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七一零章 仙丹

时间:2018-04-17作者:木允锋

    ,精彩小说免费!

    军事指挥权就交给刘延庆了。

    虽然他是个逃跑将军,但那也是个经验丰富的逃跑将军,战场上成功逃跑一次不是本领,无数次成功从乱军中逃出就是真本事了,这家伙打遍西北河北可以说几乎无役不与,尽管从没打过什么胜仗,甚至还有过幽州大溃败这种耻辱性记录,但是……

    他经验真得丰富啊!

    更何况他还有整个参谋部的辅助。

    那些少壮派参谋都快赶上打了鸡血的昭和参谋了,在杨丰持续的洗nao下如今满脑子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直捣黄龙擒完颜吴乞买献俘阙下,这些包括了吴革,刘正彦,刘锡在内的参谋们,全是将门世家子,最近又加入了杨沂中,他也是西军世家,他爷爷是永兴军路副总管,原本历史上富平之战前战死的。这些堪称满脑子建功立业心思的少壮派,也都经过了杨丰的系统化教育,虽然时间短但也绝对比什么振武学校毕业生强得多,有刘延庆这种稳健派老将带领他们还能在必要时候防止他们头脑发热,这也算是一种互补了。

    至于出问题……

    没什么问题可出。

    二十五万大军在一条直线宽度仅仅五十里的战线上,摆开阵势向前平推还能出什么问题?

    而且是纯粹的平原战场。

    话说在这条战线上就是一米一个排队,二十五万人还得排差不多十排呢!二十五万大军无非结成一个个方阵排起来推进而已,哪怕就是不推进只要保证金军不突围就行,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别贪功冒进。反正向南是滔滔黄河向北是绵延太行,金军骑兵根本无处可走,就算他们走河阳浮桥返回,南岸还有李彦仙的骑兵和孙昭远的三万宋军。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十万已经实战检验过,可以顶住具装骑兵冲锋的精锐,正是州桥的战斗让杨丰确信可以动手了。另外还有原本历史上撑起南宋江山一多半名将,韩世忠,张俊,王德,刘光世,刘锜等等这些人全在里面,这里面无论韩世忠,王德,刘锜全都是在战场上大兵团决战真正击败过金军主力的。

    别说他们年轻还没进化完成。

    原本历史上仅仅三年之后的富平之战,刘锜就已经可以单独在局部战斗中凿穿金兀术的阵型,搞得赤盏晖惨败,韩常瞎一个眼,金兀术不得不血战突围了。

    杨丰对他们还是放心的。

    就在城内大军开始登船,沿汴河缓缓驶出汴梁,逆流而上驶往黄河的时候,国师率领着三百骑兵出顺天门向西直奔郑州,至于这支骑兵的将领自然就是岳飞了,有岳飞不用岂不浪费!他们一人三匹马换乘一路狂奔,仅仅一上午就到达了郑州,紧接着转向北至荥泽,越过汴河至河阴,傍晚时候就渡过黄河,然后没有停留继续向前,最终在一片漆黑中,筋疲力尽地倒在修武北边一片密林里,这时候他们已经狂奔了整整两百五十里。

    而在他们渡过黄河的同时,第一支金军骑兵也踏过河阳浮桥到达北岸的河清县城。

    宗泽所部前锋到达修武。

    李彦仙所部骑兵在汜水关与金军后卫交战,王彦所部渡过涧河向洛索的骑兵发起主动进攻,试图阻挠他们的撤退,但两部都没能成功。

    而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时,金军已经源源不断渡过黄河,到下午时候他们的前锋就已经到达沁河,但却遭遇了宗泽所部骑兵的阻击,完颜银术可率领的三千前锋骑兵与差不多同样数量的宋军骑兵,在沁河北岸进行了一场激战,并且顺利击退了这支实力不弱的宋军,但因为到达万善驿时候已经入夜,他也没再继续向前。而就在同时粘罕和绝大多数金军都渡过黄河,洛索率领的后卫撤离涧河退至河阳南城,但最后面的近万汉军和契丹军却被王彦的突击截断,被从东向西进攻的李彦仙和王彦两部困在了巩义,急于撤退的洛索没有派兵去接应他们,而是连夜渡过黄河并且做了一件让他们自己很后悔的事情……

