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权臣家有神医妻 【143】小草拦门

时间:2019-11-10作者:昭昭

    甄牧遥闻言,小眼神一下子就亮了,勾起嘴角,几不可查的点头,这还是第一回有人鲜明的表示要帮她收拾人,对方还是名义上的长辈,换一个人怕是只会劝她忍耐,所以说,她果然是没看错人,啊,现在真的是超开心。

    小草也不自觉的露出笑,就算是要嫁人了,也依旧还是小姑娘呢,真好哄。

    随后,甄牧遥的那位姑母就发现,不管自己说什么,甄牧遥都没有预料中那般大发雷霆,事实上,就连起初的怒气都不见了,将她无视了个彻底,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别说得意了,反而将自己气了个够呛。

    甄牧遥可不是个能忍的,这会儿居然忍了,这是吃错药了?中年女子不由得将目光放到小草身上,这哪儿冒出来的,对甄牧遥的影响就这么大?

    “牧遥,长辈跟你说话,你就这般的态度,你的教养呢?”中年女子忍着怒气,显然是不想就这么放过甄牧遥,机会难得啊。

    甄牧遥笑了笑,“女不教,母之过,姑母要是觉得我没有教养,找我娘去啊。”

    夫人的嘴唇崩成一条直线,她要是有那么胆子,还会在这里跟个小辈儿计较?

    甄牧遥嗤笑一声,“姑母,该怎么做,我娘会教我的,就不劳烦你操心了。如果你要认为我娘教得不好不对,你完全可以去教她怎么教养孩子啊。”

    女子气冲冲的离开了,这后面就自然不会再做这种脑残的事情。

    等到中午开宴的时候,甄牧遥这里终于不再有人步入,即便是那些想要陪着甄牧遥的人,都被她给赶走了,她有一个萱姐姐就够了,要其他人干嘛!

    一直这么端坐着,甄牧遥也累得够呛,然后完全不管不顾的将小草拉到边上坐着,然后跟没骨头似的软软的靠在小草身上。

    喜娘在一边一个劲儿的说“不能不能”,然后,喜娘也让甄牧遥让丫鬟给请出去了,就是成个婚而已嘛,哪来那么忌讳,整个仪程对了就完了,其他的旁枝末节的,没按规矩来,就不相信还真能影响她日后的生活,要真这样,在这样那样的规矩出来之前的那些人,是不是就从头衰到尾?甄牧遥从来就不信这些。

    如果不是因为今日是她的好日子,不按规矩来,就会被人逮着说教,日后还会麻烦不断,她其实都想自己包袱款款的自己去简家,然后跟她家简书亲亲热热的,多好,非要整这么麻烦,耽误时间,浪费光阴。

    甄牧遥就忍不住这么跟小草吐槽。

    “仪程其实是为了表示对两家结亲的郑重,也是世人对你们的祝福,一辈子那么长的日子,这成婚也就一日,所以牧遥乖啦,忍一忍。”

    甄牧遥看着小草,一脸不忍直视,“萱姐姐这是当我三岁小孩儿呢?”

    “怎么会是三岁呢,怎么也得是五六岁吧。”小草笑意盈盈。

    甄牧遥想要捂脸,“我今儿才发现,原来萱姐姐你居然能这么坏。”

    小草无辜的眨眨眼,“实话实说而已,哪里坏了?”

    甄牧遥沉吟一声,默默的转身,端坐好,继续说下来,她觉得自己可能也是手下败将,算了,惹不起,不就是一动不动的装木头桩子嘛,小意思。

    小草有点不明所以,这是怎么的?

    “萱姐姐我跟你说,有些事情只是我不想做而已,我要是想做,就这点能难倒我?想当初,我娘罚我面壁思过,那才是真木桩,哪儿动抽哪儿,知道我最长时间站了多久吗?四个时辰不带腿软的。”甄牧遥一脸骄傲。

    小草真有点惊讶了,“站木桩”肯定没她前世的军姿那么严格要求,但是要站着一动不动,一脸八个小时,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

    “坚持那么久,是跟你娘犯倔呢?”

