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五六八章 大清第一名将

时间:2018-01-09作者:木允锋

    可怜的善并不知道,他的进攻除了收获一场耻辱性的惨败之外,还在英国人面前掀开了大清帝国的那层遮羞布,向这些早已经忍无可忍的殖民者,展现这个庞然大物的多么虚弱。

    英国人真得忍无可忍了。

    倒不是因为禁烟。

    虽然禁烟实际上已经开始,原本历史上的虎门销烟只不过是这场禁烟运动的高chao而已,在这之前道光早已经下令各地严禁y**,或者说重申当年四阿哥的禁令,但依旧有令无禁。就算英国人不想办法把y**运到大清,大清那些走私商包括水师官兵和地方官员也会想办法把这东西弄来,然后运到北京去供应那些八旗子弟在烟榻上继续吞云吐雾的。这东西只要有需求,那就根本没有能真正禁住的,大清要禁烟很简单,八旗子弟有一个抽的砍一个就行了,跑到广州去销烟完全南辕北辙,在北京城里搞一场大搜捕比十个林则徐都好使。

    所以英国人对禁烟令并不太在乎,大清的y**从来就不是合法的,但照样红红火火,这是大清的走私商找他们买的,又不是他们上门推销的,他们还没这本事,他们连广州以外都没资格去呢,他们有什么能力在这个庞大帝国推销这东西?禁烟与他们无关,因为有的是人替他们操心,帮他们继续维持这种生意,而他们忍无可忍的是自己在贸易上受制于人,尤其是广州一口通商使他们在同中国商人的贸易上直不起腰来。

    因为除了十三行他们根本没有权力选择其他贸易对象,同样除了广州他们也根本没有权力选择其他港口停靠。

    这样他们必须面对一个垄断集团。

    这才是他们无法忍受的。

    之前东印度公司同样垄断着东方的贸易,垄断对垄断,双方之间的矛盾还没那么严重,比如伍家和东印度公司之间就有特殊关系来缓和矛盾,但随着东印度公司东方贸易特权的取消,大批英国商人蜂拥到东方,这些散户不同于东印度公司,他们对利润的追求更疯狂,而广州官员和十三行却是一道墙壁般阻挡着,这样他们与十三行和广州官员之间的矛盾就很严重了。

    鸦pian战争的幕后推手就是这些新兴的英国商人。

    马地臣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已经到中国二十多年的老鸦pian贩子,在这之前就已经开始在英国鼓吹武力打开中国的大门,甚至已经为此努力了超过十年,杨丰还没登场的时候,他就不断游说英国政府入侵,只不过被当时的首相威灵顿公爵拒绝。毕竟在这位击败拿破仑的著名军事家看来,几十艘战舰几万士兵远征一个拥有四亿人口的庞大帝国,完全就是一种脑子有病的行为,包括英国整个内阁也没有支持的,哪怕在杨丰登陆新会并暴打清军之前,义律本人也反对发动战争,但现在……

    他如果还继续反对发动战争,那才是真正脑子有病呢!

    杨丰能做到的英军一样可以。

    训练有素的军队?龙虾兵的素质绝对不可能比明军差!二十四磅臼炮开花弹?这个英军同样也有。黑尔火箭?有。十二磅野战炮?有。扩张弹线膛枪?这个倒是没有。但英军可以运来一个军团,甚至包括精锐的骑兵团,而杨丰只不过是一个步兵旅。蒸汽动力的战列舰?这个也没有。但皇家海军可以用战舰遮蔽珠江口,皇家海军可以用一艘艘七十四炮的三级战列舰,九十炮的二级舰,一百多门大炮的胜利号,让鞑靼人,甚至也让杨丰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帝国威严。

    杨丰的确有技术优势,可大英帝国能够调动的力量,也根本不是这种小打小闹啊!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干?

