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御房有术 第三百三十六章不许看~不许看~(第四更)

时间:2019-02-25作者:方尖塔

    ,!

    孟萌萌美眸异色连连,赞叹的道:“没想到天赐经理不但擅长古武,还精通养乌龟,看样子应该是个养龟专业户!”

    “养龟专业户?”

    天赐听了差点没哭了,没事养那么多绿油油的大乌龟干嘛,拿去熬汤不得喝的直冒鼻血啊!

    跟老乌龟交流了半天,天赐总算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这老货说它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一只龟,被人当做风水兽封在古墓里的,当时它生存的年代天地之间就有游离的罡气。

    古墓没有被开启的时候,还残存了一些,对于一直陷入沉睡的它,还是勉强够用的,可是随着古墓被挖掘,外面的空气大量涌入,很快就把它那年代的空气冲散了。

    习惯了呼吸罡气的老乌龟,在现在的环境下呼吸都变得困难,若不是龟的生命力很顽强,它早就死了,事实上如果天赐再晚来几秒钟,它就得一命呜呼。

    天赐又问了一些它年代的事情,它也是一知半解,只说墓穴的主人似乎被人称作大贤良师。

    “大贤良师是什么东西,连个名字都没有。”天赐不屑的撇撇嘴。

    知道老乌龟的症结所在,天赐在它呼吸匀称之后,把它给翻了过来,手掌贴着柔软的腹部,把罡气源源不断的输送过去。

    开始天赐还害怕老乌龟承受不住自己的罡气,可很快就发现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这老货不停的吸收罡气,还不停的说风凉话,说他的太弱了,在它那个年代随便拉过来一个学武的人都比他强。

    “妹的!你还瞧不起人了是吧!”

    天赐被他说得火气,体内罡气嗡然运转,一股无形的劲风从他体内喷涌而出,孟萌萌的白纱裙被吹得猎猎作响,连忙伸手去掩住越露越多的脖领,没等手到地方呢,就听嗤啦一声,胸前一大片白纱裙竟然被罡气给吹掉了!

    硬生生给吹掉了!

    两只大白兔在白色胸衣的束缚下,瞬时露出了,小丽彻底傻眼了,孟萌萌短暂错愕半秒,惊叫一声用手捂住前胸,可是相对于她宽广的胸襟,那两只小手能顶什么用啊?

    天赐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连忙转过头,看到这一幕也傻眼了,自己不过是想教训教训老乌龟,怎么反倒弄了这么一出!

    “不许看~不许看~”孟萌萌脸红红的,慌忙转过身子,一路向寝室小跑过去,没想到跑的太快,风一下子把残破的裙子给吹掉了,露出了柔滑白皙的背脊。

    “妹的!给老乌龟看补有福利拿啊!”天赐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他在那收福利呢,那边老乌龟感觉血管都要被狂暴的罡气撑爆了,爪子愤怒的拍着地面,不停的大叫,大致再说,“你要弄死我啊,慢点灌输罡气!”

    “某龟不是挺能装的嘛,这回老实了?”天赐揶揄的笑道。

    老乌龟郁闷的都快吐血了,又是一阵愤怒的大叫,“特么的老子沉睡那么久,身体变得那么虚弱,你一下子弄这么猛,要害死我吗?”

    小丽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人一龟在那密切交流,惊讶的不要不要的。

    不一会孟萌萌换了件非常结实的牛仔服出来,罡风是能挡住了,却把她的胸型完美的勾勒出来,配上她俏美的容颜和脸上残存的粉霞,对男人的杀伤力更胜从前。

    老乌龟贪婪的吸收了天赐体内近九成的罡气,才意犹未尽的拍爪子表示可以了。

    天赐脸色有些苍白的收回手掌,萌萌连忙弯腰用手帕帮他擦擦额头的汗水,感激的道:“为了一只几万块钱的乌龟,把你累成这样,真是太过意不去了,中午请你吃饭吧。”

    “小事一桩,不用……”天赐没说完呢。

    老乌龟眼中闪过一丝狡猾的神色,四爪猛地发力,比兔子还快就爬到天赐的后背上。

    “没良心的老货,给我滚蛋!”天赐郁闷的反手去抓它,没想到它爬的速度再次快了许多,噌的一下跳到他的头上去了,四只爪子死死的扣住他的头发和头皮。

    一只碗口大小的绿乌龟,就那么趴在天赐的头顶,看起来就跟一个绿头盔似的,看的孟萌萌和小丽惊奇不已,若不是顾忌他的颜面早就笑的掉眼泪了。

    “妹的!翻天了你!”

    要是顶着这么一个绿油油的玩意去参加婚礼,特喵的天狼和一众兄弟的脸面不得丢光光啊,天赐彻底愤怒了,怒喝一声,双手卯足劲就要把它拽下来。

    没想到这老货力气格外的大,天赐若要强行把它拽下来,一脑袋的头发就得掉一半,老头子的蔬菜能再生肌肉愈合骨骼,可是头发就爱莫能助,否则吴大师早就恢复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了!

    秃顶去参加婚礼,跟顶个绿头盔去参加婚礼,基本没什么差别,天赐都快哭了,“恩将仇报的白眼狼,你到底想干嘛?”

    “直~直直……”

    老乌龟一阵摇头晃脑,大致是说把它从这里带出去,并且让它贴在他后背上,没有罡气补给,用不了两天还得窒息而死。

    “妹的,你那爪子不得把我肉扣掉了啊!”天赐郁闷的道。

    老乌龟又是一阵摇头晃脑,说是自己的罡气跟他罡气同质同源,可以粘合在一起,完全不会伤到他。

    天赐跟他沟通了好半天它都不干,还威胁说再墨迹就赏他一泡酝酿了不知多少年的龟尿。

    龟尿本来味道就大,特喵的酝酿了漫长岁月的那一泡要是撒下来,估计等那两个兄弟结完婚,味道都不带散干净的,就算洗了,以这老货无耻的性子,不再来一泡才怪!

    可是这货跟锅盖似的,趴在后面,不就成了驼背?

    现在尴尬了!

    要么带个绿头盔出去,要么被它抓成半边秃,要么被撒一身腥臊恶臭的龟尿,又或者当个驼背。

    “真他妹是个艰难的抉择啊!”天赐郁闷的嘟囔着。

    此时旁边的孟萌萌总算看出点端倪,好奇的道:“天经理,这老乌龟莫非真成精,还会威胁你呢?”

    “唉!现代版的农夫与蛇,东郭先生和狼啊……”天赐苦笑道。

    “直~直直……”

    老乌龟不耐烦的大叫,意思是再墨迹就要撒尿。

    “妹的!以后一有机会就把你给炖汤喝!”天赐懊恼的嘟囔着脱下了衬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