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权臣家有神医妻 【123】鬼斧神工

时间:2019-10-30作者:昭昭

    按理来说,应该要来一份“免责书”的,不过,在这方世界,面对权贵,那就是一个笑话,签了也能轻易的撕了,所以从一开始,小草就没有多此一举。

    而且,头一回见到这东西的人,怕是会觉得,这单纯的就是为了逃脱责任。

    当然,就算真的出了意外,小草也相信老太妃的为人跟品性。

    将定北王小心的抬上“手术台”,再抬出去,放在搭建好的架子上。

    手术正要开始的时候,韩氏匆匆进来,跟随一起的还有闻人滢。

    不过这会儿小草倒是没跟她们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小草允许了其他人旁观,不介意自己的“独门秘术”被人瞧了去,很多东西不是看了就能会的,会了也未必就会成功的,毕竟柳枝接骨的关键,其实不在这接骨的过程,而在于柳枝的处理跟用药上,事实上,若是真心有人愿意学,小草是不介意教人的。

    能够惠及更多的人,何乐而不为呢,她从来就没想过敝帚自珍。

    可惜,似乎一直都没有适合的机会,而这一手技艺,在她看来应该是惊世骇俗的,但是,似乎一直都没有引起人的注意,当然也有可能是用的少的原因,不是谁都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小草曾经遇到的,十个人中,未必有一个愿意接受。

    别人不愿意,她也不会强求。命是他们自己的,身体是他们自己的,不愿意相信别人,不能接受新奇的东西,大概更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容有损”。

    小草是医者,一向遵守医德,却不是圣人,从来就没有只要是遇到了,就要对患者的生命负责的想法,她只对她的病人负责。

    她不知道的是,她所想的是一个原因,另外,就是因为惊世骇俗,被她救过的人,担心她不被世俗所容,所以始终在为她保密,因为受她的恩惠,就想要保护她。

    这好好的人,身体的骨头,有那么一截居然是柳枝,甚至让人觉得,还是人吗?

    这第三点,同样是小草所不知的。

    旁观的要求只有一个,保持绝对的安静。

    即便如此,最终能留下的,也并不多,便是长宁郡主,老太妃都未曾同意她留下,毕竟,听小草说大致过程,就能知道会有多“血腥恐怖”,是一个手指头破条口子就能哭半天,见到条虫子都能吓得惊叫的内宅小姑娘能看的吗?到时候被吓到了还是小事,惊扰到小草,手下的刀子不小心歪了一下……

    ——小草会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

    前世,有一次跟随志愿队去支援灾区,发生强烈余震,造成不远处的房屋再次塌陷,手术台也跟着晃动,都没让小草下刀出现失误。

    闻人滢过来得也正好,可以陪着长宁郡主说说话,干等着也是干着急。

    丫鬟就更不用说了,都不用老太妃开口,她们就知道该怎么做。

    韩氏也没有见过类似的场面,不过她坚决的留了下来,她女儿的本事,她当娘的,自然该好好的看看才是,不管你那场景有多可怕。

    平躺的定北王,右腿本来就没太大的感觉,这会儿只是失去得更彻底,但是,刀子划开皮肉,多少还是有一点感觉的,似乎还很清晰,虽然不痛,那感觉很难用言语形容。

    小草从容不迫的将污血处理干净,将断裂的骨头挑拣出来,然后用小锯子锯掉比较长的尖锐部分,再上小矬子,她的神情非常的专注,下手也很稳,但是,作为旁观的人,只觉得骨头在痛,头皮不由得一阵阵的发麻。

    定北王也清晰的将那声音纳入二中,因为知道被锯的,被矬的,是自己的骨头,虽然看不到,但可以想想——大腿骨从肉中挑出来,被人捏在手里,一点一点的……

    定北王狠狠的闭上了眼睛,不再去想。

    那边处理好,小草让“助手”拿掉她的手套,换了一双,开始最后削制柳枝,挑了最合适的一根,截取长短合适的一截,两端缩进大概一厘米,削掉恰到好处的一层,小草的动作非常快,手底下仿佛出现了残影,而且,非常的光滑,就跟那被打磨过的玉石一样,让人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简直是鬼斧神工。

