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56章,弯下头就亲过来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056章,弯下头就亲过来

    林宛白抬起的腿,不知该向前还是往后退。

    尤其是霍长渊看到她时,视线只是漠漠带过,唇角有丝隐匿的紧绷。

    而林瑶瑶依旧花蝴蝶一样绕在霍长渊身边,娇笑着将他往别墅里面领,却也没有忽略到她,“姐姐,你还不进来?爸可是在等你!”

    林宛白被叫的恶寒,还是跟在了后面。

    “长渊,你来了!”

    刚刚进门,林勇毅夫妇就迎了出来。

    林宛白落在后面,成为最忽略的那个。

    下人王妈朝着李惠示意了下,后者在林勇毅面前向来是温婉的口气:“你上次可把你爸气坏了,这次不能再惹他不高兴了!而且今天能叫你来家里,多亏瑶瑶在你爸面前劝了好几日呢!”

    她听后皱眉,不明白林瑶瑶肚子里又揣了什么坏水。

    林宛白看向林勇毅,直接问,“爸,您叫我来有什么事?”

    “先进来再说吧!”林勇毅道。

    说罢,一行人已经转身往里面走,林宛白也只好换鞋进去。

    进的是餐厅,长长的餐桌上摆着精致菜肴,看得出是招待贵客才有的标准,林勇毅已经招呼着霍长渊依次坐下,下人在后面恭敬的为他们拉开餐椅。

    “姐姐,你也快坐吧!”

    林瑶瑶回身,硬是上前挽了她一把。

    将她直拖到餐桌前,松开手时向身后的王妈递了个眼色。

    林宛白只好硬着头皮坐下,只是她的屁股还没有碰到椅子,身后的椅子突然一退。

    “砰——”

    她重重的坐在地上。

    结实的一跤,尾巴骨传来的痛楚令林宛白皱眉,她强忍着才没叫出声。

    最先映出眼帘的是林瑶瑶母女俩的偷笑,她下意识的看向餐桌对面的霍长渊。

    霍长渊靠坐的姿势,随意,却不失身份,此时的目光也落在她身上。

    只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沉敛幽深的眼眸里没有半点温度,冷漠的完全是旁观者的态度,就像是第一次在林家挨打遇到他时一样铁石心肠。

    林宛白嘴里忽然苦得像六月的梅子酒。

    她刚刚又在期待什么?

    林勇毅重拍了桌子,不悦,“怎么每次都鸡飞狗跳!”

    “姐姐,你没事吧?我扶你!”林瑶瑶不会浪费表现机会。

    林宛白躲开了,自己咬牙站起来。

    站在她身后同样在偷笑的王妈,陡然接触到凌厉的一眼。

    源源不断的冷意都来自家里的贵客身上,像冰山上最寒冷的雪。

    微眯的黑眸都散发着威慑力,王妈哆嗦了下,下意识的低头认错:“对不起老爷!是我太不小心了,拉椅子的时候没注意到力道害得大小姐摔了跟头!”

    “爸,王妈也不是故意的!”

    林瑶瑶紧接着开口,“咱们家对待下人向来宽厚,我想姐姐也不会太计较的,所以算了吧!”

    “瑶瑶就是懂事!”李惠在旁边适时称赞。

    林勇毅点头,挥了挥手并不打算追究。

    “宛白,今天叫你过来的确是瑶瑶劝了我,你还姓着林,到底也还是一家人!你外婆这个月的医药费还没交吧?”林勇毅说完,看向妻子。

    李惠这才从兜里掏出张银行卡,特别强调:“里面我存了整整两万块!省点花!”

    这应该是林勇毅第一次主动给她拿钱。

    以前哪次不是哀求和巴掌换来的,可现在还是感觉到了施舍。

    林宛白伸手,摸在银行卡上。

    蓦地,脚背狠狠一痛。

    对面霍长渊毫无预兆的抬脚踩住了她,并很用力的碾,透着一股阴沉的威胁,虽然他面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兴趣仿若都在眼前的花瓷碗筷上。

    林宛白忍着痛,将卡推过去,“不用了。”

    就算他不这样,她也没打算收,拒绝的话说出来,脚背上的疼痛也跟着消失。

    “您说过以后别想在拿林家一分钱,我都记得。”

    “林宛白!”林勇毅顿时感觉被打了脸,火大的怒瞪向长女,“你别得寸进尺!这时候跟我叫什么劲、玩什么骨气,存心气我是不是?不知好歹的东西!”

    “卡我不会收。”林宛白只表明立场。

    李惠阻止林勇毅再次拍桌子的动作,安抚道:“好了老爷!别忘了今天还有贵客在呢,有什么事咱们吃完了饭再慢慢说吧!”

    “长渊,让你见笑了!”林勇毅缓了缓脸色。

    “不碍事。”霍长渊淡淡。

    “爸爸,快开餐吧!”

    “长渊哥哥,你尝尝这个鲈鱼!”

    ……

    林瑶瑶坐在霍长渊身边,整个人都快依偎上去。

    林宛白眼睛刺的难受,屁股和脚背双重疼痛交叠着,她哪里有胃口吃得下,“我去趟洗手间。”

    起身到离开,她完全是餐桌上被忽略的。

    餐碟里堆满了食物,霍长渊一口没动,慢悠悠放下了筷子。

    “抱歉,接个电话。”

    …………

    洗手间里,林宛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越看越觉得委屈,悔恨为什么那么听话的跑来林家。

    臀部还在隐隐作痛,她揉了揉,应该是有淤青了,脚背上也疼,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林家会遭受这样的待遇,林宛白习以为常,只是想到霍长渊的冷漠,她心里说不出的窒闷难受,洗了把手,打算等下出去就直接离开。

    打开门,霍长渊高大的身影伫立在那。

    比她高出来一个头,居高临下的沉默盯着她,不变的是眉眼间的冷漠。

    林宛白咬牙,闷声不吭的从他身前走过。

    只不过刚走了没两步,手臂被他扯住,下一秒就被重新拖回了洗手间里,并听到反手重新锁上了门的声音。

    林宛白像是只小鸡一样被摆弄。

    霍长渊将她压向旁边的盥洗台,弯下头就亲过来。

    说是亲,倒不如说是咬。

    霍长渊扣着她后脑,不顾她的挣扎,发狠的用力吻。

    丝毫没有留情,唇齿间渐渐有了惩罚性的血腥气。

    “你干什么……很痛!”

    又多了嘴上的痛,林宛白很委屈。

    霍长渊的脸陡然朝她压下了一分,眉间拢着戾气,带着丝咬牙切齿的劲儿:“林宛白,我跟你说的话都当耳旁风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