    他烧断了河阳浮桥。

    然后总计十二万金军就这样在黄河北岸形成了一个南起河清,向北至济源然后折向东沿着山区南麓一直到万善驿也就是现代沁阳西万,绵延整整一百多里的巨大长龙。

    第二天早晨作为龙头的完颜银术可从万善启程北上。

    同时洛索离开河清。

    同样就在这时候,黄河南岸被困的一万汉军和契丹向宋军投降。

    而同样也在这时候,刘光国率领的御营司前军在汴口北岸登陆,他的全军两万人列五个方阵,四个在前一个在后为预备,在空旷平坦的大平原上结阵而前向温县进军。而也就是在同时,宗泽所部主力到达清化,也就是现代的博爱,紧接着韩世忠所部在武陟登陆,然后是刘锜部在温县南部登陆同样结阵而前,就这样随着汴河与黄河上同样排着长龙的运输船一艘艘到达,一支支宋军不停在所有渡口登陆踏上黄河北岸,踏上他们计划中决战的战场。

    粘罕立刻意识到了危险。

    原本一字长蛇阵的金军立刻改变行军方式,全部向东夹沁河向怀州和温县两个点推进,不过他并不认为宋军是为全歼他,毕竟他北边的天井关是开着的,在他看来宋军无非就是想等待时机趁他撤退,就像在南岸一样切下他的一段尾巴,这样也可以作为大功一件了。

    所以他也没有主动进攻。

    他同样采取守势。

    他的后卫洛索向温县,洛索其实就是完颜娄室,金兀术所部列阵万善阻宗泽,中路完颜活女阻沁水列阵,三支都是以具装骑兵为核心的骑兵精锐组成绵延数十里的防线,护住万善向北进入太行山的通道。

    而在同时金军依旧源源不断进入太行山,这些在平原上几乎所向无敌的精锐骑兵,在崇山峻岭的束缚下变成一道越拉越长的细线,在山林溪谷悬崖绝壁间蜿蜒向前慢慢向着天井关延伸。而山外宋军还是在一批批不断到达,然后组成一个个方阵,塞满从清化向南到黄河之间的平原,夹沁河形成两个集团,两军加起来近四十万人马,就这样诡异地在平原上对峙着。

    粘罕松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宋军依旧没有胆量向他发起进攻,在这里打一场决战。

    这也很正常。

    从来就没有宋军敢这样做,数量的优势毫无意义,他从来就没击败过数量不占优势的宋军,这支军队在防御战中的确给他造成很大损失,但那是依靠高耸的城墙和各种重武器。而野外是骑兵的主场,几乎全是步兵的宋军根本无法阻挡铁骑的冲锋,如果宋军能有两三万南岸那种喜欢如墙推进的长矛骑兵,他的确会为自己的命运担心,但现在真没什么可担心。

    他会轻松撤回北方,就像上次那样,然后他会重整旗鼓,在未来某一天再次南下一雪此耻,用那个妖人的头颅来做自己的装饰品。

    然而他却不知道,那妖人正在崇山峻岭间直插他的咽喉。

    “来吃一颗仙丹!”

    繁华绿草间,杨丰从兜里掏出一颗仙丹笑眯眯地递给岳飞。

    “国师,末将还撑得住!”

    岳飞擦了把头上的汗说道。

    就在同时他从兜里掏出一把奶疙瘩,忍着那不习惯的味道放进嘴里嚼着咽下。

    “鹏举好体力啊!”

    杨丰感慨地说道。

    “兄弟们,都吃仙丹了!”

    紧接着他举起袋子对后面的士兵们喊道。

    三百名没有任何盔甲,一人一把带刺刀的燧发枪,头上戴着范阳帽的宋军精锐立刻发出一阵欢呼,紧接着上前一人领一颗仙丹,然后迫不及待地放进嘴里咽下。尽管他们都是特意挑选出的山民出身,而且身体素质极佳,都是在山林间长大,还配上了奶疙瘩做食物,腿上也打了绑腿,除了每人一百发子弹就连盔甲都没有,但连续高强度骑行再加上山林跋涉,仍旧可以说筋疲力尽。好在还有国师提供的仙丹,话说这仙丹真是好东西,吃上一颗哪怕都快睡着了,也立刻精神焕发起来,感觉浑身有着用不完的力气,这有神仙就是好啊。

    而且不但如此,国师还能逢山开道遇水搭桥呢!

    “这真是人间仙境啊!”

    国师拎着还半满的仙丹口袋,放眼四望发出由衷的感慨。

    就在同时他的手臂在一棵大树上划过,几乎合抱的参天巨树轰然倒下,树冠紧接着杵在下面十几米处的悬崖下,杨丰背着手踏上树干,他的双脚就像踩在淤泥里一样缓缓陷入,当他抬起脚的时候,一个深深的足迹出现,随着他不断向前行走,一排同样的足迹刻出,他身后岳飞带领着那些士兵就这样攀着这些足迹小心翼翼地跟随而下。

    在他们下面氤氲雾气,草木葱茏间,一条小河蜿蜒流淌。

    它的源头距离天井关五里。

    而且是关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