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御房有术 第五章 竟然是真的?

时间:2019-02-25作者:方尖塔

    ,!

    “算你跑得快!”

    吓跑了二狗,天赐随手将棒子扔在一旁,忍不住笑了,把那么离谱梦迁怒给一条狗,自己难不成被那个大师也给搞得神经质了?

    公寓内外的垃圾都清理干净,经过一夜微风的吹拂,整个小区的异味淡了许多,睡意全无的天赐,索性绕着公寓内外转悠起来。

    此时静下心来,他才发现这处公寓不但破烂不堪,建筑布局也很成问题。

    十栋扇形的楼体,彼此紧凑的拼接在一起,从外观看就像一栋巨大的圆形建筑,只在门卫室旁边留了一个大门,看起来倒是很规整,可是里面的问题大了!

    天赐在大华物业当过安全管理人员,从安全管理角度来讲,这么布局绝对是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一旦发生火灾,势必会火烧连营,到那时恐怕只有靠近大门的居民才能侥幸逃出火海。

    小区三年没有人好好打理,建成时配备的那些灭火器材早就过期了,消防沙箱和工具更是一点都没有,至于喷淋系统就更不用想了,如果发现火情,根本没法子救援!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的眉头微皱,自己签了那个该死的合同,就是这个物业的第一责任人,若是发生火灾或者群死群伤事件,肯定是第一个被抓起来的!

    “怎么办?一个八公斤的灭火器都得上百块,单凭剩下的那点钱,就算只是换粉也不够啊!”天赐一时间愁眉不展,再也没溜达的兴致。

    呱呱~

    就在这时,几只黑黢黢的乌鸦叫着飞进了小区,更是给他心头添堵。

    乌鸦在原本进食的‘垃圾场’上空盘旋了两圈,发现食堂竟然被人一窝端了,气的又是一番大叫。

    天赐耳边忽的响起一个腔调很怪的声音,“别在那耗费时间,这边有人要死的味道,快来等着开饭。”

    “谁在说话?”他吓了一大跳,连忙四下观瞧,可是公寓内外根本没有半个人影。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回应他,那些刚刚飞入院子的乌鸦,倒是扑棱棱拍打着翅膀,飞向a1栋三楼一个敞开的窗户,落在窗台之上,眼睛亮闪闪的盯着屋里。

    “难不成是它们在说话?”

    天赐忽的想起昨天晚上那个怪异的梦,用力的揉了揉眼睛,那些黑乌鸦此时已经在窗台上站成一排,还在不断的讨论人类尸身上哪个部位最合口味。

    “妹的!不会真有人要死了吧!他要被乌鸦分尸了,这小区估计这辈子都别想收物业费了!”

    他心里咯噔一下,也没工夫再纠结自己为什么能听懂乌鸦说话了,慌忙向那家拽跑去,二百多米的路,完全是冲刺的速度。

    嘭嘭嘭……

    天赐气喘吁吁的用力砸门,过了几分钟,房门终于打开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拉开一条门缝,警惕的向外边看了一眼,就懊恼的道:“一大早就来收物业费,你缺不缺德啊,小区管成这……”

    “阿姨我不是来收物业费的,刚才我在楼下遛弯,听你家北面屋子传来一个重物倒地的声音,特意来看看的。”天赐连忙解释道。

    “收起你那套把戏吧,小区这么差,物业费我肯定不交!”那女人说着嘭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或许真是昨天没睡好,出现幻听了。”天赐自嘲的笑了笑,转身向楼下走去。

    刚走没几步,身后的门呼啦一下开了,那中年女人神色慌张的跑出来,声音都带着哭腔,“快帮忙啊,我爸快不行了,咱们送他去医院!”

    “竟然是真的?”

    天赐脸色顿时变得很精彩,连忙转身冲了上去,跟着那女人快步进了屋子。

    一进屋就见北侧小屋地上仰天躺着一个面色惨白,嘴唇发紫的白发老人,那些在窗台等着进食的乌鸦早就被吓跑了,正不甘心的在窗外盘旋。

    他一眼就看到老人掉在身边的药瓶,连忙跑过去倒出来几颗救心丸,撬开他的嘴喂了下去。

    在大华物业安全培训学的急救措施,这一回可是派了大用场,天赐将老人的身子缓缓的放平,将睡衣的扣子解开,才掏出电话拨了出去,“120吗?黎明湖畔花海公寓,a1栋1单元302有心脏病突发患者……”

    挂断电话,天赐看了眼六神无主的中年女人,轻声安慰道:“阿姨您别着急,老伯现在脸色比之前好多了,一会救护车就到。”

    看着父亲呼吸渐渐平稳,脸色也好了许多,她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愧疚的道:“刚才误会你,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没事,您这算脾气好的了,要是有谁大早上就砸我的房门,恐怕早急眼了。”天赐露出阳光的微笑。

    十多分钟后,医院的急救人员赶到了,带队的那个个头高挑的女医生带着白口罩,根本看不清容貌,见病人应急救援措施做的很到位,美眸赞许的看了眼蹲在旁边天赐,组织人手将老人抬上了救护车。

    中年女人临行前感激的道:“酗子这次多亏你了,等我爸脱离危险,我就回来把物业费交上。”

    那个带队的女医生好奇的的看了眼天赐,默不作声的带着救护车朝医院风驰电掣而去。

    救了个人,又有如此意外收获,天赐的心情大好,不过很快一个大大的疑问涌了出来。

    既然那老人确实有生命危险,那么听到那群乌鸦说话,肯定就不是幻听了,岂不是说昨天那个梦是真的?

    他将信将疑的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听了二十年的鸟叫声,此刻竟然能听明白它们的意思,什么今天要下雨,黎明湖畔飞虫多之类的。

    天赐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一路小跑来到中间的塔楼,在破烂堆里找到了二狗,这家伙显然喝多了,仰面朝天的呼呼大睡,两个猪蹄似的爪子还捧着个空酒瓶。

    看着憨货醉酒的熊样,他就一阵好笑,伸腿踢了踢,“喂!起床了!”

    二狗不耐烦的汪汪了几声,大致在说:“别吵,有事找老头子去。”

    “难不成那所谓的抽奖都是真的?”天赐心中微动,决定找糟老头子问个清楚,不过在这之前,值班室里还有个麻烦事等着解决呢。

    他拎着两份早餐回到值班室,刚推开门,只是匆匆一瞥,体内的血液就沸腾了,手一颤,拎着的早餐差点没掉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