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权臣家有神医妻 【168】同意啊,嫉妒使人面目丑陋

时间:2019-11-24作者:昭昭

    “不是,娘,你确定没跟我开玩笑?”闻人滢自持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现在也……

    韩氏有些好笑,“这种事,我能跟你开玩笑?”

    闻人滢的吃惊收起来,理智回归,稍微的想了想——儿子的前婚约对象,婚约没了,都还要认回去当义女,不知道的还当平津侯夫人多喜欢她,其实呢,“他们是冲着四姐姐的对吧?为了跟四姐姐扯上关系,他们这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倒是也不至于如此。或许也是担心再出现类似华柏辰这样的事情吧。”

    闻人滢扯了一下嘴角,笑得有几分嘲讽,“说起来也不过是我们家比平津侯府势弱。——这事儿看上去是平津侯府比较吃亏,但实际上可并非如此,我们家能出什么牵连到他们家的事儿,他们可是直接就得利了。”

    韩氏微不可查的挑了挑眉,说真的,这个小女儿,就跟华柏辰一样,娇养着长大,没让她接触过烦心事,大大小小都没有,最大的烦劳跟愁绪,大概也就是跟其他姐妹各种小矛盾,有时候气得哭鼻子跳脚,但在韩氏看来,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真不值当什么,所以现在闻人滢说出的这番话,叫韩氏多少有些意外。

    意外归意外,也没多不可思议,她闺女嘛,怎么也得继承一些她的特质的不是。

    韩氏在这方面,还真是迷之骄傲又自信。

    闻人滢被亲娘看得有些发毛,“娘,做什么这么看我?”

    韩氏摇头,“没什么。——那你的意思是,不同意?”

    “同意,为什么不同意,他们现在就能得利,我也能现在就得利。再说让四姐姐多一重靠山,没什么不好。”多了对义父义母,也就多了给她撑腰的人,闻人滢还真不怎么在意这个,她也不认为自己会遇到什么天大的事儿,需要这样那样的靠山。

    虽然这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

    这还有另外一点,她本来都不跟华柏辰计较了,但是现在,简直就是将机会送到她手里让她找回场子不是,她之前受了“委屈”,受了“欺负”,想要发泄发泄,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嘛,只要她把握住分寸,那么就算是将华柏辰欺负死,平津侯府的其他人,肯定都是站在自己这边,还不用让自己陷入华柏辰跟黎若水那烂事儿里面去,想想都觉得很爽。

    这是老天都在帮她呢,可见,华柏辰是真的欠收拾。

    韩氏摸摸闻人滢的头,“我们滢儿也长大了。”

    闻人滢面上有点不自在,话说,她上辈子死的时候,其实比娘现在的年龄还大些……

    跟娘比起来,她真的是逊色太多太多了,羞愧得很啊!

    果然如同韩氏所料,丈夫也是赞同的,家里其他人知道了,也都是一个想法。

    而小草,居然是最后的知情者,她也是懵了好一会儿,很想问一句,这到底是神操作呢,还是骚操作啊?不过她手里有事儿,顾不得去想那么多,既然家里都觉得没问题,那就没问题吧。专业事,当然是专业人处理。

    闻人家的人对此都觉得理所当然,在他们眼中,小草在本质上,其实跟闻人旸差不多,尽管小草看上去可不呆,也没有闻人旸那样“走火入魔”,给他们这对双生姐弟定位却是一样的,凡事都不需要他们操心,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之后两天,平津侯府那边暂时没什么动静,不过对闻人家这边并无影响。

    闻人旭需要立即赴任了,再耽误下去,只怕不能按时达到地方了,不过好在此去也不算远,拖家带口的,大概也就十来天的路程,因为尤氏早就在收拾准备,因此,决定了出发的日子,倒也不慌不忙。韩氏允许他们将孩子也一起带走,不过也说了,每年年后尤氏必须带着孩子回来一两个月时间。

    路途不算远,尤氏自然是没有什么不答应的,毕竟,婆母要将她留下,她也无可奈何,婆母通情达理,这么点小要求,那肯定是要满足的。

    两个小豆丁,小的睡着了,大的似乎是看到场面不对,不像是出门转一圈又回来,狠狠的哭了一场,惹得旁人都要掉眼泪,还是韩氏“不耐烦”的催促他们赶紧走。

    人走了之后,韩氏消沉了小半日,不管是小草还是闻人滢,甚至是闻人旸,都想要做贴心的小棉袄,不过韩氏将人给轰走了,这都进入五月了,还棉袄,是想热死她吗?

