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权臣家有神医妻 【175】做戏做全套

时间:2019-12-05作者:昭昭

    不过,魏亭裕的本意可不是给黎若水扫尾,将她,将她家完全给摘了出来,还让他来承担可能的风险,有这种好事?别做梦了。魏亭裕稍微的转嫁了一下,将本身就存在问题的黎若水的外家的襄国公府给拖下了水。

    魏亭裕为宣仁帝做事,也就这一年的时间,所以,手中所能掌握的东西到底是有限的,比如,时间上往前多追溯几年,就算一些事情发现了端倪,查起来也不容易。

    黎若水的外祖父,现任的襄国公,三年前卸任中军左都督一职,但是,魏亭裕发现,在襄国公在最后一次镇守祈朝某边境的时候,可能出了很大的问题,那是临海之地,有海寇登岸,烧杀劫掠,这种事其实也算寻常,只不过那一次情况似乎格外严重,襄国公一把年纪,也是悍不畏死,几千人对数倍的敌人,愣是保住了那座临海城池,等来了援军,将大半的海寇斩杀。

    也是在那一战中,跟随他一起赴任的两个儿子都立下汗满功劳,得到朝廷的褒奖,晋升飞速是,然而,从统计的一些数据中,魏亭裕却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不过没有证据的事情,自然不能贸贸然捅出来,不然,一个不好,他自己也会深陷其中,一旦暴露了,就很可能被反咬一口。

    魏亭裕不方便离开皇城,也不能派人去查这件事,所谓在其位谋其政,被他发现了问题,肯定就不能置之不理,本来正在考虑这件事的时候,黎若水的话本子到了他手上。

    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字见不得人,同时也还不确定话本子到底是会给她带来更好的名声,还是会让人觉得她好好的才华不用在正途,而是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所以这话本子是偷偷的递出来的,大概是想要试试水,见到好处肯定会站出来认领,如果没有好处,也就就此作罢。

    耐不住惹了不该惹的人,被一群神鬼莫测的人盯着呢,不管是什么,那都无所遁形。

    要将襄国公府拖下水,其实也是很简单的时候,魏亭裕将书给另外抄录了,送到黎若水的某个表兄弟手上就好了,反正他们一个个对黎若水是无脑信任无脑宠,想要利用,真的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想要帮黎若水最快的扬名,自然也要选好方法。

    然后,黎若水那个对她最好最宠什么都无条件奉上的表兄,就选中了章家人名下的茶楼,还自行准备了书先生,要那书先生,本身不是皇城的人,临近皇城的一个城镇上混的,混不下去的了,来皇城看看,运气好,撞上了贵人。

    拿到话本子之后,就被上面的故事深深的吸引,上面不对的地方,他也发现了,但是在跟襄国公府的那位少爷起的时候,对方摆摆手,上面怎么写的,你就怎么,不准擅自更改。

    书先生,其实也是没躲过多少书的,见识也少,就觉得,既然人家国公府的人都没问题,那就肯定没问题,大着胆子的上了。

    而茶楼的掌柜,见是襄国公府的人带来的,也就是借用下地方,没怎么考虑,就同意了。

    然后,理所当然的,就引出了后面的事端。

    魏亭裕也就是将话本子递到襄国公府上的少爷手上而已,后面什么都没做,这效果确却是出乎预料的好。而这表面的事情很简单,一查就能查到襄国公府头上。

    别人家都欢欢喜喜地筹备着过节,襄国公府却是一片愁云惨淡,不但黎若水的那位表兄在第一时间被收监,包括襄国公以及他几个在皇城的儿子,全部都被押进大牢,襄国公府暂时被封锁,襄国公府其他人被监禁在襄国公府内,许进不许出,即便是下人日常采买,都要经过严格盘查,只不过才短短的两日,昔日风光无限的国公府,就有立即败落的趋势。

    曾经多少人趋之若鹜,现在真的恨不得躲得越远越好,别的不,就单凭那一句话,就是谁沾上谁死的节奏。

    即便是身为关系最好的姻亲,这时候也都夹起尾巴,事实上关系越是亲近,越是不能随便什么,这事儿实在太大了,最后当真是一个“逆谋”的定论,牵扯进去,就是搭进全家,再大公无私的人,都要斟酌斟酌。

    黎夫人是襄国公府出去的女儿,襄国公府就是她最大的底气跟倚仗,虽然,依照丈夫跟公爹的为人,就算是襄国公府出了事儿,她在黎家的地位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不是不会受影响,毕竟,她的短板是没有儿子,不过因为出身高,加上黎若水这个女儿这三年异军突起,她的弱势被消弱得几近于无,可是女儿始终会嫁出去,继承黎家的,最终只会是庶子,不管他多蠢笨,他也是黎家唯一的儿子,就算是庶出,只要继承了黎家,她这个嫡母也必须要让道,如果再没了娘家,那就不仅仅是让道那么简单了。

    而且,没了襄国公府,她在外面受到的影响会更大。

    黎夫人比起甄夫人以及韩氏,能力其实不怎么凸显,也就能勉强的把控内宅,出了黎家的大门,她的弱势就很明显了,因为黎家跟襄国公府的双重背景,她看上去才混得如鱼得水,两座靠山倾塌了一座,另一座受到影响,能给她的支持减弱,那么,其他的贵妇人们会怎么看待她?

