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66章,云少不一样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066章,云少不一样

    林宛白跟着萧云峥,来到两人第一次吃的那家餐厅。

    看着菜单,她依旧心疼自己的盒饭。

    服务员点餐后离开,林宛白问他,“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昨儿傍晚!”萧云峥往后一靠,整个人懒洋洋的,“对了,你不在那家pub做兼职了?”

    “嗯,不做了。”林宛白点头。

    萧云峥听后也点头,“那种地方人蛇混杂的,不做更好!昨晚上我就去了,问经理说你早辞职了,给你打电话也没接,所以我今天就跑到你公司直接找人了!”

    昨晚上的确有人给她打电话……

    只是那会儿,她正被霍长渊压在床上折腾。

    好几次想要伸手去碰手机,都被他给捞回来了,然后更加变了花样的……

    林宛白脸上有些发烫。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霍长渊的关系,他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在哪儿?”

    林宛白支吾了下,“呃,吃饭呢……”

    “在外面?”霍长渊很敏锐。

    “嗯。”她回。

    “和谁?”

    “和一个朋友……”

    果然,这样回完便听到他紧接着问,“男的?”

    林宛白看了眼对面懒洋洋坐着的萧云峥。

    想到了他长久以来的专横,就连在医院里多看了他朋友一眼都会不高兴,她忽然有些不太敢承认,用手挡住了些话筒:“不是……”

    那边霍长渊沉默了,没有出声。

    林宛白以为没信号时,听到他丢过来句,“晚上买菜过来!”

    “好,我知道了。”她忙应。

    线路被切断,林宛白才发现手心里都是汗。

    “电话打完了?”萧云峥在她放下手机后,递过去筷子,“赶快吃吧,就差一个菜都上齐了!”

    “好。”林宛白点头。

    快吃完时,萧云峥看了看她,“那个什么,有个事……”

    “什么事?”林宛白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这次不是去纽约了么!”萧云峥搓了搓手,边观察她脸上表情边试探说,“风哥也在,临走时有些喝高了,不小心把遇见你的事情给说了……”

    “……”林宛白呼吸一窒。

    “再有就是……”萧云峥咳了两下。

    “什么?”林宛白手指都攥紧了。

    萧云峥耸耷着脑袋,干脆全部摊牌:“我把你的联系方式给他了!估摸着,他这两天就会联系你。”

    他……

    心底,似乎被掀起了一场兵荒马乱。

    林宛白垂下眼,眼神像是浮萍般飘忽不定。

    萧云峥起身过来,毕竟是自己大嘴巴食言了,有些愧疚的拍拍她,“林宛白,你上班好像快迟到了,走吧,我送你!”

    “嗯……”林宛白点点头。

    事已如此,也无可奈何,她用力的往出喘气。

    还未等她完全消化掉,心尖上又是颤了两颤,过来结账的服务员向他们恭敬颔首,说了句,“云少,霍总已经给您结完了!说是祝您用餐愉快!”

    …………

    傍晚下班,林宛白没敢去医院。

    直接到市场买了菜,就往高档小区跑,打开门,她就看到门口放着的男式皮鞋。

    哪怕穿着一整天,依旧程亮的一尘不染。

    就像是霍长渊给人的感觉,冷酷,淡漠,一丝不苟却又精致。

    林宛白看着皮鞋上映出来的自己,咽了口唾沫,拎着菜快步往屋里面走。

    没有开电视,霍长渊交叠着长腿坐在沙发上,手指间夹着根烟,却也没抽,左右手来回的倒,面上不显山不露水的,看不出情绪的喜怒。

    手里塑料袋发出“簌簌”声响,林宛白心虚的说,“我现在就去做饭……”

    “嗯。”霍长渊没看她。

    林宛白目不斜视,闷头进了厨房。

    把菜都洗干净,正拿出砧板准备切时,后颈上忽然有热气传来,她手里的刀差点掉了。

    “别这样……”

    林宛白躲着,霍长渊的薄唇如影随形。

    并没有亲或者咬,只是在她脖子的皮肤上一寸一寸的移动,像是在嗅着什么。

    等脖子上的触感突然消失了,身后亘长的沉默反倒是让林宛白更加紧张,好像每个细胞孔都张开了。

    霍长渊像山一样在她身后,淡淡问,“午饭吃得怎么样?”

    “……”林宛白舔了舔嘴唇。

    “哑巴了?”霍长渊蓦地伸手。

    “我……”林宛白被他硬扳过来身子,吓得忙将菜刀放到一旁。

    才抬起眼睛,就被他犀利的眼神无形的束缚住,她小心翼翼的斟字酌句,“我不是故意撒谎,只是说实话怕你会不高兴……”

    “知道我会不高兴还跟男的去吃饭?”霍长渊冷笑了声。

    “云少不一样……”林宛白皱眉。

    从她嘴里软软的嗓音叫出“云少”和“不一样”,霍长渊黑眸陡然眯了两眯。

    一股邪火窜上来,霍长渊捏起她下巴,“林宛白,你还知不知道自己的本分!一天不勾搭男人你心里难受?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其实比谁能耐不住寂寞?一脚踏两船你也配?”

    不高兴时,他的话总是这样难听。

    林宛白攥起手指,咬牙为自己澄清:“不管你信与不信,我们之间清清白白!”

    “你再给我说一遍?”

    “再说十遍,我们之间也是清清白白!”

    霍长渊沉敛幽深的眼眸薄眯着,带着一种深深的探究,似乎在探究她的话是真是假。

    林宛白心里没有鬼,所以也并不害怕,目光澄澈的任由着他看。

    直到他掏出根烟,眼神不再那么阴郁,她才缓了口气,才敢重新开口,“霍先生,我始终记得自己的本分,对你随叫随到,身体是属于你的,不会和任何男人有任何关系。但云少只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仅此而已!”

    霍长渊吐出口烟雾,沉默不语。

    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突然说了句,“你给我发誓!”

    “……发誓?”林宛白困惑。

    “发誓你脑袋进水也不会喜欢云少!”

    他竟然还记得这茬……

    被他眼神横过来,林宛白连忙抬手,“我发誓!”

    “我就是脑袋进水,脑袋被门夹,也绝不可能喜欢他!”

    “再说两句。”

    霍长渊似乎很满意,吐烟的动作都放慢了不少。

    林宛白敢怒不敢言,只好听话的继续,“就是世界上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