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首席暖妻很深情 第263章:巧克力锅

时间:2020-02-29作者:顾西冽宋青葵

    寒风凛冽,夜空里又开始飘下了雪花。

    回去的路上,车内一如来时的安静,可是气氛却隐隐有些不一样了。

    陈苏木一直盯着宋青葵看,看她还泛着红的眼尾,眼里裹着探究还有一些莫可名状的情绪。

    是什么样的女人呢?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上一秒还在台上要人性命,下一秒就在街边痛哭失声。

    他的手不自觉的抬起,想要去拨弄一下宋青葵的发尾,手机忽然响了,有人发了一条短信给他。

    陈苏木拧着眉,‘啧’了一声,不甚耐烦的掏出了手机,只看了一眼,脊背便悄悄挺直了。

    他看了一眼宋青葵,宋青葵正在闭着眼似是睡着的模样,便拍了一下司机的肩膀,示意他变道。

    已是临近傍晚,天空灰蒙蒙的,雪花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车子下了一个陡坡,整个车身都抖了一下,宋青葵一下被震醒了,她眨了眨眼,看了一眼窗外,声音尚带着嘶哑问道:“到市区了吗?”

    陈苏木递了一瓶矿泉水给她,“嗯,到了。”

    宋青葵倒也不矫情,接过水喝了两口,脑子清醒了一些,再往车窗外看的时候,眉眼冷漠了一些,“不是让你送我去红旗路吗?这是往哪里走?”

    陈苏木正在打手机游戏,游戏里厮杀的声音格外激烈和吵闹,他头也不抬的回道:“别明知故问了,这路你应该很熟悉才对。”

    正说着,车子便停了下来。

    不远处,两个人影静静的等在那儿,是陆燃和段清和。

    陈苏木看着宋青葵,眼里含着讥诮,“下车啊,难不成还等人抱着你下车啊。”

    宋青葵一时无话,一口气闷在胸口,气冲冲的开门下车。

    她走向段清和,言语很不客气,“段清和,你又想干什么?”

    “青葵,你先等等,我有事跟陈苏木说。”段清和温和而又坚定的打断了宋青葵的话。

    陈苏木一听这话高兴了,眉开眼笑的凑到段清和面前,“哥,你要跟我说什么?”

    坐在轮椅上的段清和朝他招了招手,“你下来一点儿。”

    陈苏木腰身往下躬了一点儿,很听话。

    下一瞬,‘啪’的一声,段清和抬手就狠狠扇了他一巴掌。猝不及防之下,陈苏木被这力道扇得脚下都打了一个踉跄。

    发丝散乱的遮住了他的脸颊,耳垂上的流苏耳环晃动着,陈苏木猛然回过头,大声的朝着段清和吼道:“哥!”

    愤怒、恼恨,还有委屈。

    一声轻哼从段清和的鼻腔里溢出,他看着陈苏木,眼眸平静无波,“陈苏木,我说过,不要在宋青葵的身上动歪脑筋。”

    “我没有!”陈苏木像个小孩儿一般,不服气的大声反驳。

    段清和并不理会他,只是朝着宋青葵示意,“进屋吧,外面冷。”

    宋青葵脚步未动,摇头,“清和,我要回去了。”

    陆燃搭着话笑道:“进去吧,夏音离和段知鱼她们都在里面,就等你呢。”

    话音还未落下,夏音离和段知鱼就从门口跑了出来,两人一左一右的抱着宋青葵,“快进去,在外面呆着干什么,我们做了巧克力锅和热可可,你不是最喜欢了吗?”

    宋青葵唇微动,却是再也没有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巧克力锅啊,她好久都没吃了。

    几个女人进去后,陈苏木像是憋不住了一般,带着哭腔朝着段清和吼道:“哥,你怎么能这样?一次两次都为了这个女人教训我,凭什么啊!我才是和你一起长大的人!”

    段清和的眼眸很冷,他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你的自作主张,你让她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人。陈苏木,看来平日里是我对你太容忍了,所以你才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胡来!”

    陆燃忙打着圆场,“清和,他这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教训一下就得了,我以后会好好看着他的。咱今天就不说了吧,青葵还在里面等着我们呢。”

    段清和这才作罢,别过眼不再看陈苏木,自顾自的摇着轮椅进了大厅。

    陆燃拍了拍陈苏木的肩,“记吃不记打,上次我就提醒你了,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陈苏木挥开他的手,“关你屁事儿,滚开!”

    餐桌上正煮着巧克力锅,有人在shu17.cc玩扑克牌,有人在看电视,夏音离和段知鱼拉着宋青葵到桌子旁坐下,“快尝尝,这可是下午从国外运回来的巧克力,味道应该很好的。”

    夏音离拿着一串棉花糖,在巧克力锅里沾了沾,又从冰水里过了一下便递到宋青葵的嘴边,“来,张嘴,啊……”

    宋青葵沉默了两秒,抬眼看向夏音离。

    夏音离眨了眨眼,沾着巧克力酱的棉花糖又朝宋青葵的唇边凑了凑,“看着我干什么?吃啊?你不是最喜欢吃这个了吗?”

    宋青葵眼里微微泛起了红,她问:“赵小满为什么会退学?”

    段知鱼和夏音离对视了一眼,随即段知鱼尴尬的说道:“那谁知道啊?她自己读不下去了呗。”

    “是吗?”宋青葵的视线转移到段知鱼身上,“不是你哥吗?不是段清和让她退学的吗?”

    “啊?”段知鱼有些不解,“我哥?不会吧。”

    宋青葵垂眸笑了一下,似愉悦似无奈,她复又抬眼看向夏音离,“那音离你来说?为什么无缘无故的你们要把赵小满赶出学校呢?”

    夏音离手腕微微抖了抖,她笑道:“说什么呢,我跟她无冤无仇的,我干嘛要赶她啊?”

    “无冤无仇?”宋青葵喃喃重复着这四个字。

    她缓缓起身,带动着椅子shu29.cc刮擦着地板发出刺耳的声响。她与夏音离面对面站着,近在咫尺的距离,近到都能看到彼此眼瞳的颜色。

    “夏音离。”宋青葵叫着她的名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做的事情吗?”

    夏音离唇角不自觉的牵动了一下,“我们做了什么事情啊?小葵花,你不要这样,你这样有点吓人啊。”

    宋青葵轻声说道:“你们总是刻意忘记叫赵小满吃饭,不让钟点工洗赵小满的衣服,心安理得的让赵小满为你们跑腿做作业,让赵小满住北边最小的那间没有窗的卧室,不许赵小满用你们的健身器材,凡是赵小满碰过的东西,你们总会悄悄扔掉……”

    “不要再说了!”夏音离克制不住的打断了宋青葵的话。

    宋青葵却并没有停下,“夏音离,因为你自己曾在深沟里,所以你欺负着赵小满是不是很满足?很有优越感?”

    “我让你不要再说了!”

    “那你倒是告诉我,那封邮件到底是什么?!”宋青葵一把抓住夏音离的衣服,吼了出声。

    那串裹着巧克力酱的棉花糖掉到了锅里,溅起了无数巧克力酱,沾染了整个餐桌,红褐色,像血一样……

    ,content_nu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