    随后,小草再度在柳枝的两端涂上了药液,然后将柳枝嵌入定北王的腿骨中。

    而这会儿,老太妃跟韩氏都忍不住站起来,走进了观看“最后”的成果。

    明明是用手削出来的,看上去还非常的随意,最后却是严丝合缝,而且柳枝与腿骨的颜色很相近,乍看之下,那腿骨就像是完整的一般。

    别的不说,就凭这个,也是多少人一辈子都可能做不到的。

    再用药,然后,小草将腿肉复原,缝合。

    那速度跟人缝衣服有得一比了。

    到最后,就留下一条清晰但相当细致的伤口。

    小草再在外表层用药,然后用白布包扎起来,至此,整个手术算是完成了。

    小草露出一个笑,活动了一下身体,抬起头,看向老太妃,“很顺利,不出意外,最终的应该能恢复得与常人无异。”

    不管整个过程又多令人惊世骇俗,但是这个结果,却让人非常振奋。

    将定北王重新抬回屋里,小草去收拾了一番——显然是要暂住定北郡王府,韩氏给她收拾了不少日常用的东西过来,这会儿倒是方便——重新出现在老太妃面前,再次给定北王诊了脉,确定他的情况,肯定手术是非常的成功。

    老太妃拉着她的手不肯放,而嘴里一个劲儿的道谢。在这数个时辰里,她的情绪波动可不是一般的大,起起伏伏的,曾经丈夫去世,儿子儿媳没了,她都未曾到这般地步。

    “老太妃不必如此,王爷是吉人自有天相,能这么顺利,连我都出乎预料。”小草温声细语的安抚老太妃。

    毕竟伤势拖了那么久的时间了,小草预计的情况一二三,全都没发生。

    事情都做完了,小草的疲态好像也上来了,不自觉地伸手揉了揉眼睛,之前有事情的时候完全没觉得。定北王现在也主要是看看术后的情况,这倒是不用她盯着了。

    老太妃见她如此,也是心疼坏了,“从昨晚到现在,这又快到晚膳时间了,萱丫头肯定是累坏了,先吃点儿东西,然后去好好的睡一觉。”

    韩氏自然更加的心疼,点头附和,“需要做什么,你跟我们说说,这么多人肯定能照顾好王爷的,万一遇到什么事儿,再叫你就是了。”

    在这方世界,需要长时间手术的机会很少,不像前世有些手术需要几个小时乃至十几个小时那么高强度,小草的生物钟没有形成习惯,不怎么熬得住,自然也就没有拒绝,将具体的事情交代了一番,草草的吃了些东西。

    老太妃同样是熬了这么长时间,而且上了年纪,现在定北王情况稳定了,她也该好好的去睡一觉才是,可不能让身体跨了。小草甚至不放心的又给诊了脉,想了想,干脆开了个方子,加了安神的药。

    做完这些,才放心的进了专门给她准备的房间——她自己的要求,就在定比王的主院——蒙头就呼呼睡起来。

    这个过程中都没太注意到其他人,就好比闻人滢……

    在她能见到小草的时间里,目光基本上没有从她这个四姐姐身上离开过,虽然一开始就对她抱着极大的信心,认为她可以改变更多的事情,但是没走到那一步的时候,这心里总是悬着的落不到实处。

    现在却不一样,定比王被四姐姐硬生生的从鬼门关拉了回来,用一种闻所未闻的方法治疗他的断腿,定比王日后会跟正常人一样。

    ——闻人滢还不知道定北王腰伤同样严重的事情。

    老太妃至今依旧好好的,没有中风卧床不起。

    定北郡王府的命运已经彻底改变,就越发的坚信她能改变更多的事情。

    虽然听她娘说,定北王差一点就没了,若是四姐姐再慢一步,人必死无疑,让闻人滢还是有些吃惊,毕竟在他上辈子,可没出现过这么一桩事情。

    ——就算没有亲眼见到,她也可以肯定,一个人都已经没气了,大概除了她四姐姐,没有其他人还能将人救回来。

    上辈子没有她四姐姐,定北王没伤的这么重,就算她已经记不清了,但是也可以肯定,定北王回到皇城的时间也对不上,上辈子她回到皇城的时候已经进入四月了,也不是他的部下抬着他用双腿跑回来的,而是正常的护送回来,定北王妃的遗体也是同行的。

