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六六七章 霸业之战

时间:2018-03-18作者:木允锋

    幽州城。

    “那是什么?”

    留守幽州的燕军老将,慕容俊的六叔慕容军,愕然地看着魏军阵前推出来的一个个奇怪木架。

    然后一点火光骤然飞来。

    紧接着那火光消失在城门洞内。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脚下猛得一抖,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瞬间传来,在他和那些士兵下意识地尖叫声中,无数尘埃和碎木伴着浓烟和火光向外喷出,而几乎就在同时,对面又是一点火光飞来,转眼间消失在弥漫的尘埃和硝烟中,然后又是一声同样的巨响,这一次就连城门内都喷出了火光和硝烟。

    “城门破了!”

    城内一阵惊恐地尖叫。

    “快跑啊,魏军又使妖法了!”

    然后更多惊恐的尖叫响起。

    “别慌,坚守城池,陛下的大军两天就到!”

    慕容军举刀吼叫着。

    蓦然间一连串密集的呼啸,紧接着数十支床弩射出的巨箭密密麻麻扎在他脚下的城墙上,然后天空中两点火光拖着烟迹落下,其中一个正落在城楼上,一下子砸穿屋顶消失在了城楼内,而就在这时候,对面魏军开始了冲锋,最前面一人全身重甲就连脸都看不到,骑着一匹同样全身重甲的红色战马狂奔而前。

    “射……”

    慕容军的吼声戛然而至。

    他身后轰得一声巨响,那城楼化作无数碎砖木四散飞射,下面的燕军士兵一片惨叫,其中一块碎砖几乎擦着慕容军脑袋飞过,他带着一头冷汗趴在箭垛上,然后一个银色身影出现在他视野。那身影骑着马一头冲进护城河,紧接着纵身跳入没顶的河水中,转眼间又带着一身河水冲出直接冲向城墙,然后抓住一支深深插进夯土的床弩巨箭,穿着全身重甲却像猿猴般灵巧向上攀爬,转眼间就在城墙上露出头。

    这时候慕容军也反应过来,他带着悲哀看了看已经没人的两旁,然后抓起自己的环首刀大吼一声,一刀斩向那颗被钢铁包裹的脑袋。

    蓦然间一只铁手抓住他的刀身。

    慕容军吼叫着猛然抽刀。

    下一刻那银色身影随着他抽刀动作一跃而上,还没等站稳另一只铁手握成的拳头就到了他面前,慕容军急忙躲闪,但却终究慢了一步,被那铁拳正轰在面门。

    在他的惨叫声中鲜血迸射。

    然后是第二拳,第三拳……

    那铁拳不断落下。

    他的惨叫声越来越小。

    而此时更多的魏军士兵冲过护城河抓着那些床弩的巨箭爬上城墙,紧接着有人放下吊桥,已经到护城河边的魏军汹涌而过冲进洞开的城门。城墙上杨丰一把扔掉脑袋都被打成烂肉,脑浆子都溅了他一身的慕容军,站在被炸塌的城楼旁看着城内洪流般汹涌的部下。

    “杀尽城内白虏男人,汉人倒戈者既往不咎!”

    他吼道。

    一名带着部下反击的燕军将领愣了一下,紧接着转头一刀捅进身旁那名肤色明显较白的同伴胸口……

    幽州就这样被攻克了。

    至于轰击城门的其实是罗马狙击弩炮,这种射程不如床弩,投掷能力不如配重投石机的鸡肋,却有着前者没有的投掷能力和后者没有的精度,正好被杨丰用来投射五十斤开花弹。换上最新的坩埚钢弹簧和瞄准具之后两百米距离轻松打进城门洞,然后五十斤开花弹会解决城门,一枚不够就再加一枚,再不够再加,十枚总不会不够吧?真要打进去十枚五十斤开花弹的话城门洞恐怕都塌了,连包砖都没有的夯土,如何承受这种武器?这就是他的破门器。

    至于为什么不是大炮?

    大炮发射不得需要火药啊!

