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御房有术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怕遭报应?

时间:2019-02-25作者:方尖塔

    ,!

    看着一个个手持铁镐、锄头和钢棍的工人,郑依依吓得俏脸煞白,不过骨子里那股正义感依旧支撑着她,义正言辞的喝道:“我是大华日报的记者,你们要是敢乱来,等着受法律的制裁吧!”

    “去尼玛的记者,把手机给我抢过来,反抗就弄死她!”中年男人凶相毕露,厉声大喝道。

    看一大群男人凶神恶煞的扑过来,郑依依吓得尖声大叫,慌忙向后退去。

    “我还以为大记者真不知道害怕呢!”天赐无奈的摇摇头,噌的从平台跳了下去。

    冲在最前面的干瘦工人,一身的匪气,抡起铁棍就向郑依依的手机砸去,她若不撒手,一只白嫩的手掌都得被砸个稀巴烂。

    手掌和手机,在关键时刻她竟然选择了后者,猛地一转身,将它护在胸前,美眸紧闭着,无助的等着承受那致命一击。

    嘭!

    闷响声响起的刹那,郑依依吓得魂都快散了,可是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反倒是身后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嚎声。

    她惊疑不定的转过身,就见一个挺拔的背影挡在前面,刚才抡铁棍的家伙飞出去五六米,脑门被砸的哗哗淌血。

    “玛德,臭记者还敢打人,都给我上,往死里打!”领头的中年人怒声大喝。

    十几个工人抡着家伙,大喊着冲了过来,郑依依吓得身子都有些发抖了,本能的躲在那挺拔身影的背后,歉然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几个混混而已。”

    天赐笑着冲了出去,铁锹、铁镐呼啸着将他的身影淹没了。

    “不要!”

    郑依依吓得惊声大叫,痛苦的捂住眼睛,却只换回那些人嚣张的大笑,。

    不过很快他们嚣张的笑声就戛然而止!

    唉呀妈呀!

    我艹!

    ……

    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传来,并不像是天赐的声音,郑依依惊疑不定的睁开眼睛。

    本应该被打的头破血流的天赐,此刻宛如一个潇洒自若的世外高人,在人群中不停快速的穿梭,每出一拳或是一脚,必定会有人惨嚎着倒飞出去。

    “给我去死!”

    被踹倒在地的中年人,趁乱爬到天赐身后,抓起一把铁锹,怒骂着向天赐脑袋砍去,如此近的距离别说反击了,就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小心!”郑依依连忙大声示警。

    天赐闻声头也不回,左臂猛地一架,志在必得的铁锹被嘭的挡住了,中年人只觉得虎口巨震,铁锹竟然直接脱手而飞。

    没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呢,本应被打断胳膊的天赐,拧身就是一个回旋踢,嘭的一脚把他踹飞出去好几米,像破布口袋似的掉在地上,哼哼唧唧个不停。

    几个怒吼着扑过来的工人,被这一幕吓得有些发懵,被天赐一脚一个全部踹倒唱征服了。

    偌大的院子,十多号手持器械的工人,此刻竟然一个站着的都没有!

    郑依依完全惊呆了,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位平日带着阳光微笑的大经理,出手竟然如此彪悍,那些电视里的格斗专家都比他逊色多了。

    天赐俯身捡起来把铁锹,神情不善的扫了一圈哀嚎翻滚的家伙,吓得他们一个个都憋了回去。

    “你们天天做这种恶心人的东西,就不怕自己家人吃到?就不怕遭报应?”天赐厉声斥责道。

    那中年人捂着裆部,强撑着道:“大爷,现在市面上很大一部分烤肠都是这么做出来的,我不做还有别人做啊。”

    “你们这种垃圾我见一个收拾一个,还不快点滚过来,把你们肮脏的勾当都交代出来,要不袭-警这一条罪状就够把你们都判十年八年的了!”天赐凑兜里抽出辅警的证件晃了晃。

    院里光线并不好,那些家伙看到证件上的警徽,就都吓得魂不附体了,领头的中年人自知今晚逃不了,为了争取宽大处理,顾不得下身钻心的疼痛,哼哼唧唧的凑了过来。

    天赐转过身,看郑依依石化一般定在原地,美眸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不由轻笑道:“大记者别发愣,剩下的交给你了。”

    郑依依这才回过神来,深吸口气平复了激荡的情绪,拿着手机按下了录音键,冷声道:“先从你们这些病死牲畜的来源讲起吧!”

    中年人哭丧着脸,把自己如何以超低价,在养殖惩农户收购病死的牲畜,用加工设备制成毒香肠,再贴上各大名牌商标,批发卖到市场的事,都统统说了一遍。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郑依依不愧是记者里的精英,敏锐的捕捉到里面隐藏的信息,“你没什么文化,绝对想不出用这么先进的法子赚黑钱,说说你是跟谁学的!”

    “这……”中年人面露难色,吞吞吐吐的不想说。

    天赐见状示意郑依依关了录音,才冷笑道:“黑加工作坊主被抓到也就判个劳动教养一至三年,要是把袭警和重伤害罪加进去,你恐怕下半辈子都在里面吃牢饭了!”

    嗡!

    中年人脑袋一下子大了一圈,什么顾忌犹豫都被扔到了脑后,颤声道:“警察同志,记者同志,我说,我全说啊!”

    “哼!软骨头,说吧!”郑依依冷哼道。

    “其实我们都是给人打工的,大老板在五区四县和邻近的大安市,开设了十多个肉食加工厂……”

    中年男人一番话,听得天赐眉头直皱,十多家这种规模的肉食加工厂,每天得流出多少坑人的劣质香肠,又有多少无辜的市民群众被毒害?

    “妹的!你们天天赚这种缺德的黑心钱,就不怕被天打五雷轰?”天赐越想越气,上前嘭一脚把他踹翻在地。

    郑依依苦涩的道:“他们这些人完全被金钱蒙蔽了双眼,为了赚钱不惜一切手段,现在神州像他们一样浮躁的家伙大有人在,苏丹红、染色茄子、老汤精什么的还少么,难关有外国人在惊呼,现在神州已经进入互相伤害的时代……”

    “怎么会这样?”天赐皱眉道。

    “首先各地的工商部门,对食品安全都不太重视,再者目前的法律对这种黑加工作坊的经营者,判罚力度过小,大不了关三年,出来了换个地方接着做。”郑依依无奈的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