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御房有术 第一百二十二章 如烟往事(祝大家新春吉祥

时间:2019-02-25作者:方尖塔

    ,!

    目送她带着邹林等人出了酒店,天赐才回到包间,晓玲和清婉正在低声聊着什么,理查一见他回来兴奋的站了起来,“丘比特先生,你刚才的就是中国功夫?”

    “算是功夫的皮毛吧。”天赐谦虚的道。

    “收我做徒弟吧,我保准勤学苦练!”理查兴奋的直搓手。

    晓玲听了没好气的道:“理查你要是拜师了,以后我和你见到清婉不得叫师娘啊?”

    李清婉悄悄看了一眼天赐,看他也在那跟着没心没肺的笑,俏脸愈发绯红了。

    “你们神州人的称呼太奇怪了。”理查无奈的叹了口气。

    说笑间,服务员将酒菜端了进来,四人再次落座推杯换盏,不过理查夫妇第二天就要做飞机回瑞士,他们也没喝的太晚,不到十一点就散场了。

    送走晓玲夫妇,李清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天哥,今天又给你添麻烦了。”

    “添麻烦什么的不怕,下次可不能故意躲着我了啊。”天赐促狭的笑道。

    李清婉俏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怕……让你想起不开心的过去……”

    “有些人有些事,都会永远存在记忆中,每每想起她是一种美好的回忆,也是一种快乐,其实每次看到你,情绪虽然很复杂,但更多的是开心。”天赐感慨的道。

    李清婉抬起头,美眸深深的凝视着他,见他同样坦诚的看着自己,一时间芳心大乱,欣慰之余,温柔的道:“天哥,我能知道些她的事吗,以后我会扮演好她的。”

    “清婉,我并不是想让你替代谁,或者扮演谁,做最好的自己就好了。”天赐溺爱的揉了揉她的秀发。

    揉着顺滑的秀发,曾经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天赐望向清婉的目光变得异常的温柔,似乎有着无尽的思念和爱意要传达。

    李清婉迎上那可以融化冰雪的温柔眼神,不由得芳心巨震。

    她根本想象不出来,这是一个平日整天嘴角挂着微笑,面对着一群彪形大汉依旧强势无比的人,所能流露出来的温柔。

    “走吧,我送你回去。”天赐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讪笑着收回了手,对远处驶来的出租车挥挥手。

    没等车停下呢,天赐就觉得自己的手被一双柔滑的小手握住了。

    “陪我走走吧,喝这么多酒回去,会被老爸老妈说的。”李清婉柔声道。

    “大海叔还挺厉害啊~”

    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清婉鼓起勇气,将他的胳膊挽着,沿着路向家溜达。

    一路上两人没有什么言语,只是彼此静静的享受着那种回荡的淡淡情谊。

    这不是友谊,也不是爱情,亦或者是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融合产物。

    街道两旁的霓虹灯映照下,在空荡荡的马路上漫步的两人,仿佛在这一刻陷入时间静止,或许在这一刻,李清婉更希望时间能真的永远定格,只有这样,才能永远陪伴在他的身旁。

    是感激?是爱情?

    李清婉一遍遍的问着自己,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开始认真思考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赐轻叹口气,有些悲伤的道:“她曾经是一名医生,医术高超而有爱心,不过她很不幸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为了保护他,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果然……”李清婉心中暗暗呢喃,挽着天赐的手愈发轻柔了。

    “我们度过了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可是随着她的离去,我的世界坍塌了,所以我选择了自我放逐,来到她的故乡,生活在大华这座美丽城市,感受她曾经呼吸过的空气,生活过的环境。”天赐说着,抬起头仰望星空。

    借着霓虹的照耀,李清婉发现他的眼眶中有晶莹的泪珠,却苦苦忍着没有落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那颗始终未曾落下的泪珠,却如一柄尖刀,狠狠的刺在李清婉芳心最柔软的那一处,痛得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明明只是一个跟她毫不相干,悲剧似的爱情故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生出了一种感同身受的共鸣,汩汩的清泪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这不是友情,也不是爱情,更也不是同情,莫名强力情感涌上来的刹那,她那双挽着天赐的手臂张开,死死的抱着他,俏脸贴着他滚烫炙热的胸膛,生怕他从自己身边消失。

    天赐在这一刻,压抑在心底很多年的思念彻底的爆发了,一双大手紧紧的将她也揽入怀中,没有一丝的情和欲,只是默默享受着这种久违的拥抱,久违的感觉。

    在这一刻,那笑颜如花,温柔可人的白衣天使,跟怀中的李清婉融合了,他明知道怀里不是她,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却如此的相像,让他舍不得松开怀抱。

    不知道过了多久,几辆飞速狂奔的摩托车呼啸而过,才把紧紧相拥的两个年轻人惊醒,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手臂。

    李清婉美眸凝视天赐,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拥抱的男人,有些忐忑的道:“以后我可以常见你吗?”

    “当然了,我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想见就见呗。”天赐轻笑道。

    不知道为何,他此刻心中说不出来的轻松,似乎在刚刚那一次拥抱后,心底那道无形的枷锁裂开了一条缝隙。

    “哎呀!天都蒙蒙亮了,回家不得被老爹老妈骂死啊~”李清婉忽的惊声道。

    天赐抬头一看,天果然已经放亮了,刚才那一个拥抱感觉没多久,可现在看来竟然有好几个小时。

    “爱因斯坦大叔的相对论,果然有点道理啊。”天赐嘿嘿笑道。

    清婉俏脸微红的道:“咱们赶快回去吧~要不然真的被骂死啦~”

    “好嘞。”天赐笑着揉了揉她的秀发,大手搭在她的香肩,缓步向家溜达。

    李清婉的家在龙中小区,离花海公寓并不远,是一个有些年头的老小区,原本是大华物业服务的范围,天赐曾经还到小区检查过卫生和安全。

    将佳人送到楼下,天赐轻笑道:“连走带站了一夜,回去赶快好好休息吧。”

    “嗯~”

    李清婉乖巧的点点头。

    孩子出去聚会一夜未归,李大海夫妇担心的不得了,本想打电话的,没想到她走的匆忙把手机落家了,他们两口子整晚都没休息好,轮番趴在阳台上盯着。

    “老婆子快看!宝贝姑娘回来了!”李大海低声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