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首席暖妻很深情 第247章:把钱给我挣回来

时间:2020-02-07作者:顾西冽宋青葵

    宋青葵将人看了个完全,那张明艳昳丽的脸,男生女相,雌雄莫辩——

    陈苏木。

    周围拥着的人也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谈话的声音,毕竟不是在自己熟悉的地儿,都有些收敛,但是对着片儿警还是有种天然的排斥和不屑。

    大抵知道自己不是啥遵守法纪的好公民。

    周立邦转头对着宋青葵说道:“就是他了,您妹妹打伤的人。”

    陈苏木打断了周立邦的话语,懒洋洋的笑,“警官,你不用介绍了,我们可是熟人,熟得很。”

    周立邦显然有些惊讶,他看着宋青葵面无表情的脸,总觉陈苏木这话像是假得一般。

    片刻后他又连忙打着圆场,“是熟人那就再好不过了,那你们就可以好好商量一下了,总归不是故意找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警官,您不忙吗?”陈苏木又打断了周立邦的话,一手托着腮略显轻佻的模样,尽管他额头上还包着纱布,沁着血,但是这不妨碍他高高在上的态度。

    一点都不狼狈,反而还带着笑,很亲和热络的模样,“警官,说了是熟人难不成您还不信,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好好和小葵花商量的。”

    “小葵花?”周立邦显然对这个称呼不太适应。

    陈苏木点点头,唇齿间将这三个字咬得越发亲昵了,“是啊,熟悉的人都这么叫她呢,这是只有亲密的人才知道的名字。警官,你可以走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们自己知道处理的。”

    周立邦下意识去看宋青葵的模样,依旧是清清冷冷的,虽然看着单薄,但是脸上却不见难堪和反驳,就是静,静得像株初雪下的腊梅。

    宋青葵开口了,她转头对着周立邦说道:“警官,麻烦你了。”

    房间里挤满了人,都是男人。宋青葵站在那儿就像是羊入狼群一般,尤其陈苏木的眼眸一直攥着她,像条毒蛇,浑身都浸满了毒液,却觊觎着果园里最鲜美的苹果。

    周立邦都本能的感受到了危险,他皱着眉有些担忧的看着宋青葵。

    陈苏木头微歪,嗤笑出声,“怎么?我们老朋友叙旧,警官你也要旁听吗?”

    周立邦到底没什么立场,只是对着宋青葵嘱咐了一句,“我就在楼上,有事找我就行。”

    周立邦一离开房间,陈苏木就从椅子上跳下来,朝着宋青葵走过去,很近,也很危险的距离。

    他打量着宋青葵,半晌后像是在评判一般的说道:“我觉得你勾人的本事不小,刚刚那小警察才认识你多久,这就走不动道了,啧……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教教我呗。”

    很是侮辱的语气,但是宋青葵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

    她直截了当的说:“顾雪芽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你有什么怨冲着我来就行,不要难为她。”

    陈苏木漂亮的五官皱到了一起,随后夸张的笑了一声,“小孩子?她已经成年了吧,好像是在读大二?小葵花姐姐,你脑子没问题吧。”

    宋青葵一直看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丝毫细微的表情,她在心里判断着陈苏木这个人和她哥哥牵扯有多大。

    陈苏木是不是她哥哥的人?

    “你这么盯着我干什么?”陈苏木抬起手指看着像是要摸宋青葵的脸蛋。

    宋青葵往后躲了躲。

    陈苏木带着笑的眼睛瞬间就沉了下来,“你躲什么?你以为我稀罕你?要不是清和惦记着你,我早把你绑了卖到墨西哥去了。”

    宋青葵眸光一闪,忽然就笑了,“你试试。”

    显而易见的挑衅和摆在明面上的不屑。

    陈苏木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不是来和我商量的吗?我是无所谓,最近运气不好,反正我脑袋是被砸了不止这一次了,可是我家人不乐意啊,非得找人算账。”

    “她是顾西冽的妹妹,亲妹妹。”宋青葵说了一句。

    陈苏木又笑,摇头,耳垂上的流苏耳环跟着晃动,“那又怎么样?反正我就想让她进局子里蹲着,蹲一天也行,至于局子里发生什么事就不是我能管的了。来,你们给小葵花说说,上次有个婊子得罪了我,进去以后有了什么待遇?”

    一旁的人立马凑上来说道:“嗨,那可是带劲了,进去以后身体都被人捅穿了,出来急救流得血哦,洒了满大街呢。”

    陈苏木见宋青葵不说话,又说了句,“你也可以给清和哥打电话,他的话我肯定是要听的。”

    宋青葵牙齿暗自咬着,“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陈苏木鼓掌,“爽快,很简单,上次在七猎场你让我输了好大一笔钱,你得去把这钱给我挣回来,我心里才舒坦。”

    宋青葵心里一松,“这简单。”

    “诶?这可不简单。”陈苏木又笑,昳丽的脸上有呼之欲出的恶意,“我说了,这钱你得给我挣回来,怎么弄没的,怎么给我挣回来。”

    他慢条斯理道:“明天有场拳赛,我下了重注。”

    宋青葵摁住了想要找顾西冽解决的冲动,一来顾雪芽染毒的事情根本藏不住,一来二去她哥哥的线也藏不住,她总归是要保着哥哥的。

    即使他是个混蛋,人渣,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

    但是,始终是她的哥哥。

    许久后,宋青葵才是回答了陈苏木,“好,我去。”

    “最后一个问题,顾雪芽怎么会伤了你?”宋青葵冷冷的看着你。

    陈苏木笑得灿烂,“我故意的,就是故意的,她那会儿已经玩疯了,可不是送上门来的把柄吗?”

    宋青葵不再理会他,转身就走。

    顾雪芽还没醒,她在病床边站立了许久,静静的看着,看着顾雪芽浮肿的脸颊,透着生腐的气息。

    她打了个电话,一字一顿的问:“兰斯年,你到底想要要干什么?”

    兰斯年依旧在吃棉花糖,“助理给我买了荔枝味的棉花糖,不过我还是觉得草莓味的最好吃,你说呢?”

    宋青葵抑制住自己心里想要歇斯底里的怒吼,“我不想跟你谈论这个。”

    兰斯年笑了一声,忽然很认真地说道:“因为你的心不在哥哥这里了,所以我想要提醒你,你和顾西冽是不可能的。”

    宋青葵浑身颤着,连牙齿都在颤,“所以你让顾雪芽沾了毒品?兰斯年,她是无辜的,跟你,跟我还有那些过往的仇恨都没有关系!”

    兰斯年轻哼,懒洋洋的笑道:“哪里没关系了,她只要姓顾,她就有罪。哎呀呀,你不要生气啊,只是沾了毒而已嘛,又没有让人奸了她,杀了她,这么激动做什么。”

    “兰斯年!”宋青葵终于是没忍住,吼出了声。

    兰斯年忽然不笑了,语调也变得认真起来,“阿葵,哥哥是在帮你呢,帮你理清楚自己的位置,你总归是要回来的,所以你得清醒些。”

    他像一个好兄长,正语重心长的教育着自己叛逆期的妹妹一般,带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宽厚和宠溺——

    “男人嘛,玩玩儿就行了,你回来过后想要哪一款的,哥哥就给你哪一款的好不好?姓顾的,你就别想了。况且,他也不是真心对你的,他今天可不是去法兰克福,他带着他的小情人去纽约了,哦,那个小情人你还不知道是谁吧,司徒葵,是个跳舞的。”

    ,content_nu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