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10章,结束这场肮脏的交易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网,。

    第110章,结束这场肮脏的交易

    “没事。”霍长渊接过来看了眼,随手丢在桌上,“充电器在车上,不急,等会再充。”

    “刚刚秦医生……”

    林宛白张了张嘴,才发出几个字就被声音盖过去,“霍先生,这电视机是打算挂在哪里?”

    霍长渊跟着站起身,蹙眉在炕上和墙壁之间来回梭巡了几秒,大概指了个位置,“挂在这吧,别太低,老人晚上睡觉看的话对颈椎不好。”

    “好!”

    两个工作人员立即忙碌起来。

    架子一边比划着一边询问,“霍先生,你看下这里可以吗?”

    “再往上一点。”

    “现在呢?”

    “可以。”

    在霍长渊点头后,电钻的声音随之响起,两个工作人员动作很麻利,没多久将电视机挂在了墙上,收拾工具时并递给她张维修单让签字。

    签好后,林宛白送他们离开。

    这个短暂的过程里,院里已经来去了几位左邻右里,乡下人口少,有什么事情都传得快,每个都是过来看大电视的。

    林宛白再回来时,霍长渊已经脱掉手套,正拿着遥控器正在调系统。

    “你看看,这里不是有个电视么,还能看的!”

    外婆站在他旁边,不停叹,“干嘛还买新的啊,再说就算买,也不用买这老大的,上面还写着超薄超清,这得多少钱啊!”

    “现在家电都搞促销,不贵。”霍长渊只是这样说,又指了指桌子上放着的小电视,“而且我看了,家里这个都是老黑白的,外婆,您打算长期住在乡下,看时间久了会眼睛疼。”

    “好好!小霍,谢谢啊!”外婆笑的已经合不拢嘴。

    “不客气。”霍长渊勾唇。

    林宛白进卧室时,他正好拿着灯泡往出走,“我去把灯泡换上。”

    “噢……”她点头。

    视线却像是凝在了他身上。

    看着他走到小客厅里,将那张沉重的桃木椅很轻松的搬起来,然后脱掉皮鞋站在上面,很轻松的就将灯罩摘下来,然后是旧灯泡……

    忽然又有手机震动声响起。

    林宛白脑袋都似乎跟着嗡了一下,不过这次不是他的,是口袋里的。

    她掏出来,手机只短暂震动了两下,进来的是短信,看清楚发件人时皱眉,竟然是林瑶瑶。

    林宛白在删除和之间,还是点了后者,发来的不仅仅是一条。

    “林宛白,你别高兴的太早!”

    “你以为长渊哥哥三番两次护着你,就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我告诉你,长渊哥哥就算不会娶我,也绝轮不到你!他不过是图一时新鲜跟你玩玩,看到这个照片上的人了吗,这才是他真正的未婚妻!”

    紧接着有条彩信进来。

    照片上只是个侧影,但仍旧能看得出极高的颜值,一身香奈儿的长裙大方得体,白皙的手指穿过长长的卷发,似乎是在笑,脸颊上有个小小的酒窝。

    似乎哪怕只是想象两人站在一起的画面,就是金童玉女的绝配。

    林宛白忽然想起曾经在霍氏,她问霍长渊会不会娶林瑶瑶时,他很不屑和冷漠的语气:“娶她?她也配!”

    再度看着照片里的人,似乎终于理解他为什么那样说。

    林宛白猛地回过身将手机关掉,觉得额头上虚虚的在冒着汗,身上的热度似乎在如数的散去,有些控制不住手指尖的发抖。

    “小霍从回来到现在就没消停,还不赶紧给他烧点水喝!”

    外婆似乎见她杵在原地半天不动,不禁上前推了她一把,又口若悬河的继续,“你可真得好好谢谢小霍,不是说他给我买了台大电视,是他的这份心意难得!小白,你能找到小霍这样的男朋友……”

    “他不是!”林宛白蓦地打断。

    看到外婆错愕的眉眼,意识到自己过激的反应,忙咬唇,“对不起外婆……”

    “你这孩子咋啦?”外婆惊讶的看着她。

    “没事,我去烧水……”林宛白摇头,闷着头离开。

    厨房里生起了火,用大锅烧的水,火燃烧起来后速度很快。

    安装完灯泡的霍长渊已经进来打了盆水,端着回到卧室里,似乎是出了不少汗,打算擦一擦。

    林宛白不停往灶台里添加着木柴。

    火焰徐徐燃烧,从里面呛出来的烟令她眼睛涩疼。

    她抬头看了眼小客厅的外婆,再看了眼刚踏进卧室的霍长渊,忽然感到心慌气短。

    暖床,随叫随到……

    这是霍长渊对她提出来的要求。

    当初她会主动抛弃自尊、出卖身体,完全是因为生病在医院里的外婆。

    可是现在外婆身体已经恢复能出院了,那么她现在又在做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之前那么多女的都挑不起来你兴趣,我真差点当你喜欢男人!医生也看了不少,没想到最后你只有对着她时才能硬起来……”

    “我告诉你,长渊哥哥就算不会娶我,也绝轮不到你!他不过是图一时新鲜跟你玩玩,看到这个照片上的人了吗,这才是他真正的未婚妻!”

    秦思年的话和林瑶瑶的短息再次在脑海里穿插,林宛白只觉得像被棍子轮了一下又一下。

    站起来时,不知是不是蹲太久了,以至于她脚步踉跄了下。

    “咯吱——”

    卧室的门被林宛白很慢的速度推开。

    霍长渊正背着身站在床边,上面衬衫已经脱了,露出结实的背部肌肉。

    外面的夕阳光折射进来,他闻声回头,看到是她后又转回去,继续拧着手里的毛巾。

    林宛白手紧紧捏握在门把手,喊了声,“霍长渊。”

    “过来,帮我擦背!”

    霍长渊这次没有回头,而是直接吩咐。

    林宛白走过去,接过了他手里的毛巾,却没有动。

    霍长渊背身许是等了半晌都见她没有动作,不耐的转过来,眉眼间都是熟悉的不耐神色。

    一口唾沫悄然入喉,林宛白哪怕穿着平跟鞋都觉得脚后一点点抖起来。

    她不停的暗暗深吸气,直到能有勇气对上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张了张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发出了声音,“我们结束这场肮脏的交易吧……”

    霍长渊的眉眼和唇角,几乎是同时一沉。

    “你再说一遍!”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