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六七九章 和平都是打出来的

时间:2018-03-25作者:木允锋

    话说这东西的确是送人头的。

    它唯一的价值就是让杨丰检验了自己部下六甲神兵的枪法。

    三百名六甲神兵从它进入四百米范围开始,在杨丰的亲自考核下,竖起表尺玩远距离狙杀,先打前面那些做为主要动力的牛,结果一轮射击还没结束,所有的牛全倒下了,不要小看黑火药枪,这东西是十一毫米口径,初速也是超过四百的,紧接着就是那些推塔的金兵,这样的距离上人形靶的难度对疏于训练的六甲神兵的确有点高,不过没了那些牛以后仅凭金兵推攻城塔的速度已经无法用龟速来形容了。

    乌龟绝对比他们更快。

    然后杨丰直接搓了五千发子弹交给那些士兵打靶玩,不过没用完三千发子弹那里就没人了,那些大冬天累得汗流浃背,而且还得不断承受死亡的金兵很痛快地扔了这破玩意,拖着那些牛的死尸一脸忧伤地回军营吃肉去了。

    这次进攻同样没开始就结束了。

    至于那攻城塔……

    留在外面当风景吧!

    原本准备用火箭和火药球箭射它的张叔夜也没必要浪费这些东西了。

    不过这倒是给了张叔夜启发。

    当知道五雷铳最远杀伤距离甚至超过两里后,这位此时汴梁城里唯一杨丰还保持几分敬意的老人,向杨丰提出一个请求并得到满足,然后按照他的请求,六甲神兵以伙为单位,分别以轮岗形式常驻南熏,宣化,大通和朝阳四门,至于职责就是充当狙击手。虽然他们的枪法欠佳,但十人一组也足够了,然后狙杀城外的金军骑兵,只要有进入两里射程的就给他一枪,这些狙击手全部都在几十米高的城楼上,而且本身六甲神兵视力都是飞行员级别,一里外的骑兵绝对可以锁定瞄准,至于更远距离的……

    那还是算了!

    狙击手不是随便抓个人就能当的。

    一个能计算弹道的人在这个时代完全可以说是伟大数学家了,杨丰不认为自己手下那些士兵在几个月里能晋级到这个水平。

    倒是望远镜可以有了。

    以望远镜确定目标,并且进行大致上的测距,然后以表尺射击,这样基本上就可以保证在六百米内对于骑兵进行狙杀,反正金军骑兵都是一队队的,打不中目标也差不多能打中附近的,只要别把子弹射天上就行,六百米距离表尺还是很管用,尤其是这些士兵是居高临下射击,这样相对来讲更容易瞄准。

    “子弹飞出去不是直线。”

    杨丰给张叔夜解释。

    “它和射出的箭差不多,都是一个弧线,哪怕正对着目标,实际上子弹飞出后也是下落的,只是距离近下落幅度微不足道,但距离远这个下落就很严重,所以真正的枪口直指,反而子弹会落在目标前面,必须和弓箭的仰射一样,枪口斜指目标上方。

    但这就需要计算弹道。

    还需要准确知道目标距离多远。

    我们不能指望士兵有这本领。”

    他边说还边画示意图。

    “这是会圆术啊!”

    张叔夜颇为惊悚地说。

    “类似,但不尽相同,会圆术求的是这个弧的长度,我们要的是这个弧下降的量,表尺和前面的照门组合起来就是调节这个的,但只是一个大概调节,距离近还算管用,真要到两里外同样也是听天由命。这样的距离用五雷铳击中一个骑兵的成功率,并不比用九牛弩做同样事情成功率更高,所以不浪费子弹就只能限定在一里内,尤其是一百丈内,这样的距离只要士兵不出错基本上百发百中。”

    杨丰说道。

    张叔夜继续保持着他的惊悚。

    很显然对于资政殿学士,签署枢密事来说,一个军汉要杀死敌人居然还得懂会圆术也未免太惊悚了,话说这个全大宋估计也没几个会的,他还是因为兴趣原因看梦溪笔谈才知道,至少他不认为被杨丰打成猪头的莫俦会懂这个。

    话说那莫俦可是状元及第的。

    “国师,快看!”

    这时候原本蹲在一旁看得一脸懵逼的禁军统制姚友仲,突然站起身指着城外喊道。

    杨丰和张叔夜同时转头。

    远处一队金军骑兵正策马而来。

    “报数!”

    杨丰对一名举着望远镜的士兵喊道。

    后者立刻报出望远镜上密位刻度。

    “金军骑兵在战马上高度。”

    杨丰说道。

    姚友仲立刻答出。

    “计算距离!”

    杨丰再次发出命令。

    旁边一名专门培训的士兵立刻拿算盘计算很快得出距离……

    “一百五十丈!”