    她一直以为,她们这几个变数,都在皇城里,对其他地方的影响应该是比较小的,尤其是北疆,毕竟她们几个都跟北疆扯不上关系,但是显然事情并非如此。

    不过定北王妃还是可惜了,如果她能撑到皇城,四姐姐一定能救她的。

    或许很多事情,已经不能用上辈子所发生过的事情去衡量。

    这一晚,定北王有人轮流看守着,定时定点的吃药,而且也吃下去了更多的东西,看上去情况还不错,并没有发生意外状况。

    小草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间倒是一如往常,不过因为睡的时间早,这一觉比其他时候倒的确是长了很多。洗漱一番,第一时间就去看看定北王的情况。

    没有用银针,衣服倒是穿得好好的,打理得妥妥当当,倒是有几分病弱贵公子的气质。

    对于定北王的腿,小草心里是有数的,只是检查了一下伤口,比预计中还好些,再次上了药,主要还是腰上的情况。

    续骨续筋膏四个时辰一换,倒是已经换过了。

    小草在边缘的位置摁了摁,一边询问定北王情况。

    “疼痛感明显的减轻了,四姑娘的药很有效。”这么好的效果,定北王几乎是已经排除了最糟糕的结果,就现在的恢复状况,他都还能瘫了,那还真是……

    昨晚韩氏回去了,不过闻人滢想办法赖在了定北郡王府,而这个办法就是陪长宁郡主。

    这一早起来,知道小草在定北王这里,也径直过来了,只不过才跨进去一只脚,就迅速的退了出来,定北王下半身倒是好好盖着的,这上面却没穿,而且四姐姐这“趴在”人家背上,就算闻人滢知道,从了医,自然不可能那么多忌讳,但是,看到这场景,闻人滢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长宁郡主后一步,“滢姐姐怎么不进去?”

    “四姐姐应该在给王爷检查伤势,这会儿不太方便进去。”

    “这有什么,毕竟萱姐姐……”长宁郡主说到一半,想到祖母的嘱咐,紧紧的闭上嘴。

    “我四姐姐怎么了?”闻人滢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这么说,我们这会儿的确不太适合进去,走吧,去找我祖母。”之前不说了,因为担心,但是情况既然已经稳定了,这该避讳的还是要避讳,便是兄妹也该如此。

    闻人滢总觉得长宁郡主没说出来的话,应该是很重要,旁敲侧击,想要弄个明白,耐不住长宁郡主突然间在这事上敏锐起来,就是问不出来,也只得作罢。

    后来,宣仁帝身边的太监洪易又奉命来了定北郡王府一趟,见到已经醒过来,看上去恢复了不少的定北王,心中吃惊,一度怀疑,他的情况是不是真如之前所说那般危险?

    不过,董御医已经亲自向陛下请罪了,按照董御医的说法,如果是他,定北郡王府这会儿该办丧事了。

    那么问题来了,董御医精通外伤,太医院无人能比得过他,他认定必死的人,不过短短十几个时辰,就恢复得不错了,这闻人家的四姑娘,真这么厉害?

    洪易回去复命,宣仁帝也惊讶,更多还是高兴,而对董御医的话也并未怀疑,倒是对小草,起了几分好奇之心。不过,闻人家的祖坟冒青烟了?这一连就出了两个奇才?!还是一胎龙凤双生。

    只是此事暂且不提,宣仁帝将魏亭裕叫了来,让他去一趟定北郡王府。

    ------题外话------

    30号了,不过这一章属于29号第三更,作者君预估失误,没能在12点之写出第三章,对一直等着的亲表示抱歉~

    爱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