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首席暖妻很深情 第237章:你的手是不是有伤

时间:2020-01-14作者:顾西冽宋青葵

    书籍一页一页翻过,窗外的世界也渐渐都裹成了银白色。

    顾西冽的声音始终平稳又低沉,带起胸腔一阵轻轻的振动。

    宋青葵靠在他的胸膛,一侧耳,便能听到他心脏的跳动声,清晰无比。

    顾西冽念——

    假如我今生无缘遇到你,

    就让我永远感到恨不相逢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宋青葵眼一眨,忽然就有泪意上涌,抑制不住的落下脸颊。

    这是泰戈尔的诗,写给父亲的诗。

    似是心有灵犀,顾西冽停下了念诗的声音,他将书随手放在一旁,低头拭过她脸颊上的晶莹眼泪,“怎么了?”

    宋青葵这次没有再沉默不语,而是轻声开口道:“有一年学校开家长会,你去国外比赛了,是顾叔……爸爸来的,他给我带了很多糖果,都放在他的口袋里……”

    她说着便忽然声音止住,没有再继续。

    顾西冽轻轻拍着她的背,“他虽然为人刻板,但是却是很疼爱你和顾雪芽。”

    “还有你。”宋青葵加了一句。

    壁炉里的火苗将这一方天地都烧灼得温暖无比,两人相互偎依在沙发上,絮絮聊天。

    仿佛是不经意间,顾西冽问了一句,“父亲走之前跟你说过什么话没有?”

    顾安临死之前,病房里只有宋青葵一个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因着这一点,顾家的那些人都在心里腹诽,装满了不乐意。

    尤其是在遗产分配出来后,这不满意便是直达天听了。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坊间都听说了这个传闻——

    顾家养女为了股份蓄意杀害养父的传闻。

    汪诗曼以此为理由找了宋青葵不少麻烦,但是宋青葵从来没有解释或者辩白过。

    不解释就是心虚。

    顾家的那些人情绪异常高涨,纷纷都动着心里的小九九,去找老爷子讨公道。

    若不是顾西冽上任后雷厉风行的处置了一批人,怕是宋青葵的名字都已经见了各大报纸了。

    “你信吗?”宋青葵微起身,与顾西冽眼眸相对,平视着,带着一种执拗。

    “嗯?”顾西冽的手指绕着她的发梢,从喉咙里溢出一声疑惑。

    “不是都说你父亲的死跟我有关系吗?那你呢?你信吗?”宋青葵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急切。

    顾西冽笑了一声,“想什么呢?父亲是病逝的,他的死跟你能有什么关系?”

    他说着又是拍了拍她的背,带着安抚的意味。

    宋青葵沉默了几秒,便抬起双手紧紧的抱着顾西冽。

    这个软玉温香的主动投怀让顾西冽的眉梢眼角都溢出了笑意,就像猫儿终于收了利爪,玫瑰也终于收起尖刺。

    良久后,宋青葵才是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没有,爸爸走之前没有说什么。”

    正说着话,气氛也正好,顾西冽的手机却响了。

    “等我一下。”顾西冽起身去接电话。

    他接了电话便上了二楼,应该是去了书房,宋青葵在壁炉旁躺了一会儿一直没等来人,便也不想再躺了。

    她起身去了走廊的另一端,那里有个画室。

    她打开灯,站在画架前静默良久,终是拿起了画笔。

    她画向日葵,画田野,画稻草人……

    色彩鲜艳又自由,可是却始终完不成,因为画着画着,手指就开始越来越疼,起初是针扎般的疼,后来便像是骨头被榔头在狠狠砸碎一样的痛。

    啪!一声轻响,画笔从颤抖的手指间掉到了地上,缓缓滚动着,一直滚到了一双脚边。

    宋青葵一惊,抬头望去——

    只见顾西冽捡起了画笔,脸庞一半隐没在灯光阴影下,显得有些冷凝。

    他几步走来,一把握住宋青葵的手,声音带着怒,“你的手是不是有伤?什么时候伤得?是旧伤还是新伤?”

    ,content_nu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