    那东西发射一次消耗的火药甚至超过他开花弹里装填的,就他目前那点储备恐怕不用轰开一道城墙就要倾家荡产了。

    事实证明罗马狙击弩炮就足够了。

    攻破幽州的魏军,紧接着和城里倒戈的汉军一起血洗这座城市,就像杨丰所说的,白虏男人斩尽杀绝,慕容部的鲜卑很好分辨,因为他们其实接近白种人混血,白虏,这时候对慕容部的通用称呼就是白虏,至于本身是白种还是乱七八糟通婚出来的就不知道了,鲜卑本身就是一笔糊涂账,他们自己根本就没法说是一个单纯的民族,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

    所以看肤色就能轻松分辨出慕容部。

    而幽州归属慕容俊实际上才刚刚五年左右,这里的汉民对慕容家没什么忠诚,这些年为了供应和杨丰的战争,慕容俊把自己治下也搜刮得苦不堪言,毕竟他没有杨丰的治国才能也没有杨丰的神仙醉从南方弄粮食,后者可以让治下老百姓吃饱饭,而他就只能依靠敲骨吸髓地搜刮属民来维持他的十几万大军。

    尤其是他的地盘在北方。

    这个时代无论京津还是辽西,那都是苦寒之地粮食产量本来就跟杨丰那里不是一个级别,要不然慕容俊怎么匆忙迁都中山呢!

    搜刮的结果就是反抗情绪积聚。

    当杨丰这个原本就是这座城市旧主的进攻者,带着同样的汉人军队攻破幽州后,无论是那些习惯了做墙头草的世家还是对慕容家满怀仇恨的老百姓,都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倒戈并报复的行列,一场针对白虏的血洗就不可避免了,然后紧接着同样的血洗就从幽州向四周蔓延。

    而这时候慕容俊甚至还没确定杨丰登陆的消息是真是假。

    等他确定已经是第二天了。

    然后他就傻眼了。

    他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这就意味着他的领地已经被拦腰斩断,而且他还被困在一片根本养活不了他的庞大军队,甚至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叛乱的事实上绝境。

    他是鲜卑。

    他的真正根基不在这里。

    他的真正根基在和龙。

    但现在他与和龙之间的联系已经被杨丰一刀斩断,如果不能重新夺回幽州,那么等待他的毫无悬念是灭亡。

    紧接着他率领四万燕军主力北上反攻,而且没有带已经不敢保证忠心的幽冀汉军,全是从辽西跟他一起南下的鲜卑丁零等部和辽西汉军,但就在他启程北上的同一天,南线魏军大举反攻,乘船到达鲁口的魏军同样用罗马狙击弩炮一战攻破慕容俊三年才攻破的鲁口,然后从侧翼直接威胁中山,而从襄国北上的魏军骑兵在常山城下用整整四千具装骑兵的冲锋一战摧毁了慕容强的勇气。

    那是四千具装骑兵。

    当那仿佛无边无际的钢铁洪流带着大地的颤抖冲锋时候,哪怕最骁勇的燕军士兵,也知道他们不可能赢得战争了。

    不过慕容强还得死守常山。

    另外从鲁口进军的魏军紧接着也进抵中山,慕容德同样死守中山。

    他们都在等,等慕容俊进攻幽州的结果,如果慕容俊能夺回幽州,那么他们的危机解除,如何慕容俊夺不回幽州,那么他们就得想办法谋求生路了,而他们剩下唯一选择只能是向西越太行,常山向西井陉道也是他们唯一选择,他们必须保住这条通道。当然,这些与幽州的杨丰无关了,他攻克幽州仅仅四天后,慕容俊率领的燕军骑兵就最先到达了涿郡,紧接着作为他前锋的慕舆根则进驻良乡,第六天燕军后续主力到达,休整四天后燕军进至?水也就是永定河南岸并扎营开始做渡河的准备,又过了四天正式发起进攻。

    至于杨丰的选择……

    呃,他选择迎战。

    “主公,这样太冒险了吧?”

    他的向导兼刚刚被任命为燕郡太守的卢勖,拿望远镜看着对面黑压压列阵的燕军骑兵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也是世家。

    范阳卢氏。

    其曾曾祖就是卢植。

    他爷爷卢志在投奔连襟刘琨途中被刘桀抓住杀害于平阳,他爹卢谌成功投奔刘琨,刘琨被段匹磾所杀后转投段末波,石虎吞并段末波后又转投石虎,后来又做了冉闵的中书监,冉闵兵败于襄国后,被背叛的粟特康送到襄国被石袛所杀,卢勖和他哥卢偃倒是逃过一劫,并且留在邺城等来了光明,由此可见这个时代世家也挺悲剧。

    原本历史上积极他和他哥玩了一把乱世宗族宜分,然后他哥投降前燕他跑去投东晋了。

    他默默无闻。

    但他孙子很出名。

    呃,他孙子就是成就了刘裕崛起的那个东晋天师道造反的首领卢循。

    “冒险?”

