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六八四章 国师舌战群儒

时间:2018-03-28作者:木允锋

    以杨丰的头脑当然迅速明白了文官们的那点小心思。

    这是要清君侧啊!

    因为赵桓的纵容和汴梁城内宋军的旁观,他们没有能力收拾他,毕竟那些文官们也知道自己的战斗力肯定干不过毛瑟枪,而且杨丰掐断胡御史脖子的场面也过于惊悚。这样赵构和那八万宋军精锐就成了他们最好的打手,赵构肯定有野心的,这一点连猜都不用猜,目前这种局面下他要是没有点小想法那才怪呢,所以双方有合作的基础。而赵构也有合作的实力,要知道赵构部下的军队可都是河北禁军主力,甚至包括部分西军精锐,比如张俊杨沂中这些人,可以说他的武力解决杨丰的七千六甲正兵绝对没问题。

    至于六甲神兵……

    那个守城的确管用。

    但离开了城墙的掩护之后他们玩正面合战是没用的,三百支五雷铳一次最多装两千七百颗子弹,打完之后就得重新装弹,而重新装弹的时间里对手会直接将他们淹没,更何况有衮衮诸公配合,完全可以把战斗变成汴梁巷战,那时候五雷铳的射程毫无意义,不用打完子弹就会被神臂弓射成刺猬的。

    看了这么久,衮衮诸公们早已经明白了这一点。

    但城内宋军不愿意为国除妖啊!

    他们甚至更愿意和这妖人同流合污,毕竟那些士兵绝大多数家属也都在城里吃这妖人的赈济。

    那就只能请康王来为国除妖了。

    所以他们不能让杨丰去见赵构,如果杨丰真得以圣旨解除赵构兵权然后换成宗泽,那么这些文官就没的玩了,宗泽是肯定不会清君侧的,他没有清君侧的动机,清君侧就是造反,清君侧无非就是做曹操董卓,宗泽这样的忠臣怎么可能干这个。但康王有这动机,对于文官来说他只要解决了杨丰,那他愿意怎样就怎样好了,哪怕他重新扶持他爹复位,甚至干脆给他爹和他哥一人一杯毒酒那都无所谓,反正衮衮诸公们还是衮衮诸公,所以他们必须得阻挡住杨丰。

    既然这样就满足他们好了!

    杨丰就不和他们争了。

    “官家,臣还有一事欲奏明官家!”

    他要继续点火。

    “国师请讲。”

    赵桓笑着说道。

    他现在看杨丰越来越亲切,就像杨丰所说,一个年逾六十而且无儿无女的孤老头子,又是修道成仙据其所说已经临近飞升的,对于人间的荣华富贵早已弃之如敝履,话说还有谁能比这样的人更值得信赖呢,他爹当年有个童贯当放心的打手,他完全可以让国师做他的童贯啊!

    话说他当然担心他弟弟。

    他爹可是还蛰伏在龙德宫里呢!

    一旦赵构带兵解汴梁之围,然后他爹以太子之位做报酬,赵构是绝对会立刻杀进皇宫给他杯毒酒的。

    这一点几乎毫无悬念。

    所以这时候的赵桓也很纠结,他当然不想汴梁被攻破,但赵构带兵解汴梁之围对他也不是什么好事,而文臣武将都不能信任,他就算真被他弟弟给灌了杯毒酒,文臣武将们最多也就是给他起个好听一点的谥号,然后继续给他弟弟做国之栋梁,这一点也是毫无悬念的,而只有国师,只有国师和六甲神兵才是他真正的心腹。

    “官家,臣冒昧地想问一句,我大宋因何落到如此地步?”

    杨丰说道。

    “呃?!”

    赵桓有点懵逼地看着他。

    杨丰紧接着说道:“想我大宋坐拥膏腴之地,亿万之民,财富甲于天下,为何一百余年受辱于不过千万人口的辽国,无奈于两百万人口的西夏,甚至就连大理,安南,吐蕃这些小国都能横行?

    汴梁一城之人几乎相当于西夏一国啊!

    那么这是为什么?

    很简单。

    第一,民不爱国。

    自金兵南下,几乎无处不降,未闻一处为大宋死守者,更无一处敢横击者,泽州降,河阳降,郑州降,完颜宗翰自太原启程,二十天时间内克威胜军,陷隆德府,降泽州,破天井关,克怀州河阳渡过黄河,二十天攻击前进近千里啊!几乎全是山区啊!但凡再有一个王禀他们也到不了这里啊!

    民不爱国。

    然国不爱民,民何由爱国?

    我大宋不抑兼并,立国至今逾一百五十年了,早已经是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方腊因何席卷江东?

    不就是老百姓被逼得没活路跟着他挣扎求活吗?

