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一八章 杨丰的集邮册

时间:2017-10-10作者:木允锋

    开国公什么的,这个是肯定别想了,此行杨丰是以私人身份,他的名字不会出现在功劳簿上。

    就算请功献俘也是杨国忠。

    此战乃是剑南节度使杨相公谋划有方,前线安南节度使高仙芝,岭南经略使何履光,剑南留后李宓等将指挥得力,安南节度判官崔宁,借调的陇右军校尉李晟奋不顾身,在上述将领指挥下率领五十死士潜入太和,一举诛杀逆首阁罗凤,南诏军民威服大唐天威,前南宁州都督爨守隅等夙怀忠义的南诏将领毅然倒戈,最终才成就这奇功一件……

    反正没杨丰什么事!

    最多杨国忠在报功时候,顺便提一句他所造之巨砲,另外还有神臂弓之类出力颇多,也算是打发他了,至于河中经略使的设立,那个跟南诏的战争有个毛关系。

    总之阁罗凤的含恨自杀,结束了太和城内的抵抗……

    只是太和城內的。

    这一带可不只一个太和城,龙首关和龙尾关,羊苴咩城等洱海西岸各城都有大量南诏军,外面还有无数乡村,至于他们是否抵抗……

    这个关杨丰屁事!

    他是管杀不管埋的,他是只管放火不管救火的,在砍了阁罗凤父子的人头,并且抓了阁罗凤的一堆妻妾还有几个孙子孙女之后,再把王宫里的金银财宝搜罗了几箱子,随行的死士更是一人背一口袋,紧接着他就不顾爨守隅和那些倒戈的原河蛮各部将领苦苦挽留,强行征用了十几艘船,把所有战利品一起装上船,快快乐乐地离开了太和城。

    话说爨都督真不想他们走啊!

    “将军可否再留几日?”

    爨都督两眼泪汪汪地拉着杨丰的手说道。

    “都督请放心,丰生此去最多十天就能回来,那时候必然带朝廷的大军而来,此时大军已至姚州,快马兼程十日內必到,都督无需忧虑,都督之忠义丰生将奏明圣人,那时候少不了都督一个云南王!”

    杨丰拍着他肩膀说。

    就在他们身旁,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被捆着双手押上船,擦身而过时候用仇恨的目光看了爨守隅一眼。

    “都督真是大义灭亲啊!”

    看着这女人杨丰不禁感慨道。

    呃,这是爨守隅的老婆,也就是阁罗凤的女儿,爨都督为表现对大唐的忠诚不惜大义灭亲,连自己老婆都绑了献给大唐皇帝,不过他这老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年阁罗凤灭西爨时候她作为内鬼出力甚多,实际上就是她引南诏军灭西爨的,甚至还为此被李隆基封过官,很显然这两人之间那爱恨情仇的故事也是满满,当然,如今一切都成过眼云烟,爨都督就这样眼巴巴看着船队驶离岸边……

    主要是看杨丰。

    因为就在他们离开时候,从龙尾关赶回的一支南诏军已经到达城下。

    “爨都督真是忠勇啊!”

    站在洱海的一艘渔船上,杨丰看着远处岸边已经开始自相残杀的南诏人,多少有些感慨地说道。

    这是必然的结果。

    阁罗凤死了,他的继承人同样也死了,无论南诏是投降唐朝还是不投降唐朝,这块土地总得有个主人,就算他们投降唐朝,唐朝也无非就是再任命个羁縻官,但这个羁縻官是谁得看他们谁是老大,而他们谁是老大得先打完再说,爨守隅算什么东西?南诏内部那些大佬们谁听他的呀!此时正好打着给阁罗凤报仇的旗号先杀一气,自己内部分出老大再说,等把这个老大的位置抢到手,剩下无非就是向大唐皇帝称臣纳贡而已。

    但这之前必须得先杀一波!

    这都是套路。

    这也正是杨丰急不可耐地要走人的原因,他不走南诏人是肯定不敢动手的,他走了才方便开战,而这一开战很显然就是席卷整个南诏的内战,阁罗凤在的时候,一切内部的矛盾都在他压制下,阁罗凤没了,一切的内部矛盾都会迅速爆发。而阁罗凤在的时候,也不可能会留一个在内部有能力威胁自己的人,所以这时候也不会再有一个有能力凝聚人心的人,整个南诏会因为这场内战而在瞬间土崩瓦解,变成一堆不同的势力大混战,这是必然的结果,而这场大混战之后南诏这个名字也就不复存在了。

    玩这个,杨丰经验丰富。

    “这样看来高公的大军还是晚一些过来吧!”

    崔宁笑着说。

    “对,先等一个月再来!”