    杨丰端着茶杯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张胡床上,看着对面燕军冷笑一声说道:“我哪一战不冒险?我哪一战败过?”

    卢勖赶紧不说话。

    而就在此时燕军步兵首先开始渡河,这时候是永定河汛期,泛滥的河水形成了广阔的河道,一条条被沙洲分割的水流宽逾一里,下面全是松软的泥沙,这样的地形骑兵是没有用的,战马根本就不可能跑起来,事实上河水深处都能淹没战马,唯一的选择是架设浮桥。但必须先由重步兵突破北岸魏军的防线并建立稳固的渡口,然后牢牢守在那里才能架桥,而只要后面的燕军具装骑兵渡河,纯粹步兵只有少量投降骑兵的杨丰也就只能退守幽州。

    而且燕军也没有别的路,现代卢沟桥这一段是他们唯一能强渡的。

    下游他们得面对很多条更宽的河流,想要渡过这些汛期的河流,只能选择临近山区的最上游,否则他们根本寸步难行。

    这就是幽州城选址这里的原因。

    所以慕容俊别无选择。

    他只能以步兵强攻,以步兵的生命打开突破口。

    身穿重甲举着盾牌的燕军重步兵趴在一个个木筏上,在湍急的河水中艰难向前,而他们对面的河岸边,一排排列阵的魏军士兵扛着军版钢片神臂弓悠闲地等待,这时候距离还太远就算他们的神臂弓也无法射到,倒是那些床弩旁的士兵正一刻不停地向着河面射出巨型弩箭,同样那些罗马狙击弩炮也装上了石弹不停对着渡河的燕军射击,不时有木筏被击中然后血肉飞溅,紧接着被河水冲走。

    但这样的攻击虽然给燕军造成了一定伤亡,却因为射速限制并不能真正影响他们的前进,很快大片的木筏越过河道中线。

    杨丰放下了茶杯。

    紧接着他拿起手中折扇向前一指然后刷得打开。

    旁边旗手立刻挥动旗帜。

    一名士兵点燃手中的火箭引信,这支火箭喷射着火焰直冲天空,然后炸开一团红色烟雾,发出响彻战场的爆炸声,就在同时列阵等待的魏军士兵中无数喊声响起,那些早就等待的士兵纷纷为他们手中的钢片神臂弓装箭,紧接着举起通过简易的瞄准具瞄准河面目标。

    这时候燕军已经开始弃筏,并且在齐膝的河水中狂奔向前。

    卢勖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杨丰。

    就连那些魏军士兵都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们的军官。

    杨丰淡然地挥着他的折扇。

    狂奔中的燕军士兵开始靠拢结阵准备冲击魏军。

    突然间杨丰手中折扇一指。

    旗手再一次挥动旗帜。

    第二枚火箭升空。

    伴随那些军官的吼声,所有弩手扣动扳机,密集的弩箭呼啸飞出,瞬间打在燕军中,此时前锋的燕军士兵甚至和魏军士兵相距不足十丈,强劲的弩箭就像捅破白纸般射穿他们身上的多重札甲,甚至就连他们的盾牌都被射穿,然后破甲箭簇没入他们的身体甚至直接穿透而过,因为距离太近命中率极高,可以说前锋的燕军几乎眨眼间塌了下去,无数死尸倒在河水中,鲜血染红河水冲向下游。

    但后面的却没有停下。

    他们很清楚弩的射速,跑快点完全能抢在魏军完成装填前冲过去,他们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勇士,会轻松碾压这些弩手的。

    然而就在这时候,所有弩手全部后退,还没等燕军士兵反应过来,一个个全身重甲的彪形大汉,双手握着一柄柄恐怖的近一丈长巨型双刃剑整齐迈步向前,就像一群看着猎物的猛兽般看着撞向自己的燕军步兵……历史粉碎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