “你还干过偷接别人电话的坏事?”霍长渊眯眼。

    “不是偷接!”林宛白窘迫的解释,“是不小心的,我帮你挂衣服的时候,手机从口袋里掉出来的,捡起来的时候就碰到了……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末了,她再次追问。

    霍长渊硬邦邦的,“你还问!”

    这次,他干脆湿着手,直接抓过她的往自己皮带下按。

    林宛白缩回来,不敢再说一句,垂着的睫毛颤颤的。

    霍长渊望了眼外面亮起的路灯,蹙眉沉沉,“那个小鬼到底什么时候走?”

    “呃……”

    “他不走了?”

    林宛白咽了口唾沫,讪讪的,“似乎是这样……他今晚会留下来住,燕风哥最快明天上午过来接他……”

    霍长渊的脸色彻底黑到最低点。

    等他们从厨房出来时,客厅里的小家伙已经在揉眼睛,“小白,我困了!”

    “好,我这就哄你上床睡觉!”林宛白只好走过去。

    “等他睡着了,你来找我!”身后霍长渊忽然低沉说了句。

    “那怎么行!”林宛白回过身,皱起了眉,“燕风哥将儿子放在我这里照顾一天,毕竟是小孩子,哪能把他自己放在家里……”

    不管怎么说,既然她答应了就该负责好。

    她咬唇,看向他的眼神里带了丝讨好,“我明天再陪你不行么?”

    霍长渊默然了片刻,掷出来句,“知道了。”

    “我送你吧?”

    见他转身就要离开,林宛白忙说。

    霍长渊蹙眉拒绝,“不用,哄他睡!”

    “噢……”林宛白点点头,打哈欠的小家伙已经跑到身边来。

    看着已经走到玄关处的高大身影,她还有些惊讶,原本还以为他会不悦,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小家伙晃她手吵着困,林宛白顾不上其他的带去卧室里。

    而在她离开的视线里,换鞋离开的霍长渊,不动声色的顺走了放在挎包旁的钥匙。

    安静的夜里,匀长的呼吸声。

    隐约感觉有什么轻微的动静,似梦非梦。

    那声音越来越近,落在地面上,然后,露在被外的肩头被人握住,迷蒙的睁开眼,就撞上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

    林宛白瞬间瞪大了眼睛,“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