    杨丰同样笑着说。

    然后两个脚底长疮头顶流脓的恶棍坏人一起发出得意的笑声,而他们脚下六名娇俏可人的南诏少女茫然地看着他们,这是杨丰的战利品,他都收集那么多各族女奴,来这洱海走一趟当然不能不带几个白族少女,这都是从阁罗凤王宫的侍女里面精心挑选,都是些鲜嫩嫩的小美女,至于阁罗凤的那些妻妾他是没兴趣的,那是给李隆基的,大不了以后她们入教坊司之后多光顾几次。

    呃,她们是肯定入教坊司的。

    咱大唐有这习惯。

    除了这六名少女,还有四个上百斤重的大箱子也是他的。

    箱子里自然是金银珠宝了。

    爨守隅为了能感动得杨大将军早日给他带来增援,那自然乐得慷阁罗凤之慨,阁罗凤王宫里的金银珠宝随便杨大将军装,爱装多少装多少,这样杨丰也就无需和他客气了。

    总之收获满满的杨大将军,就这样看着南诏人的自相残杀,在洱海的碧波荡漾间驶向西岸,不过十几里宽的水面很快渡过,到达西岸后潜伏在此的运输队立刻上前接应,紧接着他们就转到了前往楚威的路上,经过了十天的山路行军后,他们一行完完整整地回到了安宁城,杨丰,崔宁,李晟再加五十名死士,一个人没死,只有二十几个死士受了轻伤而已,连重伤的都一个没有。

    “阁罗凤的人头!”

    杨丰拎着装满石灰还有阁罗凤人头的小木箱,往李宓的面前一放,不无得意得说道。

    “可惜,要是当初公与某打那个赌该多好啊!”

    紧接着他不无遗憾地说。

    “什么赌?”

    高仙芝一边打开箱子一边说道。

    “没什么,在成都时候,我想和李公打赌,我要是能带回阁罗凤人头,李公就将他女儿嫁给我,可惜李公不赌!”

    杨丰说道。

    这时候箱子打开,与阁罗凤一向私交不错的李宓,脸上带着一丝伤感看着石灰包裹中严重缩水的老友脑袋,然后淡淡的说道:“老夫不好赌,就算赌也不会拿自己女儿做赌注,小女也就只能与将军无缘了,将军勇猛盖世,前程似锦,身边自不会少了女人。”

    “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杨丰一脸惆怅地说。

    “呃,说到女人,老夫那里倒是还有几个新罗婢,干脆就送与丰生了!”

    旁边何履光一看他俩再研究这个问题,李宓就该跟杨丰拼命了,赶紧转移了话题说道。

    “谢何公赐!”

    杨丰眉开眼笑地说。

    新罗婢啊,这可是这个时代新罗的拳头产品,昆仑奴,新罗婢,大唐贵族圈最流行配置,话说此时他的后gong都快成集邮了,这各族女人越来越齐全,突厥系,粟特系,西南蛮系,就连波斯系都有,唯独也就还没有东北系的了,不对,东北系的也有了,那刺客母女算高句丽,但其他契丹,靺鞨,新罗的确没有,这以后得主要向这个方向搜集了。

    带着对李宓女儿的垂涎,杨丰迅速离开了安宁城,带着赵倩和他的战利品踏上返回长安的旅途。

    至于李晟暂时留下。

    接下来剑南,安南,岭南三军同样也要搞一下献俘,得等太和城正式拿下才行,李晟得留下来作为主要功臣参加献俘,也算杨国忠给哥舒翰示好了。

    杨丰离开的时候,南诏内部的自相残杀已经快出结果了,因为阁罗凤一家都死光的消息在攻城的南诏军中传播开,导致攻城的南诏军各怀鬼胎,而爨守隅以河蛮各部重新恢复他们原本的地盘为交换,换取原河蛮系统的将领支持,所以不但守住了太和城,而且还击溃南诏军控制了龙尾关,阁罗凤的一个近支兄弟,则率领龙尾关的蒙设诏士兵撤往横山老家。

    另外太和城内以及洱海西岸各地原河蛮的百姓,和后来迁移过去的蒙设诏百姓爆发大乱斗,洱海西岸杀得一片混乱。

    而且这种混乱正在蔓延。

    不仅仅是洱海周围,就连北部原本被南诏征服的越析诏,也就是丽江一带纳西人,被强制前往保山的西爨人,都开始卷入对蒙设诏的报复性杀戮当中,可以说整个南诏彻底分崩离析,至少短时间內已经不可能再重新凝聚成一个国家了,而那些混乱中自立的部落也已经迅速开始主动向唐军投降,至于剩下的事情……

    剩下的事情关杨丰屁事。

    高仙芝,何履光,李宓哪一个也不是好东西,如今又加上个异军突起的崔宁,这四个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下该怎么玩下去。

    记住手机版: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