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65章,你是不是眼瞎?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065章,你是不是眼瞎?

    “小白,怎么就你自己?”

    林宛白回到病房,外婆看到她便问。

    刚刚霍长渊冷硬离开的背影似乎还在眼前,她撒了个谎,“哦,他公司里还有事情……”

    “嗯。”外婆点点头,表示理解,“都已经这个时间了,小霍真是够辛苦的!他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看我,真是有心了!”

    “嗯……”

    “刚开始我心里还很担忧,没想到小霍这孩子一点架子都没有……”

    之后外婆还在说什么,林宛白就没有再吭声。

    她没敢看老人,像是害羞般垂着眼睛坐在病床前,心里很涩。

    一直在病房待到晚上九点多了,林宛白才磨蹭的从医院里出来,打算去坐末班车回家。

    刚走下台阶,陡然响起“叭”的一声。

    林宛白吓了一跳,同时看到了那辆白色路虎。

    晦暗不明的光线里,霍长渊刚毅的五官更加深邃,手里有一根燃着的烟,猩红的火光一闪一闪。

    林宛白有些意外。

    没想到他竟然还在,毕竟两人那会儿不是很愉快。

    她自然没有胆子装作没看见或者直接走过,虽然今晚她不太想要跟他回去,但还是默默的拉开车门,里面烟雾缭绕的,也不知道他抽了几根。

    刚绑上安全带,路虎就像箭一样射出去。

    一路无话,林宛白忍了忍,没忍住,偷偷将车窗放下来些,夜风带进来也同时吹散了不少的烟雾,她勉强能喘上来两口气。

    “关上!”

    林宛白吓得忙照做。

    车窗关上的同时,路虎也停了下来。

    并没有回家,而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私房火锅店,林宛白转过头惊讶,“来这里吃饭?”

    “你吃过了?”霍长渊反问她。

    “吃过了……”林宛白老实的回。

    这都已经几点了,他当时拂袖离开,以为是不欢而散,自然陪外婆在医院一起吃了。

    霍长渊唇角绷了绷,一把拔掉车钥匙,“看着我吃!”

    林宛白只好跟着他进了餐厅。

    这个时间人不算很多,锅子上来的很快,是传统的炭火铜锅,火苗舔舐着锅底的声音,没多久汤水咕嘟起来,都是热热的气。

    霍长渊眉眼沉着,浑身散发着阴鸷,服务员上菜时都小心翼翼的。

    林宛白晚上吃的很撑,一点东西都吃不下。

    只不过这样干坐着也很无聊,尤其是对面男人一张扑克脸,半天才夹起块肉,也不知会吃到什么时候,她干脆撕开包装将筷子头安上,帮他把肉往锅里面下。

    涮好了放在碟子里,霍长渊推回来,“我不吃香菜,味难闻!”

    “……”林宛白闻言,只好把香菜叶都挑出来。

    “时间太久,牛肉涮老了!”

    “我重新涮……”

    “给我剥只大虾,有一点虾线都不行!”

    “知道了……”

    林宛白全程听从他的吩咐,一顿饭吃完,她反倒忙活的有些额头出汗。

    结账离开餐厅,霍长渊发动引擎时,打开了广播,里面的电台音乐流淌出来。

    林宛白偷偷看过去,发现他似乎心情变好了不少。

    遇到红灯,霍长渊从烟盒里倒出根烟,这次他主动降下了车窗,抽了两口后,娴熟的弹了弹烟灰,“你在医院里说的话是真的?”

    “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再发一次誓,我绝对没有痴心妄想,我……”

    “不是这个!”霍长渊打断她。

    “……”林宛白困惑。

    霍长渊又抽了口,幽幽的,“脑袋进水都不会喜欢我?”

    “嗯……”林宛白缓缓点头。

    然后,她看到他的脸色又一点点黑了。

    真是喜怒无常……

    霍长渊黑眸横过去,凝声问,“林宛白,你是不是眼瞎?”

    林宛白弱弱抗议:“我两眼的视力都是一点五……”

    “我看你是心盲!”霍长渊开始磨牙。

    “……”林宛白无语,看着他布满阴云的侧脸,默了默,还是逞了一时的口舌之快,“……霍先生,你、是不是有王子病?”

    霍长渊拧眉,眸底有丝困惑。

    林宛白见状庆幸不已,怕他追究,说了句“变灯了”转移话题。

    回到家里,霍长渊脱掉外套吩咐她,“你先去洗澡。”

    “是。”林宛白听话的点头。

    浴室门关上,霍长渊拿起了手机。

    线路那边的江放似乎已经睡了,看到他电话自然不敢不接,恭敬的喊,“霍总!”

    霍长渊瞥了眼浴室,问,“什么是王子病?”

    “……”

    二十分钟后,林宛白洗完澡出来。

    “我洗完了……”

    她蠕了蠕嘴角,示意他可以去洗了。

    霍长渊倒是起身了,但并不是往浴室方向走,而是过来一把把她给扛起来了。

    这样的猝不及防,林宛白手里擦头的毛巾都掉在了地上。

    紧接着,被他压在大床上。

    霍长渊重重的吻下来。

    他动作太快,都没有给她空当发出一点声音。

    霍长渊抬手蛮横的扯开了衬衫的所有纽扣,中途只换了次手,衬衫就被他甩在了地上,和她的浴袍叠在一起。

    耳边忽然响起江放一板一眼的答案:“百度上说,所谓的王子病,就是自我感觉良好,把自己想象成举世无双、童话般完美的王子,认为全世界的异性都对自己神魂颠倒……”

    这样想,他不禁磨牙霍霍。

    “你、可不可以轻一点……”

    林宛白两个脚趾都绷直了,忍不住求饶。

    霍长渊解气的回:“没轻的!”

    林宛白推了推他的肩胛骨,没推动,只能任由着他像饿狼般的来势汹汹。

    偏偏在这样的汹涌里,她不受控制的沉溺在其中。

    …………

    工作日午休,林宛白从办公室出来。

    今天轮到她去取外卖,才刚走到电梯,发现里面正巧走出个熟悉的修长身影。

    直奔向她,双手吊儿郎当的插着兜,脖子上挂着一小块玉佛,脸上是招牌式的邪气笑容,“林宛白,想没想我?”

    “萧云峥?你出差回来了啊?”林宛白短暂惊讶后微笑。

    “嗯,现在还没倒回来时差!”萧云峥冲她指了指自己的熊猫眼,然后二话不说就拽着她进电梯,“走,边吃边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