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84章,我只有你一个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084章,我只有你一个

    霍长渊低眉,看向她攥住的手。

    从她刚刚到现在的所有表现,心里面的火正悄无声息的消退。

    而紧接着落在地毯上的薄被声音很轻,霍长渊视线扫过她吻痕和指痕遍布的身上,喉结动了动,眸色也深了些许。

    林宛白意识到时,忙弯身去捡。

    刚勉强围上,腰身就被人搂住往前一带。

    “一大早上又勾引我?”

    霍长渊手里的烟不知何时掐了,眉眼俯得极低。

    从他掌心里的热度烫的林宛白颤了颤,昨晚的记忆她是混乱不清的,但是之前那晚的粗暴却很清晰,一瞬间,身体僵硬起来。

    蓦地伸手推开了他,往后退了两步。

    霍长渊原本也只是想逗逗她,手上的力道并未加深。

    然后,他便看到她背过身走回床边,垂着脸将地上衣服一件件捡起来往身上套,过程中始终不发一句,才舒展开的眉又再次拧聚。

    将包斜跨在身上时,手机震动。

    林宛白摸出来在耳边,“喂?”

    “小宛,你没事吧?昨晚人突然就没了,我担心坏了!”燕风语气里难掩担忧。

    昨晚处理完刮车后,她就不见了,打了很多遍电话都没接,最后只过来一条“先走,有事”的短信,燕风怕她状态不佳被打扰,所以一直等到了今早才打电话询问。

    “没事……”林宛白看了眼窗边的霍长渊,低声说,“我就是提前回家了……”

    燕风松了口气,笑着说,“好,那我就放心了!如果难受的话,多喝点温水,记得吃早餐别空腹。”

    之后又叮嘱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林宛白握紧手机,能感受到来自窗边两道灼灼的目光。

    她咬咬牙,才有勇气望过去,“你如果不要的话,我去上班了。”

    等了几秒钟,林宛白转身走出套房。

    门关上时,听到重物被“哐当”一声砸在地板上,然后是玻璃碎掉的声音。

    她想起刚刚放在霍长渊手边的玻璃烟缸……

    傍晚下班,林宛白照例先去医院看外婆,陪老人吃饭聊天,等夜色降下来的时候,再坐公车回家,刚刚进门没多久,手机就响起来,是个陌生号码。

    她困惑的接起,那边响起男音,“林小姐,我是江放!”

    “啊,江助!”林宛白恍然。

    线路那端的背景音稍微显得嘈杂了些,江放顿了顿,然后说,“林小姐,霍总喝多了,您看您能过来一趟吗?”

    …………

    上了出租车,霓虹在车窗外掠过,林宛白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来。

    可能是江放打来的电话,平时对她一直都很恭敬,而且刚刚的语气里还有丝恳求,她实在是说不出拒绝的话。

    晚上路况通畅,很快到了娱乐会所。

    林宛白推开车门,江放已经等在了门口。

    她跟着他进了电梯,到了走廊最尽头的包房,推开门,里面烟雾缭绕的,不出意外的纸醉金迷。

    房间里不少人,有几个林宛白算是面熟。

    霍长渊和秦思年坐在最里面的沙发上,桌上放了不少空瓶子,看模样似乎是喝了不少。

    身上的西装外套和领带都不见了,只穿着衬衫,领口敞开着,结实的胸肌隐隐可见,交叠的长腿随着烟雾微晃,露出一小截黑色袜子。

    而和秦思年一样,他身边也坐了个妙龄女郎。

    看起来不像是光陪酒的,穿着很露,裙子短的稍微动就能看到三角裤,领口的半球快溢出来。

    林宛白脚步停了停,回头时,跟在后面的江放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她踌躇了下,只好继续上前。

    因为沙发是拐角的,茶几桌挡着过不去,林宛白只好开口,“不好意思,能让一下么?”

    “不能!”女郎回头瞅她眼。

    林宛白抿了抿嘴角,打退堂鼓的准备转身,被人伸手抓住了手腕。

    她低头去看,霍长渊正对着女郎蹙眉,“滚。”

    妙龄女郎面色难看,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吓得忙站起来离开。

    林宛白被拽到刚刚女郎离开的位置上,双膝并拢,被他沉敛幽深的眼眸看过来,有些局促的低头,“呃,江放让我过来的……”

    “没良心的,昨晚累得我腰都快断了!”

    他声音不大不小,林宛白脸唰的下红了。

    霍长渊伸手,点在她额间,“女人果然不能惯,给个扶手就能登天!”

    “……”林宛白皱眉。

    “你差不多得了!”他又点了点。

    “……”林宛白这次躲开了。

    霍长渊朝她附身,在一个极近的位置停住,五光十色的灯光下眼神跟泼了墨一样,“真倔,还怪我那晚在你家时太粗暴了?”

    说到这个,林宛白不由咬唇,膝盖上的手指蜷缩起来。

    就好像当时他带给她的阴影还在。

    对面的秦思年和身边的女郎似乎闹了点矛盾,这会儿女郎整个上半身贴过去,满脸娇笑的示好:“思年,你别生气,我今晚好好陪你还不成么!”

    “怎么陪?”秦思年懒洋洋。

    “你想怎么陪就怎么陪!”女郎笑的很媚。

    末了在他嘴上亲了一口,换来的是秦思年从衣服下伸进去的手。

    林宛白面红耳赤的收回视线,旁边的霍长渊忽然靠的很近,食指朝着对面虚空的指了下,眉眼夹了丝阴郁,“林宛白,你为什么不能学学别的女人,惹我生气了,上来抱一抱我或者亲我一下,或许那晚我就不会那样对你。”

    想到刚刚进来时,他身边也有这么一个。

    林宛白想也没想直接说,“那你去找别的女人……”

    话音落下,霍长渊眼角眉梢忽然都爬上了笑意,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吃醋了?”

    正不解时,听到他低笑着问了句。

    林宛白睁大了眼睛,立即反驳,“我没有!”

    吃醋?

    怎么可能啊!

    这种念头在心里炸开,她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老鼠。

    肩膀一紧,林宛白被他整个揽在了怀里,彼此身体严丝合缝的,耳廓上扩散了他带有酒气的滚烫呼吸,“不会找别的女人,我只有你一个。”

    林宛白怔怔。

    心绪瞬间紊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