    甄牧遥面上的骄傲一下子夸了下来,点点头,“站完了,我是真快变成木头了,结果我娘该咋样还是咋样,别说心疼了,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小草又忍不住笑出来,“所以你就白白的自找苦吃。”

    “唉,年少太无知啊,还又傻又蠢啊。”甄牧遥十分感慨的叹息一声。

    “那以后不用这种方式,开始直接跟你娘作对了?”

    甄牧遥幽怨,“那能叫作对吗?那是在跟她讲道理,我娘就喜欢讲道理啊。——不准笑,你敢笑,我把身上这身嫁衣脱下来,给你穿上,让你上花轿,你信不信?”

    小草强行的憋住了,可是真有点憋不住,“把你的宝贝疙瘩让给我,你舍得?”

    “哎呀,这有什么舍不得,咱是好姐妹嘛,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丈夫也可以共享的。”甄牧遥相当豪气的挥手道。

    这一下是丫鬟们直接捂脸了,以前那个其他女人碰了一下姑爷手指头,就能将人达成猪头的姑娘,是谁,啊,是谁?

    小草木着脸,“敬谢不敏,什么都可以共享,唯独这个不可以。”

    甄牧遥眼睛贼亮的看着小草,“萱姐姐,我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哦。”

    小草笑了笑,不置可否。

    甄牧遥抓住小草的手,“萱姐姐,我果然是眼光好没看错人啊,这男人成了自己丈夫,自然就是自己的,其他人谁敢沾染,统统打死。”霸气无比。

    所以,果然,这才是那个甄牧遥。

    “打死谁?我看你今儿都欠收拾。”甄夫人进来,后面跟着端着吃食的丫鬟。

    霸气无双甄姑娘,秒怂,“娘,你今儿这么忙,怎么亲自过来了?”

    “不亲自过来,岂不是错过了自家闺女的豪言壮语?”

    “娘,你听错了,人命呢,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打死呢?绝对没有的事儿,您就不是这样教我的,我可是一向都以您为榜样,哪能做出这么跌份儿的事情呢?对不对。”

    这而求生欲,不可谓不强了。

    不管甄牧遥在她娘跟前跳得多凶,在小草眼里,那也就是孙猴子跟如来佛。

    甄夫人表情淡淡,完全没将她当回事,让丫鬟支了桌子,饭菜摆上。

    “我正好饿了,我就知道娘你最好了。”

    “别想太多,不是给你送的。——萱姐儿也饿了吧,来吃点东西。”这话头一转,甄夫人对小草那叫一个温和。

    这差别待遇……果然,当初闻人家丢的姑娘应该是她,是这位甄夫人用自己闺女跟她换了换,就是为了换个不是自己亲生的来“各种折磨”,可惜她没证据!

    “娘,真没我的份儿?”甄牧遥也早就饿了,可最后摆出来的居然真就一套碗筷。

    “新娘子没饭吃,你不知道?”甄夫人淡淡扫了她一眼。

    “这什么破规矩,你自己都说你成婚的时候,该吃吃该喝喝,就没守过这些规矩,凭什么我现在就要守?”甄牧遥很是不忿。

    “凭我不想给你饭吃,你把我家底都掏空了,饿你一顿怎么了?”

    这理由,很好很强大,甄牧遥无言以对。然后甄牧遥可怜巴巴的看向小草。

    偏生,小草没觉得她可怜,还有点想笑,也没客气,过去端了饭,夹了菜,然后走到甄牧遥跟前,夹起来要喂她,甄牧遥喜笑颜开,“萱姐姐,我就知道,果然还是你对我最好。啊——”

    然后……小草将筷子一转,快速的就往自己嘴里塞。

    甄牧遥脸上的笑容一收,转瞬就要哭出来,“小可怜啊,没人爱啊……”

    小草将菜塞她嘴里,乐不可支。所以果然是太无聊了,一个个都戏精上身。

    “萱姐儿别管她,让她自己吃,你过来吃吧。”