    在第二日见到韩氏的时候,她倒是已经恢复了,还是那干练利索的闻人家当家主母。

    平津侯府的人在这个时候再次登门了,这一回包括平津侯夫人在内。

    闻人滢跟华柏辰解除婚约的事情,外面还不知道,但是在闻人家,这事儿也没瞒着。

    这人的想法自然是各不相同的……

    以前闻人溪还说过“大伯母要真对她好,就让她跟闻人滢的婚事换一换”的话,后来也听到一些华柏辰喜欢黎若水的言论,是真是假不知道,不过,她同样也借此嘲讽了闻人滢几句,闻人溪现在是娘好万事足,对大房早就没意见了,跟闻人滢不过是习惯性的掐,实际上不会再带上多少火气跟恶意。

    在她再度“嘲讽上门”的时候,闻人滢倒是淡然的告诉了她原因,这一下,这位姑娘不嘲讽了,反而跟着炸了,大骂华柏辰不是个东西。

    闻人滢也觉得好笑,她上辈子怎么就跟这个堂姐掐跟斗鸡眼似的呢?这堂姐分明也是个直性子,不过说到底也还是二叔造的孽,好好的一家人,被他搞成那惨烈的样子。不过现在不会了,看着活力十足跳脚骂人的堂姐,真好呢。

    有闻人溪这样的,自然也有闻人湘那样高兴得抚掌大笑的。从上回天水湖至今,已经一个多月了,她一直被禁足,整日整日的抄书,抄得她各种暴躁,但是,偏生嫡母拿着鸡毛当令箭,隔三差五的就要检查抄书情况,如果不过关,还会有其他的惩罚,抄不好,晚上连觉都不能睡,她只能耐着性子,咬着牙的抄,在心里,那是将整个闻人家上下都咒了一个遍。

    她跟闻人溪,闻人滢的出身时间相隔很近,但是却真正的应了一句同人不同命——

    闻人滢最小,只因为是长房嫡出的嫡出,就能嫁入侯府;

    闻人溪同样是嫡出的嫡出,就算二伯没那么厉害,不过有大伯母帮忙,闻人溪的未婚也是三品官员家的滴长孙,这长辈虽然人在地方,大概也不太可能调回皇城,但男方本身很不错,未来可期;

    唯独她,庶出的爹别说跟大伯比,连二伯都不如,还没什么拼劲儿闯劲儿,有机会到地方去提升履历的,结果,舍不得皇城的舒适安逸的生活,就这么不咸不淡的混着,明摆着没有什么前途可言。

    她作为庶出的庶出,婚事是嫡母相看的,未婚夫虽然也是嫡出,但是,不过仅仅是六品官员家的儿子,见面的时候,都没有正面的看看她,说得好听是守礼,实际上呢,不过是看上了闻人家的门第,根本就不在乎她这个人本身如何。

    闻人湘骄傲自负,自认为不比闻人家的任何一个姑娘差,就因为出身不好,她就样样不如人,她怨天尤人,各种心不平,巴不得任何比她好的人都倒霉,其中自然就是以闻人滢为首,闻人滢退婚了,在她看来自然就是闻人滢被平津侯府嫌弃了,可不要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她就知道,闻人滢早晚会有这么一天。

    然而还没高兴两天呢,随着今日平津侯夫人登门,她要收闻人滢为义女的事情就在整个闻人家传开了,这不就明摆着告诉众人,双方退婚,过错方是华柏辰,平津侯夫人非但不是嫌弃闻人滢,相反还喜欢得紧,做不成婆媳,也要以另外一种方式拉近关系。

    闻人湘气得砸了屋里所有能砸的东西,这两日抄的书也被毁了个干净,一通狠狠的发泄之后,稍微恢复了点理智再看眼前,险些崩溃,大伯母是绝对不会额外补给她的,每个月补一两件,补到出嫁的时候,这屋子里怕都是空的!