    富裕之地的江东尚且如此,其他各地可想而知,而使百姓饥寒至此这国有何值得他们去爱,民尚且人人欲为盗贼,又有何人愿为国而战?那金兵的确残暴,可那贪官污吏难道比金兵更好吗?

    第二,兵无战心。

    河阳十二万大军一通鼓声尽溃啊!

    那是十二万大宋禁军,十二万装备精良,而且还是折彦质这个名将统帅,连金兵自己看了都说南兵亦盛,未可轻渡的禁军啊,然后洛索敲了一通战鼓这十二万大军就崩溃了。

    何者?

    兵无战心。

    然朝廷以兵为贼配军,兵又何来战心之有?

    东华门外唱名者为好男儿,为国浴血沙场者为贼配军,文臣待武将如奴婢,视军人为盗贼,战胜则衮衮诸公调度有方运筹帷幄,战败则武将无能士兵怯懦,那么兵何来战心?胜则继续为文臣欺凌,败了大不了投降金兵,话说金兵甚至对他们更尊重,既然这样他们何来战心……”

    “国师今日先是离间官家兄弟之情继而离间大宋文武之和,究竟是何居心?”

    一声怒吼打断了他的话。

    中书侍郎陈过庭怒发冲冠般看着他。

    紧接着那些清醒过来的文臣们就像被捅的马蜂窝般一下子炸了,几乎所有文臣都下意识地上前一步,纷纷指着杨丰的鼻子怒斥,还有几个干脆举起笏板,那架势明显就是要上前围殴了,就连赵桓都被他搞得有些精神恍惚,歪在御座上瞠目结舌地看着国师。

    而国师却毫不客气地站起身把袖子一撸,一脚踩着他的短榻,然后伸出右手指着衮衮诸公们。

    “怎么,戳到痛处了,想杀人灭口吗?有胆子就放马过来!”

    他气势汹汹地喝道。

    衮衮诸公们一下子冷静了。

    打群架肯定不行,有胡御史的例子在呢!他们过去打群架是因为知道双方战斗力没有本质差距,然后他们人多势众自然稳赢,可问题是这个妖人不一样,万一和胡御史一样被一把掐断脖子就不划算了。

    “陛下,国师言语狂悖,明显意图不轨,臣请陛下依律严惩!”

    陈过庭说道。

    “对,这妖人越来越猖狂了!”

    “请陛下严惩此贼!”

    “陛下,不能再任由这妖人荼毒百姓了!”

    ……

    然后就是群情激愤了。

    话说他这可真是戳文臣们的肺管子了,这话其实都对,文臣们自己都很清楚,但这话不能说出来,大宋到现在还没有谁敢把这种话公开在朝堂上说出来,哪怕那些武将,哪怕狄青这种挤进朝堂的武将,都没人敢把这层盖子揭开,敢公开说这个那就是对整个文官阶层宣战,这是挑衅,赤luoluo的挑衅。

    这还了得!

    这是要反天啊!

    “怎么,想要挟官家吗?”

    杨丰往那些文官和赵桓中间一跳喝道:“这天下是官家的天下,不是你们文官的天下,还容不得你们放肆,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们心思,你们当然不在乎民心,你们也不在乎军队能不能打,民不爱国与你们何干?你们家财万贯锦衣玉食就足够,要不要老夫把你们在汴梁的产业都公布一下?兵无战心又怎样?金兵攻破汴梁又怎么样?大不了你们换个主子,这些天投降金兵的还少吗?但你们可以不在乎官家可以不在乎吗?民心乱了官家就要做那秦二世和隋炀帝的,这兵无战心金军破城官家是要做陈后主和高玮的,老夫今天就把你们这点小心思直接捅开,老夫六十多没儿没女,老夫不用为子孙计。

    老夫没什么顾虑。

    老夫今日就为官家为大宋做一回晁错!”

    说话间他还玩一把须发怒张,丁春秋一样的白眉毛白胡子在灵魂能量控制下无风自起,就连几根散落的白发都在那里舞动,那情景看着也煞是惊人。

    那些文官们逡巡不前。

    “都不要再闹了!”

    赵桓在他的宝座上虚弱地说道。

    “朕今日有些头疼,朝会就先散了吧!曹卿,由你去见康王,就说金军亦是强弩之末,他的大军一到自然解围,另外派人去见宗泽,以他为河北东西两路宣抚使兼北道总管,目前河北之兵马由他节制速来勤王。康王既然是去归德,那就以康王为南京留守兼东道总管,解除其河北兵马大元帅,范致虚丧师解职,以孙昭远为西京留守知河南府兼西道总管。调李纲为山南东西两道宣抚使兼知邓州,原西道总管王襄弃西京下狱,其部由李纲统帅,以李纲兼南道总管速集山南之兵于襄邓御敌。”

    他紧接着说道。

    然后他站起身虚弱地走了。

    杨丰向着衮衮诸公们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历史粉碎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