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46章,一起洗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046章,一起洗

    夜色里,多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似乎是回家有段时间了,惯常的西装已经换下,穿了条炭灰色的长裤,上面是件圆领的白色薄衫,手里拎着一把钥匙,随着脚步发出清脆的声响。

    林宛白从未见过如此充满生活气息的霍长渊,不由愣在那。

    直到他走过来高大的阴影笼罩下来,才反应过来。

    林宛白想站起来,可刚有动作又停住,就这么被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

    霍长渊拿钥匙的手插在兜里,刚刚离老远就看到了她,蹲在路灯下面像是只被遗弃的小猫小狗,这会儿眨巴眨巴眼睛,样子要多傻气有多傻气。

    “你还打算蹲多久?”

    “……”林宛白没动。

    “还不起来!”霍长渊没耐心的沉声。

    林宛白缩了下肩膀,扶着膝盖也试图站起来,可麻木的双腿令她直打晃,“我脚麻了……”

    霍长渊黑了脸,伸手搀了她一把。

    两条腿抖啊抖的,终于将麻木的感觉清退掉,林宛白活过来似的吁出口气。

    很快发现到身旁的低气压,她有些紧张,又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垂下脑袋,“抱歉,我没有迟到,早就到了!只是忘记了哪一栋……”

    “蠢!”霍长渊叱她,“不记得不会给我打电话?”

    “我……”林宛白支吾。

    霍长渊敏锐的眯了黑眸,“你没存我的手机号?”

    “……”林宛白答不上来了。

    霍长渊脸色比刚刚更黑了一些,甩手便走。

    林宛白看着他冷峻的高大背影,在夜色下像是只被惹毛了的兽,不敢轻易的上前,直到他走了几步回头冲她沉声,“还不跟上?”

    “是!”她哈巴狗般的小跑追上。

    到了楼上关上门,霍长渊第一件事就是和她说,“手机给我。”

    林宛白不敢再轻易捻到龙须,听话的将包里的手机翻出来,像是呈贡品一样双手递过去。

    霍长渊接过后,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面快速移动。

    丢还给她时,冷哼了一声:“我存上了,再找不到我号码试试!”

    “嗯!”林宛白温顺的点头。

    霍长渊听后,似乎紧绷的唇角才舒缓了一些。

    林宛白弯身解开鞋带,打开鞋柜时却惊诧,里面多了一双粉色的女士拖鞋。

    她不禁抬头看向走进去的霍长渊,心跳莫名。

    不像是之前那样趿在地面上啪嗒啪嗒的响,不宽松也不挤脚,尺寸符合的刚刚好。

    林宛白咽了咽唾沫。

    像是进门时一样,她跟在他后面,一前一后的走上楼。

    走到卧室门口时,霍长渊忽然回头问她,“东西买来了吗?”

    “买来了……”林宛白害臊的垂眼睛。

    包里塞的两盒小东西,这一路上隔着皮料每次的不小心触碰,都让她脸红心跳的。

    “嗯。”霍长渊很满意。

    下一秒,蓦地伸手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啊!”

    林宛白被吓了一跳,小小喊出了声。

    然后她闭上嘴巴,脸上的红却像是蒿草一样疯长,尤其是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的雄性力量,红晕很快没过了耳根。

    霍长渊两条大长腿迈的步子很大,直奔卧室。

    林宛白感觉吞咽唾沫越来越难,忍不住提醒他,“……还没有洗澡!”

    “嗯,一起洗。”霍长渊淡淡说了句。

    “喔……”林宛白习惯性的温顺。

    等等……

    一起洗?

    林宛白意识到他刚刚说了什么,不禁瞪圆了眼睛。

    可阻止已经来不及,奋力伸出的手还没碰到浴室的门框,霍长渊的脚步转眼就迈进了玻璃的淋浴房里。

    花洒打开的同时,他强势的吻落下。

    一切都像燃烧的火焰一样势不可挡,在狭小的空间里,林宛白很快被剥了个干净。

    霍长渊的手指就像是在拨弄花瓣一样,让她发颤不已。

    哗哗的水声不停,夹杂的还有男女的喘息声……

    …………

    一大清早林宛白就被肚子饿醒了。

    昨晚的霍长渊依旧急切,从浴室出来后在床上也没有放过她,以至于窗帘都忘了拉上,晨光从窗纱肆无忌惮的洒进来。

    当看到两人的睡姿时,林宛白红了脸。

    霍长渊半个身子都压着她,像是只巨型犬严丝合缝。

    一条结实有力的手臂直接打横在她上半身,而掌心的位置刚好覆在她左边的柔软上……

    林宛白试图拿下来,却被他握的更紧。

    无奈,她只好推了推他的头,“我饿了……”

    霍长渊慢悠悠的睁开眼睛,里面还有惺忪的睡意。

    唇角的位置向上扬了扬,翻身整个重量压在她身上,沉静的嗓音里有初醒时的沙哑,“这么早就急不可耐,又有力气死一回了?”

    “不是!”林宛白躲着他的唇,一脸可怜,“我真的饿了……”

    像是为了证明,她空空的胃里适时跟着叫了两声。

    霍长渊依旧没有放开她的意思,从她身上支撑起手臂,“这附近没有早餐店,得开车十多分钟左右,你如果实在饿的难受,现在去洗澡,我送你过去。”

    林宛白在他起身时抓住了他的一条胳膊。

    在他的目光里,她想了想说,“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

    霍长渊不急不缓的洗完澡下来时,玄关的门再次被关上,五分钟前出去的纤细身影返回,手里还多了个印有小区口超市logo的塑料袋。

    林宛白直奔厨房,洗了手将里面的东西逐一拿出。

    一共就三样,挂面,鸡蛋,大葱。

    因为离开林家后她就不是什么大小姐,和外婆相依为命,做饭这种事情她必须很小的时候就在厨房里踩着板凳学,所以还算是手到擒来。

    葱花在油里煸炒时的香气放肆涌出来。

    霍长渊像是被蛊惑了一样,脚步跟着她走到了厨房,双手插着口袋靠在门框上。

    看着她往身上套围裙,双手再向后在腰上系,不时将额前掉下来的一缕碎发掖在耳后,不施粉黛的皮肤在晨光下白皙剔透,这会儿正弯腰调着炉具上的灶火。

    霍长渊喉结动了动,心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

    这个家里,第一次有了烟火气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