    她风光惯了,只要一想到日后可能的日子,就觉得天塌地陷一般。

    她哭求丈夫跟公爹帮帮襄国公府,可是没有用,公爹为人不错,可是,他同样懂得趋利避害,丈夫就更不用了,平日里,逮着襄国公府的时候,都照参不误,现在襄国公府出了可能是逆谋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插手掺和。

    黎夫人只觉得往日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真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有多无用,多无力,除了不断的抹眼泪,就什么也做不了,而自己哭就算了,还抱着黎若水一起哭。

    “若水,你想想办法,你帮你外祖父他们想想办法好不好,你那么聪明,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能帮娘的,肯定也能帮你外祖父他们的,若水,若水……”

    黎若水僵着脸,几乎破口大骂,帮你对付一下后宅的妾,能跟逆谋大罪这样的事情相提并论吗?她要是真这么能耐,还能钓几个男人都心翼翼束手束脚的吗?

    在得知襄国公府是怎么摊上事情的,黎若水差点就吓死了,在得到消息的最初,她独自缩在房里,瑟瑟发抖,就怕开平卫突然冲进黎家,将她抓走了。

    从前天出事,一直到昨晚,她才稍微的眯了一下眼,知道估摸着没查到她头上来,然后今日才鼓足勇气,了解一下具体的事情。

    她能得到的消息,也就是茶楼里的那一段,知道牵扯上了她表兄,其他情况就一无所知了,黎若水差点崩溃,她写的东西,因为不确定会带来什么后果,她谁都没告诉,即便是送出去,也是差遣了身边不识字的人,不要引人注意,随便找个茶楼,卖出去的就是了,反正也就前面的一部分,看看效果再做后续打算。

    丫鬟回来了,明明处理得好好的,到底是那里出了纰漏?怎么就跟外祖家的表兄扯上关系了呢?黎若水的记性一向都不错,即便是厚厚的书,多看几遍,基本上都能记住七七八八,来到这方世界,前世的东西没有淡忘,反而越发的明晰,这摆明的就是她穿越的福利,如果不好好利用,岂不是对不起老天给她开的挂。

    所以,很多东西,在写的时候,她都不是很注意,只有明确存在问题的时候,她才会适当的加以修改,“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听起来多带感,然而现在回想起来,她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皇权至上,她怎么就没稍微的想一想呢?

    逆谋什么的,那绝对是没有的,表兄不定都没仔细看看,往日多欣喜多自得他们对自己无条件的相信,这会儿就觉得他们有多愚蠢。

    其实要救外祖父一家不是不可以,只要她站出来,将事情认下来,将表凶摘赶紧就可以了,可是,不可能的,就算世人都相信她不会存在谋逆的心思,但是,那样的话写出来了,就是天大的错误,即便是死罪可免,也是活罪难逃,她现在才十几岁,她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才女,现在的第一美人,大好的人生,她怎么能就这么毁了呢?

    还有,还有,她承认了,会牵扯到黎家的,没错,会牵扯到黎家的,她不能为了救外祖一家,就害了自己一家对不对?她不能那么自私的,对,不能那么自私。

    她都是为了黎家,没错,都是为了黎家,她没有错,不是她的错。

    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表兄知不知道是她写的,应该不知道吧,这身体的原主,字写得不怎么样,偏生又心气高、要强,写下的东西,多少都烧了,根据记忆来看,基本上没有遗落在外的,这反倒是方便了她,她留下一部分,供自己敛息,像了个七八分之后,一起的跟练习用的全烧了,也就不用担心会在这上面出问题了。

    她的字拿不出手,所以,为防止她的才女名声有瑕疵,在外面作诗的时候,从来就不动笔写,就算是被人起,也就是不敢献丑,只要不写出来,别人就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就会以为她是谦虚。这身体的原主,跟外祖家的表兄弟可没什么交集,没看过其字迹的可能性很大,而自己也没暴露过,就算拿到了话本子,表兄应该也不会知道是自己写。

    就算知道,就算知道,应该也不会将她供出来的吧?

