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06章,能不能把灯关了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106章,能不能把灯关了

    哗哗的水声持续了大概二十分钟,就停下来了。

    只是半天却没有人出来,霍长渊开始在外面敲门,问她,“洗完没呢?”

    “等等,我马上了……”

    林宛白声音很慌乱,眼神也是。

    浴室里面水雾缭绕的,可依旧能看清楚镜子里的自己,因为紧张而闪烁的眼神,以及酡红的脸颊。

    “快点!”霍长渊沉声催促。

    “知道了!”林宛白连忙应。

    害怕他等的不耐烦,会像曾经那样推门直接进来,她不太敢耽搁。

    将挎包的拉链拉开,几乎是一股脑的将东西拿出来,很轻薄的布料,半透明的黑丝,垂在她手上若不抓紧都会直接坠落。

    也来不及仔细看,林宛白就闷头往身上套,等穿完看了眼镜子,她差点直接昏过去。

    浴室外面有脚步声再次响起,她手指尖都一根根发颤了,顾不上那么多,忙将旁边的浴袍胡乱的裹在身上,检查好没有任何露出马脚的地方,打开门跑出去。

    “呃,我完事了,你进去洗吧!”

    迎面看了眼霍长渊,她低头低声。

    霍长渊从上到下瞅了她一眼,蹙蹙眉,没有太在意,越过她进了浴室。

    比她刚刚要快得多,身上几乎没怎么擦干,就围着条浴巾出来了。

    林宛白朝他看过去时,他正好转身关门,灯光下露出整个健硕又结实的背部线条,短发上滴落下来的水,顺着肌线下来,勾得人脸红心跳。

    吞咽了唾沫,她强自镇定的把视线收回。

    想到被子下的自己,心跳再一次狂乱。

    看着他高大的身形一步步的越来越近,哪怕已经盖上了被子,稍稍小幅度的动作,也能感受布料摩擦在皮肤上的异样。

    怎么办……

    她可不可以后悔……

    张嘴深呼吸了半晌,林宛白呼吸直发颤,“霍长渊,能不能把灯关了?”

    “事多!”霍长渊擦头发的毛巾一顿。

    虽然是这样叱,但他还是伸手将灯关了。

    卧室内一瞬间暗了下来,只有朦胧的月光从窗帘里透进来,影影绰绰的。

    霍长渊坐在床边擦了两分钟短发,随即将毛巾丢在旁边的床头柜上,掀开被子,像往常一样的侧身朝她伸出手。

    只是悉悉索索的声音,林宛白脚趾头就已经蜷缩了起来。

    即便是已经闭了灯,她还是屏息的闭上了双眼。

    霍长渊在黑暗里梭巡着她的嘴唇。

    捏着她下巴的手逐渐向下,然后僵住,两秒后,才继续动作。

    似乎是确定了不同,霍长渊蓦地坐起来,一把掀开被子的同时,拍开了旁边感应的床头灯。

    躺在床上的林宛白闭着眼睛,睫毛轻颤,脸上有两团酡红,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她此时身上穿着的睡衣,或者更准确的来说不能叫睡衣,只是一块布料。

    黑丝的轻薄布料,什么都遮挡不住。

    暖黄色的灯光亮起,照在上面半明半暗的,每个角落都隐藏不了……

    霍长渊突起的喉结上下非常缓慢的翻动,瞳孔紧缩,咬肌都因为情绪的起伏而迸出来,一字一顿,“林宛白,你不想活了?”

    那声音像从牙齿里磨出来的。

    林宛白哆嗦了下,只好睁开眼睛,不偏不倚的撞进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里。

    她再一次看清楚了自己的模样,和他一点点燃烧起来的红色欲火。

    “你不是说……”

    林宛白一开口,就不自觉的喘气,“要实际点儿的……”

    霍长渊死死的盯着她,像是眼瞳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一样,从她的头移到她的脚趾尖,再从她的脚趾尖重新移回来,这样反反复复很多遍。

    “别看了……”林宛白被看的发毛。

    她不敢伸手去捂他的眼睛,只好掩耳盗铃的用胳膊挡住自己的。

    霍长渊很快将她胳膊给扯下来,沉静的嗓音里不知觉间已经哑了,像被石子划过的铁板,“你不就是穿给我看的?”

    “……”

    “穿成这样,欠弄!”

    这一整个晚上,霍长渊都像是个欲求不满的人一样无限的向她索取。

    …………

    毫无意外的,第二天早上林宛白走路直飘,哪怕吃过了早餐,也头晕眼花的。

    黑色的宾利依旧停在楼下,有霍长渊在,江放全程只负责开门关门,不敢多搀扶。

    碰到早高峰,车子走走停停。

    霍长渊一脸的餍足,车窗半放,指间燃着根烟,随着他吞吐的动作,缭绕的烟雾被往外带,刚毅的五官像是雕塑。

    看在林宛白眼里,就像是只饱餐过后舔着爪子的狮子。

    她想起自己早上起来时,看到地上的那件黑丝睡衣已经成了碎片……

    宾利从高架桥上行驶下来没多久,霍长渊忽然说了句停车,司机不敢怠慢的打右转向灯。

    停稳后,霍长渊径自打开了车门。

    林宛白看了眼,旁边是条商业街,已经有不少的店面开门了,有便利店,还有早餐店和服装店之类的。

    看到霍长渊似乎往便利店的方向走,她没多在意的收回视线,以为他是去买烟,不过也奇怪为什么不直接吩咐江放去买。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霍长渊才姗姗回来。

    后面的车子已经不停鸣笛,车门关上后,司机忙发动引擎。

    林宛白看到霍长渊手里多出来的桃粉色纸袋子,和他黑色的西装着实太不搭,不禁有些疑惑和不解,等他将纸袋子递过来时,疑惑和不解就更深了。

    “什么啊?”她眨眨眼睛。

    霍长渊微抬下巴,眉间有丝慵懒,“自己看。”

    林宛白低头打开看了眼,烫得立马缩回来。

    他他他……

    哪里是去买烟,根本是去了内衣店,袋子里面不是别的,竟然都是一件件情趣睡衣,黑的白的红的,除了蕾丝还有豹纹……竟然还有制服装!

    林宛白一眼都不敢再多看,太辣眼睛。

    “这是……干什么?”

    林宛白张嘴,又开始磕巴了。

    霍长渊像是昨晚一样,饿狼般的往她身旁欺身,在她耳边咬字,“以后每天晚上穿一件给我看。”

    “……”林宛白缩在车座的角落里,手指捏紧牛仔裤。

    呜呜,她想杀了桑晓瑜这头猪!

    出的什么馊主意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