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御房有术 第二百九十一章 按摩引发的血案(第四更)

时间:2019-02-25作者:方尖塔

    ,!

    不知道是不是报应,十几分钟,天赐才按完一只大腿,她就跟被蒸了的螃蟹,雪白的肌肤都变成了粉红色,紧咬的粉唇都快被咬破了,无奈之下只得抓过抱枕,用力的捂嘴唇。

    天赐蒙着眼,哪知道她是什么情况,半天没听她发出奇怪的声音,以为她蛮适应这个力道的,接下来半个多小时的按摩,完全就是按统一标准来的。

    这下玩笑开大了,宁可可忍得别提多辛苦,抱枕差点没让她咬破,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就跟在桑拿房里蒸过一般,连床垫子都被汗水浸湿了。

    尽管忍得很辛苦,但是罡气按摩带来的效果也是出奇的好,不但让她浑身舒坦的不要不要的,平日里练腿渐渐紧绷的肌肉,经过他这么一按,竟然在确保力量不减的情况下,重新变得柔软。

    对于男人来讲或许没什么,可是对于爱美的女孩子来讲,这绝对是一个超大的福利,要知道在天赐按摩之前,她为了掩饰腿上坚实的肌肉,已经好久没有穿过喜欢的热裤和短裙了。

    按摩完宁可可这个腿功高手,天赐体内的罡气和力量也消耗的差不多了,额角留下来的汗水把海绵宝宝眼罩都给打湿了。

    仰卧的宁可可,从头到尾都在看着这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帅哥,按着自己这么一个傲人身材女人,就像一个入定的老僧,丝毫不为所动,就在那里按啊按的,她大感放心的同时,芳心深处涌起了一丝丝的好奇。

    “我说大小姐,以后练完腿记得自己揉揉捏捏,否则时间长了肌肉僵化,不但很难看,腿部爆发力也会大打折扣。”天赐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就要摘掉眼罩。

    此刻浴袍都被汗水彻底打湿了,紧紧的贴在身上,宁可可哪敢让他马上摘眼罩啊,连忙阻止道:“你先稍别摘眼罩~”

    天赐不明所以,还是听她的没有摘。

    宁可可慌忙起身,想去换一件衣服,没想到苦苦忍了近一个小时,她已经浑身酸软无力,匆忙的一下地,双膝一软噗通摔倒在地。

    天赐吓了一跳,摘去眼罩见她摔倒在地,连忙凑过去把她扶起来,可是手臂一搭在她湿漉漉的浴袍上,就感觉到不对劲了,此刻的她浑身软的跟面条似的,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身上通红通红的跟煮过的螃蟹似的,薄薄的浴袍紧紧贴着娇躯,将雪山和傲人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

    他下意识的侧头看去,就见床上被汗水湿透了一大片,整个人都蒙了!

    “不许看!不许看!”

    宁可可不胜娇羞的从她怀中挣扎出来,趔趔趄趄的逃了出去,嘭的关上隔壁屋子的门。

    “妹的!她的忍得多辛苦啊!”天赐苦涩的摇摇头。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天赐琢磨着如何化解尴尬的时候,就听有人在敲宿舍的房门,他随手打开一看,竟然是宁远。

    宁远警惕的扫了屋子一眼,就看到被汗水打湿的床垫子,身上骤然迸发出惊天的杀气,“我已经警告过你,还敢对我堂妹下手,去死吧!”

    “大哥,误会!完全是误会!”

    天赐欲哭无泪的道。

    “受死吧!”

    宁远手腕一抖,一把亮晃晃的短刀直奔天赐要害疾刺而来。

    “妹的!你动真格的啊!”

    “都说了是误会啊!”

    天赐吓了一跳,连忙闪身躲避。

    宁远双目如电,冷哼道:“是不是误会,去跟阎王讲吧!”

    见他蛮不讲理咄咄逼人,天赐的怒火也腾的上来了,之前看到神器和入手的温软,引发的邪火也一并融了进去,拧身冲上去跟他大战在一处!

    若在屋外开阔地,宁远或许还能仗着家传刀法沾上一点便宜,可是此时在屋内,小范围的腾挪躲闪和拼刀,他哪里是天赐的对手?

    不过两个照面,他手中的匕首就被暗天使的微笑卷住,横着甩飞出去,接下来就完全变成了天赐的主场,李氏蛇拳、迷踪拳、闫氏太极拳、五禽戏之类的拳法信手拈来,毫无保留的招呼在宁远身上!

    屋外乒乒乓乓打的火热,在隔壁屋子的宁可可吓了一大跳,换好衣服慌忙的冲出来,就看到了让她毕生难忘的一幕。

    平日白衣胜雪,让无数古武家族少女芳心荡漾的堂兄宁远,此刻被天赐堵在客厅的角落里,一顿老拳打的鼻青脸肿,就连平日引以为傲的护体罡气,都被打的找不着影了。

    “住手!快住手!”宁可可惊声大叫道。

    “男人间的事,你别插手!”宁远倔强的大喝道。

    “男人之间是吧?”

    天赐打的兴起,一个黄氏迷踪拳,打的宁远眼前直冒星星,顺势冲过去,像个小流氓似的抓住他的头发,按在地上就是一顿胖揍。

    宁远也是硬气,被打的满脸开花,爹妈都快认不出来了,硬是吭都没吭一声,最后还是宁可可看不下去眼,小破母鸡似的,生拉硬拽把天赐从堂兄身上拽了下来。

    “堂哥,天经理,你们两个好好的发什么疯啊!”宁可可几乎抓狂的道。

    天赐甩了甩手上的血滴,冷哼道:“找你堂哥去,一开门就跟疯了似的动刀动枪的,要不是我身手了得,早就被他弄死了!”

    “丫的我警告过你不准对老妹出手,你还敢乱来,我不弄死你才怪!”宁远吐了口血水,怒声道。

    “妹的!老子乱来个屁!都说是误会了,你还在那咄咄逼人!”天赐越说越来气,起来就要过去收拾他,却被宁可可死死的拽住胳膊。

    仓促间宁可可根本没注意,情急之下竟把他的手臂夹到了雪峰的沟壑之中,又羞又急的道:“堂哥不知道什么情况就别乱说,天大哥是帮我用五禽戏古武手法按摩,根本没做你说的那种事啊!”

    “床都湿了那么一大片,当我是三岁孝好糊弄呢?你再看看你把他胳膊都放哪里了!”宁远愤怒的咆哮道。

    天赐一脸的无辜的收回手臂,郁闷的道:“谁知道按个摩就能按出这么多汗啊!”

    宁可可被他们双簧似的对白,说的俏脸殷红如血,都快有血滴从毛孔里渗出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