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47章,摸你的是哪只手?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047章,摸你的是哪只手?

    很快,锅里面热气腾腾的面条煮好了。

    林宛白将灶火关掉,回头看到了站在那的霍长渊时怔了怔。

    “呃,霍先生!”想到是在借用他的厨房,开口询问他,“你饿不饿?我煮了不少,要不要吃一碗……”

    “好。”霍长渊扯唇。

    说完后,他自己都有些意外。

    似乎自从母亲去世以后,他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了,大多数都是一杯不加糖不加奶的黑咖啡,泛苦的味道从嗓子蔓延至胃里,倒也振奋了精神。

    霍长渊拉开餐椅坐下,面前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

    “你经常自己弄东西吃?”

    他抬眸问,从刚刚目睹她娴熟的手法里能看出很有经验。

    “是啊!”在他对面坐下的林宛白点头,老老实实的解释说,“外婆常跟我说,外面的东西贵又不卫生,还是自己做的实惠又放心。”

    霍长渊看着她身上还没摘的围裙,眸色微闪,“现在会煮饭的女人不多了。”

    闻言,林宛白只是笑了笑。

    那是因为他这样的身份地位,围绕的不是名媛就是像林瑶瑶那样的千金,哪有她这样的穷人,自然也无法懂得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个道理。

    林宛白低头看了眼自己碗里,拿起筷子,“我不知道你吃,只弄了一个蛋,分你一半!”

    鸡蛋夹开后,露出里面金黄的蛋心。

    把相对大一些的给了霍长渊,她习惯性的咬住筷子头。

    见他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迟迟没有动筷,林宛白误会他在嫌弃的急忙澄清,“筷子是新的,我刚刚还没有用!”

    “你的口水我吃得还少?”霍长渊慢悠悠的说了句。

    “……”林宛白呛了下唾沫。

    冒着热气的面条搅拌两下更是香气四溢,霍长渊挑起两筷子,不动声色的放到嘴里。

    咽下去时,对面的林宛白似乎按捺不住,像是小学生等待班主任批作业一样紧张的问他:“怎么样,味道可以吗?”

    “嗯。”霍长渊点头。

    林宛白莫名的松了口气。

    一碗面吃完,对面的霍长渊敲了敲碗边,“还有没有了?”

    “没……”林宛白怔了下,才意识到他指的是什么,回头看了眼厨房,“应该只剩点儿汤了。”

    “都给我盛出来吧。”

    “是!”

    林宛白端着他的空碗起身,将锅里面的汤汤水水全部倒出来。

    看着他接过后,用筷子挑了挑,然后干脆端起来喝,放下时里面一滴都没有剩。

    不知为何,她心里竟偷偷染起一丝欢喜。

    …………

    拉起的百叶窗外夜幕已临,一栋栋的写字楼像是一个个水晶盒子。

    自从跟了霍长渊后,林宛白忽然觉得时间不再那么紧促。

    以往若是公司加班的话,她会很着急,怕导致pub的兼职迟到经理会找茬扣钱。

    快八点的时候,工作终于结束,部门里的同事都陆续收拾东西离开,林宛白出电梯时,平时和她办公桌挨着的男同事开口,“小白,你家是不是在故乡附近住?”

    “对啊!”林宛白点头。

    “正巧了!”男同事笑着拿出车钥匙,“我要去亲戚家送东西,也在那附近,顺路能送你!”

    男同事很热心,林宛白不好推辞跟着坐进了车内。

    这个时间路上已经不太堵,桥上桥下都很畅通,只有再遇到红灯时才会偶尔停下。

    车内放着广播,男同事也主动起了话头,“小白,感觉能在公司外和你这样多说几句话可真不容易啊!每次下班你都第一个离开,听说你晚上还有份兼职要做?”

    “现在不做了……”林宛白笑了下。

    “嗯,你一个女孩子别太累!”男同事点头,看了她两眼,似是很不经意的问,“小白,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林宛白摇头。

    可她的身子不属于自己,心里又住着一个人。

    因为垂着眼,没看到男同事听后眼睛里的欣喜,“如果没有的话……”

    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林宛白不由打断对方,“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手机摸出来,上面显示着“霍长渊”三个字,是之前被他存上的。

    “你在哪儿!”

    一接起来,上来便是质问。

    林宛白有些怔愣,“我?我在车上……”

    “谁的车!”霍长渊仍旧是质问。

    “……”林宛白皱眉,十分的莫名其妙,但还是老实回答,“一个男同事,他给亲戚家送东西,就在我家附近住,顺便送我一段路。”

    线路那边顿了两秒,吐出来两个字:“下车。”

    “呃?”林宛白惊讶。

    汽车的鸣笛声响起,她不禁看向右边的倒车镜,看到不知何时有一辆黑色的宾利正亦步亦趋的跟着,冲着她打起双闪。

    这辆车林宛白曾坐过,知道里面是谁。

    挂断的手机放下,林宛白只好跟旁边的男同事说,“不好意思,我突然有点事,把车在路边停一下吧!”

    男同事虽是很不解,但也还是将车停了下来。

    林宛白道了谢,便推开车门往回走。

    “小白等等,你的包!”

    林宛白没走两步,男同事从后面追上来。

    拍了下脑袋,她伸手接过来,还未等说谢谢呢,旁边忽然有辆电动车横穿过来,还是男同事反应的及时,伸手拉了她手一把。

    “啊,谢谢!”林宛白虚惊一场。

    “不客气。”男同事温和的笑了笑。

    跟着停下的黑色宾利,连续按响了喇叭声。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让的,林宛白不敢耽搁,挥别了男同事便快步往宾利跑,副驾驶坐着的江放已经下车,帮她拉开了后面的车门。

    霍长渊穿着西装坐在后面,长腿随意的交叠。

    似乎是刚刚结束了哪个饭局,领带已经被扯掉,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微微凸起的锁骨,沉敛幽深的眼眸里有一丝酒后的微醺,空气里也缠绕的酒气。

    林宛白弯身刚坐进去,腰上一紧。

    霍长渊咬肌清浅的迸了下,沉静的嗓音里蹿过一抹凌厉,“刚刚他摸你的是哪只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