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旧欢新宠:老公爱不停 209徐霆舟你不要欺人太甚

时间:2018-02-20作者:芥末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深蓝夜色下,一辆黑色豪车疾驰过大片葳蕤竹海,进入徐家偌大的前院。

    徐锦豪在客厅听见院子里传来的动静,起身走出客厅,望向门外从容往屋内走进来的徐霆舟,等他近了才说:“去书房谈吧。”

    徐霆舟跟在他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

    他带上门,转身望着已然走到一组沙发上坐下的老爷子,头顶水晶灯打落下的白色灯光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有种病态的寡白。

    他走过去,淡声开口:“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些事就算柯薇不说,也迟早有一天会从其他人口中说出来,您又何必执意隐瞒?”

    徐锦豪眼皮微抬:“你刚才在电话里说她坐牢是罪有应得,就不怕天打雷劈遭天谴?”

    徐霆舟不以为然:“如果真有天谴,这个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作恶多端的人了。”

    “哼!我知道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对自己的身世耿耿于怀,可她那时毕竟年轻,自己都还是孩子的情况下怀孕生子已经是迫不得已,你不能怪她,要怪也只能怪我以前太过纵容她管教无方。”

    “我不怪任何人,只是就事论事。”徐霆舟神色不便,语气依然平静。

    “您知道她为什么至今仍肆无忌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么?因为她知道有您的庇护,不论她做什么,哪怕罪恶滔天,您也会保她周全不让她陷入牢狱之灾。”

    “你的意思是要我眼睁睁看着她身陷囹圄而无动于衷?”

    “那是她触碰了法律底线该受到的惩罚。”

    徐锦豪神色复杂的望着徐霆舟,好一会才重新开口:“你是我一手栽培出的家族继承人,之前我一直很欣赏你理智冷静的处事风格,但我现在觉得你理智冷静得有些冷血。她是你什么人?你居然这么铁石心肠?”

    最后一句话徐锦豪几乎是疾言厉色,可徐霆舟仍旧不为所动,只是转开了视线望向一整面书墙。

    “您从小教导我不要感情用事,可您自己却屡屡感情用事一错再错。”

    徐锦豪被他噎得一时语滞,狠狠皱着眉头,顿了顿才说:“不论如何,你这次务必要听我的和戚星离婚,否则徐家一定会大乱。”

    “恕难从命。”

    他话一落,徐锦豪双目瞪过来,眼中蓄满震怒。

    他收回落在书墙上的目光面无惧色望着他,说:“您当真以为柯薇会因为我和戚星离婚就善罢甘休替您守口如瓶?她只会变本加厉要挟您更多。”

    “那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先暂时封住她的嘴了,总不能杀了她!”

    “这可不像是您一贯的作风。”

    徐锦豪再度用力‘哼’了声,问他:“那你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我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她主动向二叔认错求他原谅。”

    徐锦豪一听怒气又涌上来了:“你觉得你二叔会原谅她吗?嗯?你让她主动坦白还不如直接把她送去监狱!况且我徐家也丢不起那么大的脸!”

    徐霆舟缄默,当年的事已经成了插在老爷子要害上的一根刺,一经碰触就像是要了他的命似的,难怪柯薇的要挟对他那么凑效。

    他知道不论他说什么老爷子都听不进去,只一心想保全徐家的颜面,所以也不打算多说。

    “是佑佑重要还是脸面重要,您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这句他也不等老爷子回应就离开了。

    从祖宅出来,他并没有立即回锦豪一品,而是去了锦豪公馆。

    柯薇正在收拾东西,一个小时前她回到锦豪酒店时被前台通知必须在凌晨之前结账离开,不许继续住在酒店。

    她知道这是徐霆舟的意思。

    门铃响起,她以为是来催她离开的酒店工作人员,沉着脸没什么好脸色地打开门就说:“不用你们催我会尽快离开!”

    话落才看清楚门外的人是谁,欣喜喊道:“阿舟?怎么是你?”

    她惊喜的目光落在那张让她魂牵梦萦的俊容上,心却突沉,因为那张往常一贯冷峻的脸上此时此刻写满了厌恶和嫌弃。

    她心里打了个激灵,终于意识到徐霆舟来者不善。

    她被那两道冷厉如冰的目光盯得浑身寒毛直竖,却故作镇定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徐霆舟冷眼望着她,语气冰寒:“信不信我让你们柯家走上绝路,在美国无法立足,回到国内也无法生存?”

    柯薇脸上血色顿失。

    她知道徐霆舟有这个本事,这次他是真的动怒了,不会再只是口头上的警告而已。

    她想起远在美国的父母,心颤了颤,喉咙发干的咽了咽口水说:“我做的事和我家人无关,你凭什么报复他们?”

    “我的事也和我的家人无关,你又凭什么去要挟他们?”

    柯薇被他反问得哑口无言,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神经质的低声喃喃说:“是你逼我的,如果你早答应和戚星离婚,我也不会找上伯父去摊牌。”

    “你简直让人作呕。”徐霆舟没什么情绪的吐出一句,又说:“天亮之前如果还让我发现你在郡城,我绝对说到做到,让你生不如死。”

    他说完不再看她,转身留给她一道冷漠的背影。

    “徐霆舟你不要欺人太甚!”柯薇冲着他的背影怒吼。

    徐霆舟没有丝毫回应,很快消失在她的视线内。

    柯薇双腿发颤地靠在门板上,耳边忽然听见手机响。

    她走回床边,拿过放在矮柜上的手机,是来自美国父母家的来电。

    她不知怎么地心里有种强烈的不详感,果然一接听就听母亲在电话那端焦灼的哭哭啼啼:“薇薇你快回来,你爹地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刚才他公司的经理打电话给我说你爹地被警察带走了,我现在一点主意都没有……”

    犹如晴天霹雳,柯薇整个人都僵住了,完全做不出任何回应,脑海里却蓦地浮现出‘徐霆舟’这三个字。

    她知道,父亲莫名其妙被美国警察带走一定是徐霆舟为报复她而做的手脚!

    徐霆舟!她咬牙切齿地默念这个名字,神色狰狞。

    挂断母亲的电话,她静坐了十来分钟才重新拿过手机,拨通一组号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