    他说道。

    “狙击组表尺一百五十丈,瞄准最前方敌军!”

    杨丰说道。

    他前方的箭垛后,十名士兵立刻将表尺调整到一百五十丈,紧接着全部瞄准了目标扣动扳机,枪声骤然间响起,然后包括杨丰在内所有人都盯住了远处。

    “一。”

    杨丰伸出一个手指说道。

    “二。”

    紧接着他说道。

    几乎就在同时,远处的金军中最前面那匹战马骤然间倒下,马背上的人直接被抛下,因为事发太突然,后面的骑兵根本没来得及躲避,一下子就从他身上冲过,至于踏没踏着就不知道了,一个骑术好的还一带战马从倒下的战马上越过。

    “开火!”

    杨丰紧接着说道。

    那些士兵再一次扣动扳机。

    枪声响过一秒多钟后,那个骑术好刚刚越过倒下的战马的金军骑兵突然间坠落,后面那些骑兵一片混乱纷纷掉头,其中一个没有穿盔甲的似乎在挥动什么,但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楚,而且紧接着第三轮枪声响起然后他也坠落在了马下。倒是那名举着望远镜的观察员回头想说什么,正好对上国师严厉的目光,也算头脑灵活的他立刻心领神会地重新观察,而张叔夜等人因为距离太远,能隐约看到的只是骑兵战马倒下而已,其他细节的东西根本就看不见。

    而那些士兵继续不断扣动扳机。

    虽然他们枪法并不好,毕竟他们用这东西还不到一个月,平常为节省子弹训练也有限,但十支步枪的攒射仍旧达到了一击必杀的效果,他们每一轮射击的结果都是一名金军骑兵的倒下,很快那些金军骑兵就不敢再向前全部掉头逃跑。

    至于那些尸体和伤兵就留在那里等死了。

    城墙上一片欢呼。

    但在这欢呼声中杨丰笑得很诡异。

    “张枢密,你说金军会不会和谈?”

    他突然间说道。

    “和谈?”

    张叔夜冷笑道:“割地赔款然后换来金军满载而归,到明年这个时候他们再一次大举南下,我们就再割地赔款,他们再满载而归,后年他们再南下,咱们再割地赔款,这样一遍遍反复,中原残破成废墟,大宋民不聊生饥荒遍地民变蜂起,朝廷财力枯竭无钱无粮,用不了十年困顿如病入膏肓,然后被咱们养肥了的金兵大举南下摧枯拉朽般鲸吞中原。

    国师,老朽还没糊涂。

    和谈可以,不割地不赔款,不能给金兵任何好处,否则就打到底,让他们知道入侵的代价,大宋和辽国的百年和平虽始于檀渊之盟,但那份盟约下面堆着的是两万颗铁林军的头颅,宋金若想和平,先堆两万颗女真的头颅吧!”

    “呃,衮衮诸公可不一定这样想!”

    杨丰说道。

    的确,张叔夜的头脑清醒,那些衮衮诸公们就不一定了。

    这套黄台吉玩死崇祯的战略他当然清楚,张叔夜这样头脑清醒的官员也清楚,可问题是这汴梁城里衮衮诸公们不清楚,或者说他们就算清楚也装不清楚,毕竟他们还有李棁这样为了和谈宁可给敌人送情报的奇葩。对于他们来说膝盖一软换回清明上河图的安逸,哪怕就是临时的,那也完全是值得的,下一次大不了膝盖再软一次,他们用这招数换来了宋辽的百年和平,那为什么不用这一招再换来宋金的百年和平呢?

    而原本历史他们的确也换来了。

    他们换来了绍兴和约。

    但檀渊之盟的前提是辽国根本打不下大宋,尤其是在这之前铁林军的全军覆没,早就让辽国明白真打下去就是两败俱伤甚至有可能失败,这样确立和平对他们也有利。

    宋不再惦记幽云,他们也不再惦记灭宋,双方全部抛开对各自来说不实际的想法,以最现实的姿态来面对这个谁也干不掉谁的现实。

    而绍兴和约的前提同样是宋军战斗力的不断提升,是岳云以骑兵对骑兵击败金军那令人瞠目的战例,是顺昌,郾城,颖昌那撼不动的宋军重步兵,是那堆积如山的铁浮屠和拐子马头颅,这才是宋金同样和平的基础,金军是被失败逼着停止了战争,而到完颜亮时候连他们自己都不想战争了。

    这才是和平的前提。

    但现在……

    在金军面前一通鼓声十二万人齐崩溃的宋军,与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金军和平……

    那不是笑话吗?

    “张枢密,咱们刚才把有可能是来提议和谈的金国使者打死了!”

    杨丰笑咪咪地说。

    “呃?!”

    张叔夜傻了。历史粉碎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