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37章,我想趁人之危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网,。

    第137章,我想趁人之危

    “我没……”她慌乱摇头。

    “那就是勾引我?”霍长渊眼眸危险的薄眯。

    “没……”林宛白真是冤枉极了,偏偏酒醉使得她说话都不利索。

    霍长渊按着她的手不放,掌心包裹住往下,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一路衬衫的扣子都像变魔术的一样打开,这回结实的胸膛彻底暴露在她眼前。

    林宛白被那画面刺激到,更加晕乎乎的,想要别过眼时,他突然俯身在自己耳边喊了一声。

    “宛宛。”

    她不由一怔。

    这两个字毫无预兆的钻到她耳蜗里,像是有一根小小的羽毛在扫过心尖。

    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她。

    亲近的人都叫她一声小白,就连燕风也只是叫她小宛,还是第一次有人把她的名字这样喊,叠着的两个字像是有股缠绵悱恻的味道。

    林宛白咽了咽,怔忪间下巴被轻轻挑起,“宛宛,我想趁人之危。”

    “……”她心跳骤快。

    这句话代表的含义……

    林宛白抬起眼,才发现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不知何时灼灼发亮,像是要将她卷入腹中才甘心的亮。

    像是忍耐了多时,霍长渊的欲求表达的很直白:“想要你!”

    林宛白只觉得这三个字在脑袋里炸开。

    霍长渊像是做俯卧撑一样,靠双手的力量撑在她上方,稍稍屈肘,热烫的鼻息和喘息就铺在她眼睫上,“我给你十秒钟时间考虑,如果你不拒绝,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十、九、八……”

    他开始查数,到后面时猝不及防的加快,“三二一!”

    林宛白本就头昏脑涨,哪里能反应的过来,有些呆愣的看着他,就看到他薄唇轻漾开的浅浅弧度。

    然后,阴影笼下来。

    她被吻住了。

    唇齿被撬开,林宛白拒绝的声音只剩下一声嘤咛,意识越发迷离之际,有衣物的抛物线从眼前一闪而过。

    这到底是谁在耍流氓啊……

    霍长渊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一个铝箔包,用牙齿咬开。

    再次俯身时,他突起的喉结滚动,霸道又诱哄的沉静嗓音散在她耳廓:“宛宛,给我!”

    林宛白彻底迷醉。

    …………

    第二天早上,林宛白被晨光刺的睁开了眼。

    窗帘没有拉的关系,外面明晃晃的光线充盈进来,整间卧室都照得通明,包括地板上纠缠在一起的针织毛衣和西裤,以及数不清的卫生纸团。

    头疼的剧烈,浑身酸软,像是被人打了一顿。

    林宛白蓦地坐起来,因为发现身处的环境并不是自己闺房。

    而是充满了阳刚之气的单色调,但也并不算是陌生,左右仔细环顾了一圈,已经能确定是对面霍长渊的房间,随之而来的,是昨晚限制级的画面。

    像幻灯片一样,在脑袋里回放。

    “宛宛,我想趁人之危。”

    “想要你!”

    ……

    林宛白双手按住泛疼的太阳穴,酒不仅仅是穿肠的毒药,还是打开**的钥匙。

    昨晚被酒劲促使着,她半推半就的竟然和霍长渊滚了床单……

    浴室里有哗哗的水声响起,应该是霍长渊在里面。

    林宛白闭上眼睛镇定了两秒,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往自己身上套,顾不上皱巴,她捏着挎包的带子,像个贼一样猫着腰往出走。

    刚触碰到门把手,身后就传来沉静的男音,似乎还有纵欲后的沙哑,“你这是吃抹干净以后打算跑?”

    林宛白回头,就看到霍长渊站在浴室门口,手里正拿了条毛巾擦头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呃……”她尴尬的支吾。

    “进去洗澡。”霍长渊示意身后。

    林宛白舔了舔嘴角,摇头,“不用了,我还是回去洗吧……”

    说完,她便逃一般的跑出去。

    直接打开门,逃窜到对面,然后关上门,再冲进浴室里。

    林宛白快速冲了个澡,虽然能冲散掉霍长渊留下来的气息,却冲不散他留下来的印记,身上只要能看到的地方,都有紫红色的痕迹。

    她换了身衣服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懊恼于昨晚失控的自制力。

    在心里发誓再也不碰酒了……

    “林宛白,我也可以像当初那样,稍稍用些手段逼迫你继续跟着我。”

    “只是我不想那样做了。”

    霍长渊曾经说过的话在耳边,他的确没有那样做,而是用了另一种更高级的手法,让她从身到心都渐渐卸下了防备,然后不受控制的沦陷……

    林宛白慢慢攥起了手指。

    “叩叩!”

    敲门声响起,她磨蹭的走过去。

    门外面,霍长渊已经换上了笔挺的西装,脸上比之前那次在她浴室里释放后还要神清气爽,手里拎了个超市的购物袋,“我刚下楼买了面,可以煮了吃!”

    “我不是很饿……”林宛白没有让他进来。

    “那你煮给我吃。”霍长渊并不介意。

    林宛白杵在门口不动,无声对峙了片刻,在他沉敛幽深的眼眸凝视下,还是道行不够的败下阵来,接过了购物袋,默默的往厨房走。

    一小捆挂面,煮出来,刚好能分出来两大碗。

    他那碗盛的冒尖,她的半碗,上面各有个漂亮的荷包蛋。

    面对面坐着,搅动起来的面条热气腾腾的,林宛白默默的往嘴巴里送。

    只是哪怕她低着头,对面灼灼凝过来的目光也无法忽略。

    林宛白咬唇的抬起头,没有意外的撞进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里,她受不住的别开,“霍长渊,你能不能别一直看着我……”

    “害羞了?”霍长渊低笑出声。

    她两边的颧骨像是昨晚一样,染上了胭脂般的红,在晨光里从白白的皮肤透出来,像是桃花开得最好时的颜色。

    霍长渊挑了一筷子面条,慢条斯理的咀嚼后咽下,眸里闪烁着促狭的光,故意扯唇,“昨晚你倒是很热情,叫的我骨头都酥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说了……”林宛白脸更红。

    颤着睫毛看了他两眼,心里一横。

    不管了,死就死吧!

    她捏着筷子,豁出去了,咬唇小声又快速的说,“呃,昨晚上我们就是一夜情……”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