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25章,看什么!还不快穿上!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网,。

    第125章,看什么!还不快穿上!

    都这个时候,如果还想着那种事情,他还是不是人?

    霍长渊五指收拢,真有点想揍人的冲动。

    “……”林宛白也是看到了,有些胆怵的摇头,“不想!”

    霍长渊手上动作并不停,眉眼和声音都沉沉的,“你身上的衣服全湿了,必须脱下来。而且现在只有这样一个办法,否则不等明天太阳升起,你就会烧成白痴!”

    末了,还嘀咕了句,“已经够蠢的了。”

    “……”林宛白只能握爪,你才蠢!

    很轻的“啪嗒”一声。

    这回她身上的衣服彻底全被脱了,就连最后的三角裤也一并给剥掉,她抗议,“喂……”

    “都湿了,必须脱。”霍长渊回答的理直气壮。

    他至少还留有件四角裤,却将她脱的像是初生婴儿般。

    林宛白怀疑他绝对是故意的。

    她颧骨上的红更深了,很快,整个脖子和耳朵都红了,哪怕小木屋里只有火光取亮,可她这样不着寸缕的哪里都被看得清清楚楚,尽可能的用手想要遮挡。

    霍长渊见状,冷哼了一声,“怕什么,你浑身上下我哪里没见过?”

    “……”林宛白咬唇。

    随即下一秒,整个人被他揽到了怀里,很细密的抱住,只露出个脑袋来。

    结实有力的小臂横在了她左右两只的地方,林宛白努力挣了挣,可是挣不开,反而被他收拢的更紧,之前脱衣服时就抵抗了一番,这会儿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身上冷,可嘴巴和鼻子里却是喷火。

    而他的体温源源不断的传递过来,让她有些本能的想要靠得更近一些。

    霍长渊掌心覆在她光裸的背上,沉静的嗓音落在她耳廓,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睡一觉,明天早上醒来就好了。”

    林宛白每根手指都绞在一起,始终屏息着保持警惕的状态。

    眼睛紧紧的看着他,防备着随时他会有不轨的行动,不过等了许久,他除了将自己抱得更紧一些,什么都没有做,沉敛幽深的眼眸里没有任何变化,始终像古井一般深邃,半点邪念都无。

    渐渐的,林宛白放松了下来。

    这一放松下来,大脑昏沉的感觉再次强烈,很快就垂下了眼睫。

    ………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木屋的门窗缝隙间挤进来时,林宛白幽幽转醒,不像是昨晚上那样浑身酸软的难受,像是终于活过来了一样。

    那种又冷又烫交替的感觉没有了,呼吸也通畅起来。

    外面没有了雨声,应该是已经停了。

    视线落在面前的铁桶上,里面还有零星的火,说明这一整个晚上,他都在不时的往里添柴。

    林宛白不用低头,也能想象到两人此时是什么样的状态。

    平齐的视线里,被他露出来的胸膛占据着,肌肉线条张弛有度,充满着力量。

    昨晚烧的迷迷糊糊,现在清醒后只觉得臊的不行,尤其是横在她身前和腰腹下面的两条手臂,哪怕在睡着的情况下,也收拢的那样严丝合缝。

    林宛白扫了眼,自己的衣服昨晚都被他丢在铁桶旁。

    不像是昨晚那样潮湿,已经全部都烘干了,她伸了伸手,没有够到。

    看着阖着黑眸的霍长渊,她咬咬唇,只好试图将他的手臂给搬开,才有动作,就感觉到他突起的喉结上下翻动了下,嗓音里有早上刚醒时的沙哑。

    “别乱动!”

    林宛白僵住,“……”

    倒不光是因为他的呵斥,而是她明显感觉到他身体上的变化。

    霍长渊将她搂的更紧,整张脸埋在她的颈窝里。

    林宛白僵挺着姿势,一动都不敢动。

    皮肤上都是他出来的气息,似乎比昨晚她发烧时还要热,心跳声更是像战鼓擂,不用去贴近,她就已经能够感受到,咚咚的跳出来。

    蓦地,霍长渊松开了她站起来。

    看了她一眼,又迅速的别开,沉敛幽深的眼眸闭阖着,似是在努力平息着什么。

    视线里实在是无法忽略某个,林宛白咽了咽,犹豫的问,“呃,你确定……你没事?”

    换来的,是霍长渊狠狠横了她一眼。

    外面忽然传来了脚步声,而且已经很近了,似乎是园内的工作人员,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声过来查看。

    “不许进来!”霍长渊沉沉喝了一声。

    声音太有威慑力,外面顿时没了声响。

    霍长渊回身,看向还处于一脸慌张不知如何是好的林宛白,更加火大,“还愣在那做什么,你想让我帮你穿?”

    “没……不用!”

    林宛白反应过来,忙起身去拿衣服。

    只是刚起来,有一股温热从下面流出,她僵住,已经抬不起头来了。

    早不来晚不来,这时候偏偏来了……

    霍长渊刚套上了衬衫,见她不动,正想扯唇时就看到了地板上绽放出来的红色,很快,又有两滴坠落,喉结跟着动了动。

    “等着!”丢下这句,他大步往门口走。

    没几秒钟,霍长渊重新走回来,依旧将门关的紧紧,手里多了包纸巾,“先用这个垫一下可以?”

    “可以……”林宛白像鸵鸟一样伸手,没脸见人。

    “咳,你弄。”霍长渊背过了身,脸上似乎也有丝不自然。

    后面悉悉索索了声响两下,又停住了,他不得不再次回头,“又怎么了?”

    林宛白左手握着纸巾,弓着身子却是一动不动,地板上的血还在增加。

    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是什么概念,她彻底明白了,真的要尴尬哭了,要不要这么倒霉彻底?

    她现在满心只求一头撞死。

    昨晚霍长渊扔她衣服的时候,可能是太着急没注意,三角裤挨到了铁桶上,现在被烤出来好几个窟窿,根本没办法穿了,可她只剩下条牛仔裤,根本没办法垫……

    皮带金属扣的声音再次响起。

    蓦地,面前扔过来一条。

    林宛白几乎下意识的伸手,残留他气味的四角裤落在她指间,还有热热的温度。

    她看清后差点吐了口血,听见霍长渊在沉声催促,“看什么!还不快穿上!”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