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御房有术 第六十五章 喝倒一片

时间:2019-02-25作者:方尖塔

    ,!

    天赐看了他一眼,淡然道:“幼稚。”

    “什么!你敢说我!”小个子气的火冒三丈,刚要动手,就被郑可用眼神制止了。

    “走着瞧!一会有你丢脸的!”小个子悻悻的道。

    进了酒店,前厅经理微笑着领几人到一楼里侧的檀香山包房,天赐进去一看,里面已经坐满了六桌人,只有最中间的一张桌子只坐了两个人,一个长相甜美的长发妹子,另一个竟然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清婉你怎么才来啊,快过来坐。”那清纯妹子惊喜的站起来,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看她们那发自内心的笑,天赐和那个洋人也有些受感染,友善的打了招呼。

    “清婉和他男朋友来了,人已经齐了,咱们聚会就正式开始吧。”郑可笑着招呼后进来的人都在中间桌子坐下来。

    天赐随意的扫了一眼桌上这些人,不由的笑了,郑可和那个最能叫嚣的小个子,还有几个拜金女和她们不知道多少任的男朋友,把他和李清婉包裹在中间。

    若不是有晓玲和她男朋友理查挡一道,恐怕无论天赐坐在哪一边,那个叫郑可的家伙都会坐在她的另一侧。

    “时光荏苒,大家已经毕业三年,再有一年就要再次离开大学,步入社会的各个岗位,今天……”

    郑可作为召集者和主持人,热情洋溢的说了一大通,赢得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对这种没什么营养的废话,天赐也懒得听,随意的扫了一下屋内其余六桌的人,不由笑了。

    这些来聚会的同学,显然都精心准备过,男的不论帅不帅,腕上都带块价值数千至几万不等的手表,耀眼的金链子、名牌衣服什么的,更是不可缺少的存在,女人也是,钻戒、名表、名牌衣服和包包,几乎都成了标配。

    对此,天赐倒是很理解。

    或许今天来聚会的人中,有一些像郑可这类心怀叵测的家伙,但是绝大多数同学精心准备来这,吹着一些无伤大雅的牛,只是想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示给同学,告诉他们我还好,不用担心我,至于背后那些辛酸,那些苦累,都被他们悄然掩饰起来。

    哗哗哗~

    热烈的掌声打断了天赐的沉思,抬头一看,这位毫无文采的阔少爷,终于完成了他裹脚布一般又臭又长的演讲,正式开饭了。

    许多年不见的同学们,在这一刻开始放松的交流,清婉跟闺蜜开心的聊着,天赐端杯随意的抿了一小口酒。

    小个子见状眼睛一亮,对旁边一个跟张涛体型有一拼的胖子使了个颜色,他顿时会意,倒了一杯二两半的白酒。

    “清婉是我们高中的校花,无数男同学的梦中情人,这位兄弟能有幸跟她交往,真是羡慕死我了,我敬你一杯!”胖子的声音不比张涛小多少,顿时将周围同学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正戏这就开始了么?”天赐心中暗叹口气。

    “我先干为敬!”

    胖子咕咚一口将52度的白酒干了,赢得了一阵掌声。

    李清婉偷偷拽了拽天赐的衣角,轻柔的道:“彭湖是我班特能喝酒的同学,平时一斤半白酒都没事,你别跟他拼了。”

    天赐轻轻拍了拍她的玉手,淡笑着举杯,“独占花魁,该喝!”

    咕咚!

    天赐一口将二两半白酒喝了下去,俊朗的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红色,眼神都变得有些迷离了。

    清婉心下暗自焦急,早知道是这种鸿门宴她肯定不会带天赐来的。

    澎湖见他有些醉态,心下暗喜,之前郑公子可说了,灌一杯酒给他五百块,眼珠子骨碌一转,又倒了一杯。

    “清婉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作为同学,也替他由衷的感到开心,来来,我敬你一杯。”澎湖举杯对李清婉道。

    李清婉面露难色,刚要端杯跟他意思一下,就被天赐淡笑着拦下了,“我家婉儿酒量不好,这杯我替她喝了。”

    天赐说着,咕咚就是一口,将它喝个滴酒不剩,眼神随之变得愈发迷离了。

    “哇哈哈!一千块到手了!”

    澎湖心里这个爽啊,乐呵呵的把酒干了。

    见天赐不到五分钟,就被灌了半斤烈酒,清婉急的有些坐立不安,忽的觉得一根热热的手指,在手背上轻轻滑动。

    “天哥你喝醉了……”

    清婉俏脸粉霞飞舞,以为他在借着酒劲轻薄自己,几次想抽回手,可一想他是为了自己喝那么多的,也没忍心。

    可很快她就发现不对劲了,那根手指移动的轨迹似乎很有规律,默默感受了一下,才知道他在写“我没事”。

    校花的男朋友明明酒量不好,开场就干掉两杯白酒,一些不明就里的同学,也被点燃了热情,聚会的气氛一下子就上来了,干杯之声此起彼伏。

    郑可心中冷笑,对身边的人使了个颜色。

    “清婉找了个如意郎君,我也替她开心,来咱们喝一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同学吃吃笑道。

    “好!”

    天赐二话没说,举杯再干。

    “自古英雄配美人,这位大哥喝酒当真有英雄气概,我敬你!”

    ……

    中间桌上的男男女女,除了晓玲和男朋友,都对天赐轮番轰炸,可是敬了几轮,他连喝了十多杯二两半的白酒,可是他竟然越喝越清醒。

    几轮过后,那群敬酒赚外快的家伙,一个个喝的丑态百出,最后上来抢功的小个子,更是喝的差点就要喷出来,捂着嘴,像个跳马猴子,一溜烟跑到包间的厕所大吐特吐。

    他的女伴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不过看在名牌包包和手表的份上,还是跟过去照顾了。

    刚刚悲剧了一个,中间桌居心叵测的家伙们,一个个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就连号称最能喝的澎湖都怂了,赚外快虽然好,可是在这么多同学面前丢人,那就得不偿失了。

    安排的人吐的吐,怂的怂,郑可气的脸色铁青,心中把澎湖他们骂了不知道多少遍,对一旁桌的跟班使了个眼色。

    “各位同学,咱们时隔三年才相聚一回,今天……”

    没等他说完呢,吐得稀里哗啦的小个子,一步三晃的回到桌子上,啪的猛地一拍,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