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55章,perfec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网,。

    第155章,perfect

    “我要去方便,你确定要陪我?”霍长渊挑眉看向她。

    林宛白一阵尴尬,忙表示,“我在外面等着……”

    “嗯。”霍长渊似是犹豫了下,点头的很勉强,临进浴室关门时,还特意停下了脚步,慢悠悠的丢出来句,“那你别偷看。”

    “……”林宛白满脸黑线,却不敢反驳。

    听着马桶里面传来的水声,她羞的脸红却又很安心。

    很快,冲水声响起,霍长渊拉开门,没有立即出来,而是靠在门框上,沉敛幽深的眼眸看着她,“我还没有洗澡,现在打算洗,你要不要一起?”

    “不要!”林宛白猛摇头,轻咬着嘴唇,“我已经洗过了……我继续在这里陪你!”

    霍长渊无声的挑挑眉,却没再说什么,重新关上了门,这次响起的是花洒声。

    林宛白像是小学生被老师罚站一样,规规矩矩的贴在门口,听着他在里面洗头和刷牙的声音,才觉得没有那种害怕的感觉,实在是不敢独自待着,总会想那些有的没的。

    鬼神之说不可信,但她着实害怕……

    霍长渊洗的很快,再拉开门时,腰上只围了一条浴巾。

    没有擦干的头发往下滴着水,沿着鬓角往下,流淌过突起的喉结,让人看一眼就神魂颠倒,林宛白匆匆别过视线,让自己看起来表情自然一些。

    “马上就两点了,还不回去睡?”霍长渊看了眼墙上的表。

    闻言,林宛白一下子攥起了手指。

    犹豫间,就听到他又说,“我要睡了,困了。”

    逐客令下的已经再明显不过。

    林宛白无可奈何,咬咬唇,手指攥得更紧,豁出去一般的开口,“能不能和你一起睡?”

    “嗯?”霍长渊尾音暧昧的扬高。

    林宛白被他看的脸红,羞窘的解释,“呃……我是说,在一个房间里,你睡床,我睡地板就可以……”

    霍长渊没有出声,但已经越过她走向了卧室,似是在从柜子里拿被子。

    她松了一口气,忙快步过去帮忙。

    躺在柔软的床褥之间,林宛白翻了个身,就能在朦胧的月光下看到地上男人刚毅的脸部轮廓,下巴的线条犀利却又充满了雄性力量,让人安心。

    在地上铺好被子时,霍长渊却阻止了她,而是自己躺在了上面。

    那句“我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朋友睡地板”在耳边回荡,那样的霸道,却又好似胜过了这世界上千千万万种甜言蜜语。

    “睡吧。”

    似是感觉到她的注视,霍长渊喉结微动。

    林宛白忙闭上眼睛,不再有任何害怕,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她还在梦里面挣扎,梦到了有一只巨型犬扑到了身上,从下一路往上,各种伸舌头舔着她,痒痒的,麻麻的……

    她觉得很热,而且越来越热。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视线里放大的五官吓了她一大跳,更让她震惊的是,自己身上的睡衣全部都不翼而飞了。

    霍长渊正覆在她的上面,被子瞬间鼓出来好大一个包。

    “你你——”

    林宛白的睡意顿时消了大半。

    以为他会像之前那样装作是在梦里不清醒,谁知却抬起头,沉敛幽深的眼眸里有明显交织的**,眸底已经深红了一大片。

    似乎是等待已久,见她醒了,便直接饥渴的吻上来。

    一时间,只剩下被吻得“唔唔”的声音。

    好不容易被放开时,她大口的喘气,同时发现自己最后的屏障没有了。

    “霍、霍长渊……”

    林宛白慌乱了,磕磕巴巴的。

    霍长渊健硕的身躯俯低,呼吸重重的扑在她的眼睫上,语气很理直气壮,“是你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的。”

    “……”林宛白语塞,竟找不出反驳的话。

    虽然是这样说没错,可昨晚上毕竟是特殊情况啊……

    林宛白双手双脚扑腾了两下,却起不了任何作用,仍是被他禁锢的死死的,而且好像感觉到他的呼吸又粗重了许多,温度也在升高。

    霍长渊忽然伸手捧高了她的脸,额头抵住,低哑的声音像是在诱哄着什么,“宛宛,看着我!”

    又是这个称呼……

    林宛白大脑有些空白,被蛊惑了一般,迷蒙着眼睛去看他。

    隐隐约约,似乎有铝箔包被撕开的声音。

    下一秒,林宛白整个僵硬住,到最后只剩下拉长的一声,“嗯……”

    激情暂退,空气里还有着亲密过后的余韵。

    相比较浑身瘫软躺在那睁不开眼睛的林宛白,靠在床头的霍长渊,眉眼餍足的像是只舔着爪子回味的狮子。

    手机震动了下,他拿起来,是助理江放发来的。

    “霍总,成效如何?”

    霍长渊手指在上面飞快,回复,“perfect。”

    顿了顿,又发了条将上午的行程全部推掉的信息后,手机被扔到一旁,他重新掀开被子将她捞在怀里。

    才刚刚碰到她,林宛白就颤颤的,“不要了啊……”

    不要了?

    那怎么能行!

    他都已经饿了这么多天,空虚的要命,且弹药十足!

    霍长渊用牙齿快速咬开一个铝箔包,喉结难耐的滚动,重新覆上去……

    …………

    下午回到公司,林宛白行走的有些不自然。

    不光是双腿有些打晃,最主要是她觉得害臊,竟然因为做那档子事请了一上午的假。

    若不是她坚持,恐怕霍长渊非得将她按在床上整整一天不可,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炽热得她都害怕!

    想到昨晚的恐怖电影,林宛白忽然觉得,自己走过最深的路可能是霍长渊的套路……

    刚坐下,旁边爱八卦的同事凑上来,“小白,生病了?”

    “嗯……”林宛白心虚的点头。

    “你明明看起来红光满面的,一点都不像生病的样子!”同事观察了几秒指出,随即故意打趣道,“快说,是不是跑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心里有鬼的林宛白,更加不自在,支吾了两句找借口去了复印室。

    等她抱着复印材料再回来时,有快递员敲门进了办公室,手里捧着很大一束的红玫瑰,“请问,哪位是林宛白小姐?”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