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72章,真空的?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072章,真空的?

    连续两个白天,林宛白都是在酒店里昏睡。

    太大的体力消耗,让她每每睁开眼睛时都已经是临近傍晚,第三天时,特意定闹钟才在中午爬起来。

    不过没有霍长渊的允许,林宛白也没敢出去乱跑,在餐厅里用了餐就乖乖待在房间里,打开电视翻到中文频道,上演着家庭婆媳剧。

    门卡“滴”声刷响时,她像通了电一样从沙发上站起来。

    只不过进来的并不是霍长渊,而是同样身穿黑色西装的江放,“林小姐,霍总让我过来接您!”

    “噢!”

    林宛白不敢怠慢,忙跟着。

    车子停在的是条很僻静的街道,不过排列了很多家店铺,看起来很高档且有品位。

    江放带她进了其中一家橱窗摆挂女装的店,见她满眼疑惑,解释说:“霍总晚上有个宴会,打算让林小姐当女伴!”

    “啊……我?”林宛白呆了呆。

    江放笑着点头,已经给她推开了玻璃门。

    里面霍长渊正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手里面捧着本杂志,但是并没有看,眉眼间已经露出稍许的不耐。

    林宛白见状,脚步加快。

    霍长渊看到她来,叱了句“怎么这么慢”,然后将杂志丢到旁边,直接带她上了二楼。

    楼上的空间比楼下还要宽敞,陈列的全部都是漂亮的晚礼服。

    霍长渊松开她的手,顺势把她往前推了一把,“挑一条你喜欢的。”

    林宛白回头看了他一眼,咬咬唇,拒绝的话还是吞了回去。

    虽然她对晚宴不太有兴趣,也不太想去,但他向来是说一不二,而且晚礼服这种东西大部分都是租借的,所以她心理负担能减轻不少。

    设计师在旁边细心介绍,林宛白指着其中的,“就这条银灰色的吧!”

    “不行!后背没什么布料。”

    设计师还未等将衣挂拿出来,霍长渊便沉声。

    “这条?”林宛白只好再指。

    “领口开的太大!”霍长渊蹙眉。

    “那这条?”

    “再换!”

    “……”

    林宛白无奈,对着成排的漂亮礼裙犯愁。

    霍长渊从后面走过来,长指拨了拨,从里面拿出了件黑色平肩的,“穿这条吧!”

    “噢……”林宛白默默接过来。

    既然如此,干嘛说让她挑啊!

    设计师给挑了双银色的高跟鞋到试衣间里换,不算很复杂,平肩的设计很保守,只露出锁骨的位置,腰线很收,鱼尾的裙摆显得比例很好。

    林宛白穿上没多久,遇到了个难事。

    拉链是在背后的,她对着镜子半天,手也不能完全够到。

    鼓捣了半天终于放弃,林宛白打开一条门缝:“不好意思,能帮我进来拉下拉链吗?”

    “您稍等!”

    门再次被打开时,她没有太在意,转身将后背暴露出来。

    粗粝的指腹碰触到皮肤时,林宛白一抖。

    回头吓了吓,果然进来的不是设计师,而是身形高大的霍长渊,连空间都一瞬间变得拥挤。

    林宛白想要往前躲,都没有地方,只能任由他的呼吸从后面把自己包围。

    霍长渊没有立即替她拉上拉链,手顺势往前,“真空的?”

    “……”林宛白咬唇。

    穿这种礼裙当然不可能平时的那种小两件,否则会有痕迹出来。

    感觉他的薄唇在后背上开出一朵朵热烫的花朵,林宛白快要站不住,声音都有些抖颤,“别这样,会被看到……”

    霍长渊的手和唇都没有离开的意思,而且愈演愈烈。

    “晚上脱给我看,嗯?”

    林宛白被他尾音里的火热烫到,呼吸变慢。

    肩膀上不重不轻的一口,她只好很轻的点头,“嗯……”

    霍长渊似乎这才满意,绕到前面的手撤回,然后是轻微拉链的声音,“好了!”

    林宛白没好意思立即出去,等他关上门有一会儿,才红扑扑的一张脸磨磨蹭蹭的重新推开门,却还是撞上了设计师暧昧的眼神。

    换好衣服接下来是弄妆发,她坐下后还是用英文强调了下,“不用弄得太复杂,简单一点就好!”

    “ok!”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脸上的刷子终于放下。

    林宛白看着镜子里的女人,有些不敢置信这是自己。

    没有浓妆艳抹,很清淡,但却将她的轮廓修饰的焕然一新,按照她所要求的,发型也没有很复杂,只是在额头斜编了辫子盘在后面。

    林宛白提着裙摆起身,忽然有些紧张于霍长渊的反应。

    和进门时一样,霍长渊叠着腿坐在沙发上,只不过他也已经换了身礼服,加长收细的衣摆突出了他的窄腰与大长腿,完美展现了西装的高贵优雅。

    依旧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食指在表盘上敲。

    林宛白将手放在嘴边,小小的“咳”了声。

    霍长渊抬头,和刚刚镜子里的她一样,沉敛幽深的眼眸里窜出不敢置信,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大跨步走向她,目光一瞬不瞬的盯在她脸上,喉结上下翻动。

    “你整容了?”

    林宛白红着脸尴尬,“呃,微调……”

    …………

    上了车,异国的街景掠过。

    手里捏握着一管唇膏,是临走时化妆师塞给她留着补妆用的,哪怕林宛白佯装心思都在这上面,也无法忽略身旁极具有存在感的视线。

    到最后她实在受不住了,只好主动开口,“呃,我们还有多远呃?”

    霍长渊斜睨向她,却答非所问。

    “想亲你。”

    林宛白心跳顿时加速。

    身子往后缩,也只能缩在椅背上,躲不开他落下的吻,索性闭上了眼睛。

    前面司机遇红灯踩下了刹车,才让这个缠绵的吻结束。

    霍长渊从兜里掏出根烟在指间点燃。

    白色的烟雾在车厢里袅袅的散开,林宛白的呼吸好似也终于恢复了正常,只是唇齿间都还是他的味道。

    朝着他偷偷看过去,见他眉眼和唇角似乎都有在隐隐紧绷的迹象,不禁攥了攥手指,不知自己哪里惹到了他。

    “你……怎么了?”

    林宛白小心翼翼的问。

    霍长渊狠狠的抽了口烟,倾身咬在她耳边,“后悔带你过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