    所以,这另外一套碗筷也跟着拿了出来,甄牧遥撇撇嘴,她娘每会都跟真的一样,结果每回都是假的,什么时候看上去假得不得了的时候,说不定反而是真的。

    甄牧遥这会儿也不管其他的,直接起身,坐过去跟小草一起吃。

    甄夫人没有离开,就坐在旁边,安静的看着她们吃,两人都属于胃口不错的那种,碰到一起,甄夫人准备的饭菜又着实好吃,那是谁都没客气。

    小草无意中抬头,发现甄夫人的目光落在甄牧遥身上,虽然面上平静,但是,小草却似乎能感受到她的伤感,回头看了甄牧遥一眼,甄夫人如果想要将女儿教导成名门淑媛,淑女典范,相信是很容易的事情,相反,牧遥如此的性情,才是真的难,她在牧遥身上所耗费的心血,怕是比谁都多,如今就要嫁人了,要成为别人家的人了,本是她如珠如宝的捧在手心的人,现在要去伺候别人,要受别人约束,怎么可能真的无动于衷?

    只不过她不是情绪外露的人,才会给人一种她不在乎甚至巴不得将人赶紧送走的错觉。

    而甄牧遥又是真的没心没肺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屋子里又渐渐的热闹起来,老老少少的,甚至充满了童稚的欢笑。

    “迎亲的队伍到了——”

    随着这声音,不少人都往外走去,想要目睹一下新郎官的风采。

    为难为难新郎官,在哪儿都能成为主题。

    小草发现,之前一直都“戏精上身”,嘻嘻笑闹的甄六姑娘,临到这会儿,还是紧张起来了,果然没脸没皮的火候依旧是还差了不少。

    这一开头,就送了五首的催妆诗进来,其中的四首都还算正常,唯独其中一首,那叫一个肉麻,小草都快起鸡皮疙瘩了,而且据说是出自新郎官之手,小草都有些不敢置信,说好的腼腆胆小呢?这迎亲的时候,这么大胆肉麻的告白?

    行的,果然是真爱,毕竟简书少有几回疯狂都是为了甄牧遥,成亲这么重要的事情,再疯狂一回,自然是不能少的。

    简书虽然被人说得一无是处,不过,本身才学还是很不错,而且帮他迎亲的人绝对不会少,所以,很快就到了甄牧遥的小院门外。

    小草突然回头,“牧遥,我出去看看。”

    甄牧遥眼中闪过一抹讶色,“萱姐姐这是要为难为难简书?”

    “心疼不?”

    “不心疼。”因为萱姐姐你心疼我啊,又是那么柔软的一个人,怎么会真的为难简书。

    小草笑着出去,迎亲的人已经浩浩荡荡的闯了进来,原本守院门的人,都是甄牧遥的姐姐妹妹的,因为跟甄牧遥关系不好,她们守门,不仅是为难简书,也是给自己捞好处。

    简书对甄牧遥在甄家的情况一清二楚,所以,直接用一个一个的大红封“砸门”,进来得简直不要太容易,本来,应该是最后一关的,然后却在廊下上台阶的时候,遇到了小草。

    她就一个人,安静的站着。

    简书虽然只在见过小草一次,但是印象深刻,知道她跟自家遥遥关系格外不同,站定了,一揖,相比之前,甚至是多了几分郑重。

    这不在预计中的拦路,而且感觉气氛似乎有些不同,几乎沾满了院子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简书被小草看着,不自觉的紧张起来,他性子虽然腼腆,但是今日他却格外的亢奋,腼腆什么的,好似都消失了一般,就算被人打趣的时候,依旧会忍不住脸红,但是紧张什么的,完全不存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压力倍增。

    好像这是他最后的考验,只有通过了,他才能娶到自己心爱的女子,或者说,通过了,他才会得到遥遥唯一闺中密友的认可与祝福。

    不知道是小草久久的不开口,还是简书的紧张影响了其他人,都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倒是在屋里的长辈,有人忍不住皱眉,“这姑娘是要做什么?”

    唯独坐在上首,等着女儿拜别的甄夫人,淡然如初,“兴许也就是帮牧遥拦门而已,不差这一会儿,等着就是了。”其实她也很期待小草会做什么,毕竟这孩子是不会做出为难人的事情,既然临时有这么一出,那么必然也是为了牧遥。

    很单纯的,不存在其他乱七八糟的想法。

    在紧张的氛围中,小草终于开口,“简书。”

    “是。”简书立即应道,或许是太紧张,带出了几分恭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