    她根本就掏不出银子自己补,以前韩氏大方额外给了他们月例,其他兄弟姐妹都还能存不少的银子,唯独闻人湘,就跟“月光族”一样,其他的东西不提,这银子不出三天必然会花光,她姨娘将自己大大半的东西都补贴给她,依旧不够她花用。更遑论现在,韩氏的补贴没了,她还被扣了几个月的月钱,手里的紧巴得还不如一个最下等的小丫鬟,让她花钱补齐屋里的东西?要了她命,她也做不到。

    这还不算完,后边嫡母张氏知道之后,带着她姨娘过来,当着她姨娘的面,将闻人湘狠狠的一顿训斥,姑娘家家的,脾气如此的暴躁,出嫁的时间也就还有半年多点的时间,嫁了人,若还是如此,亲家岂不是当他们闻人家没教养。

    说来也是她当嫡母的没教好,从今儿开始,给她一个教养嬷嬷,好好的教教规矩,而今日之事,不能不罚,先罚跪一个时辰,好好的反思反思自己,然后,明日开始,除了每日必须抄写的内容,再加上经文,收收她暴躁脾气,静心。

    闻人湘握紧了拳头,眼中盛满了怨毒之色,若不是她姨娘眼疾手快拉住她,并且立马跪下请罪,而闻人湘只怕是直接跟嫡母顶上了。

    张氏居高临下,“闻人湘,做事之前,先考虑考虑后果。这一地的狼藉,似乎都还没给你足够的教训,如果你真想青灯古佛一辈子,成全你又何妨。

    上回的事情,我没跟你说什么,不过瞧着你好像并没有好好的反思,才让你现在依旧这般冲动无脑。好好看看你姨娘,还想到章承恩公府去做妾,我就问你,你凭什么立足?闻人家在承恩公府面前,自然不算什么,你是自觉魅力很大,能够拴住一个风流成性的男人?

    就算你将人拴住了,你以为你就能跟主母对着干了?

    好好的正妻不做,尽想些歪门邪道。不过你非要荣华富贵,其他的一概不考虑的话,犯贱也就犯贱了,只可惜,咱们闻人家的姑娘,做妾可是不容易。

    知道你嫉妒滢姐儿,恨不得以身相代,可惜,你没那个命,嫉妒的嘴脸,真难看。你跟她的出生时间也没差多久,如果你投身到你大伯母肚子里,现在同样即便是不能嫁去侯府,也能有一对侯府侯夫人的义父义母。”

    张氏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越发怨恨与火气冲天的闻人湘,与一脸死灰的姨娘。

    当然,此乃后话。

    平津侯夫人正跟韩氏说话,很是热情,显然对于收闻人滢为义女这件事,是真的非常想要达成,虽然说有些时候,过犹不及,需要收着些,但是,在这件事上,其实没必要,因为闻人家就没一个是傻子,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还讲什么矜持,或许就让人觉得没诚意了。

    韩氏倒是端着,不过倒也端得理所当然,只是在差不多的时候点头答应了。

    平津侯夫人喜不自胜,虽然之前对这件事就有七八成的把握,但是总归还是有些忐忑,现在落到了实处,心里跟着轻松了,眉眼的笑意都越发的真诚自然。

    然后就商量着下午就去请一个好日子,到时候一定要大宴宾客。

    当然,在消息放出去之前,对于闻人滢跟华柏辰退亲的事情,也要先凤雏风声,最好是一前一后,不要隔太远,免得有人说些不好听的话。

    后面平津侯夫人见了闻人滢,那也真跟亲娘似的,认真说起来,就算是排开小草的因素,平津侯夫人也是真心喜欢闻人滢的,她也的的确确是想要个娇娇俏俏的闺女。

    闻人滢也知道平津侯夫人对她的好,不全是因为四姐姐,所以,也愿意亲近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