    如果是其他事情,那么黎若水会非常的自信,现在却不太好了。

    黎若水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思考着是不是能去见见表兄,不论他知不知道,都将自己完完全全的摘出来才好。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疏远襄国公府,如果她能表现出一份不一样,不定还能刷一波好感,情深意重,这名声听着还不错。

    而且,她就是一个姑娘,及笄礼都还在筹备中,在这个月中旬,别人也不会怀疑什么。

    黎若水打定了主意,只是具体的要怎么做,是直接找祖父明,还是自己去?

    黎若水还没有拿定主意,就被哭嚎的黎夫人抱着想让她拿主意。

    黎若水眼中闪过一片阴郁,她这个便宜娘,虽然对她很好,可以是百依百顺,但也是自己给她挣足脸面,因为具有价值,所以,她才会对她好,如果没有价值呢?根据记忆中就能知道,原主的嫡姐跟嫡妹,都比原主出色优秀,原主那就跟个透明的似的,所有,这个女人甭管对她有多好,黎若水表面做个温顺讨喜的女儿,心里却没将这便宜娘当一回事。

    不过,别的不,这个女人倒是很好利用就是了,需要什么,只需要委屈巴巴的看着她,欲言又止的含含糊糊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她就能将你想要的给你弄来。

    黎若水告诫自己不能在她面前做出不合时宜的事情,那对自己可没什么好处。

    黎若水轻轻的靠在黎夫人身上,低声啜泣,“娘,不是我不想帮,可是这事儿不比其他,我就是想要帮,也无能为力啊。娘,你,外祖父,几位舅舅,还有表哥,现在在天牢中,会不会被严刑逼供啊?外祖父的身子骨,如何受得住?娘……”

    听她这么一,黎夫人也跟着害担忧害怕起来,“那要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娘,娘,你别担心,”黎若水翼翼的给她擦眼泪,咬了咬唇,眼神中呈现出几分坚定,“娘,别的我帮不上忙,我可以去天牢里瞧瞧,我一个姑娘家,应该没问题的对吧?我去求祖父,让我去天牢看看。”

    黎夫人双手捧着黎若水的脸,“果然还是我若水最贴心最董事,也不枉你外祖父他们疼你一场。不过天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听阴暗又潮湿,里面血腥气很重,怨气横生,胆子的,进去就能被吓哭,若水你……”

    “娘,我不怕,我想要看看外祖父他们的情况,我也不想你担心。”黎若水很是坚定的道,哪怕其实手在忍不住的颤抖。

    “好孩子,好孩子……”黎夫人又抱着她哭了一阵。

    现在的衣服穿得薄了,黎夫人的眼泪直接将她的衣服都打湿了,黎若水心中忍不住嫌恶。心的扶着她,“娘,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找祖父。”

    “你祖父这会儿怕是还在衙门。”

    “没关系,我直接去衙门找他。”黎若水抹了抹眼泪,正色道,“娘,现在你准备些东西,送到天牢附近去,等我去找了祖父,然后直接去天牢那里。”

    “好。”黎夫人这会儿也不哭了,好似找到了主心骨似的。

    六部衙门、监察院、五军都督府等地方,都在皇宫正门前的大街两边,方便大臣出入皇宫进衙门办差,同时也方便皇帝对这些地方的掌握。

    当然,在这些衙门的后面,还驻扎有皇宫禁军,只是禁军一共四个驻扎点,整体来看的话,差不多就是在皇宫怼赢的四个角的位置。

    这些地方,除非是非常特殊的情况,否则,普通百姓,那就是明令禁止踏入。

    相应的,能看到来来去去是侍从是很寻常的事情,毕竟,官员们需要一些私人东西的时候,就需要他们跑腿。

    身为女子,出现在这地方,可就非常的少见了。

    马车停在刑部的大门外,进去是官员侍从都不自觉的将目光落到黎若水身上,黎若水眼神与神情都带着几分怯意,不自觉的低下头,不过,随后又抬起头……

    一番姿态,端是做得十分到位。

    这地方,自然不是她能随便进入了,还需要通报。

    明了来意,看门的兵卫虽然带着几分探究,但到底还是与她进去通报了。

    黎若水以为自己会进去的,没想到自己祖父居然亲自出来了。

    “祖父……”似乎因为接下来的事情,都不敢正眼看他。

    兵部尚书打量着自己这个孙女,她的局促不安都落在他眼里,“这会儿来找老夫,是为何事?”

    “祖父,我想,我想去看看外祖父,可,可以吗?”

    刑部尚书眼中闪过讶色,实话,还真有些意外,“你有心了。”这重情谊也没什么不好,总好过白眼狼。

    “那,那可以吗?”黎若水心翼翼的觑着他。

    “走吧,我与你去疏通疏通。”虽然不能做太多,但是什么都不做,似乎又显得太无情,现在这个孙女站出来,倒是刚刚好。

    要论审时度势,这些人,那都是人精。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