    返回广州的义律,以最快速度写信给外交大臣巴麦尊,向他详细描述了杨丰的成功和清军的无能,并且请求内阁批准以武力打开中国大门,逼迫鞑靼政府开放更多港口,同时在中国沿海夺取一座贸易港。

    而就在他由反战变成战争的鼓吹者同时,还躺在病床上的善也在口述一份奏折,向北京的道光奏……

    奏捷。

    前线清军大捷,斩首数千,杨逆及发匪残部龟缩新会,大军已经完成合围,只是广东正是暴雨季节,台风也正盛行,各军火器都被雨水打湿无法使用,尤其是攻城的大炮也无法使用,所以目前对新会暂且包围,等雨季过去再横扫逆贼,献那杨妖人的首级于阙下。另外那杨妖人狗急跳墙率数千逆党夜袭广州,幸好广州军民齐心协力,驻防八旗将士浴血奋战,逆党尽数被歼,只有那妖人孤身仓皇而逃,不过因其施妖法,驻防八旗也伤亡近两千,广州将军德克金布与杨妖人血战并将其击伤,但却不幸被妖法所害为咱大清流尽最后一滴血。

    呃,总之就是这样的。

    话说善这也是对皇上的一片忠心啊!

    要不然怎么说?

    说五万绿营和汉军八旗分三路进攻,其中一路三千骑兵被人家一千步兵打得全军覆没,另一路从香山出击还没过西江就被人家战舰打了不到五十发炮弹,然后两万绿营在西江边炸了营?还有一路从开平南下,整整两万大军被人家一千步兵挡住,紧接着另外一千从潭江逆流而上在背后登陆拦腰横击,最后两万大军被两千人又赶了鸭子,三路合计伤亡六千,但跑散了的倒有三万,直到现在那些总兵们还在满世界抓那些溃兵呢!

    要真这么实话实说那不是让皇上忧虑嘛!

    做臣子的不能让皇上忧虑。

    该撒谎就得撒谎,这是善意的谎言忠心的谎言,总之善不会像邓廷桢那么傻了,真要实话实说估计他也少不了充军发配,既然这样还是干脆奏捷吧!

    “唉,老夫这伤就不用提了!”

    善长叹一声说道。

    “大帅身先士卒,为国除妖,高风亮节实乃我辈楷模!”

    刚刚到达的广东陆路提督杨芳一脸崇敬地说。

    他运气不错,前线的惨败之后才赶到广州,实际上善的奏捷也是他怂恿,这个当年跟着杨遇春剿灭白莲教的老将,也是干这个的老手,杀良冒功,讳败为胜,那都精通得很,原本历史上一鸦时候他就不停给道光奏捷,奏大捷,奏很大很大的捷,然后就那么一至奏到和奕山战战兢兢拿六百万赎城费给英军,这期间的奏折上他就没有过失败,完全堪称是战无不胜,英军在他手中死了的估计快凑齐整个远征军了,至于为什么战无不胜还得掏六百万换取人家停止攻城,这个……

    这个就没必要计较了。

    让皇上保持一个好心情才是做臣子的本分。

    “唉,说这些也没用,当务之急还是如何剿灭那妖人,真是天祸大清居然生出此妖孽,那妖术也太厉害,那妖兵手中火枪打得几乎跟咱们的大炮一样远,那开花弹轰起来任是什么样的铁骑也受不了,而且那妖人更是刀枪不入,还会飞,会使那飞剑隔空杀人。”

    善长叹一声说道。

    呃,他的想象力也很丰富。

    “大帅,要说对付这妖人,下官倒是有一些妙法。”

    杨芳立刻说道。

    “杨老将军请讲,我倒是忘了老将军当年剿过白莲教,那白莲教也是妖人,老将军那时候身经百战,灭的妖人无数,想来最懂得如何对付这些妖人了。”

    善一脸惊喜地说。

    实际上杨芳是清军中这时候堪称第一号名将,尤其是在两年前压他一头的杨遇春病死后,他完全就可以说现存的大清第一名将了,这个老家伙虽然在历史上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无比搞笑,却是清军中难得几个能打的。从最初剿灭白莲教时候起,几十年间大清无论内战外战都少不了他,甚至打过入侵新疆的张格尔,不但被道光把画像挂在了紫guang阁,而且被封为一等侯,和他相比原本历史上一鸦时候那些著名人物完全都是小字辈。以关天培为例,不但资历远低于他,而且从没经历过真正战争,这也是道光大老远把他从西安调来的原因,道光相信这个身经百战的大清第一名将会给自己带来惊喜。

    呃,他的确会的。

    “大帅,要破这妖人需用秽物。”

    杨芳自信满满地说道。

    “秽物?”

    善茫然地说。

    “黑狗血,马桶,金汁,女人用过的脏东西,这些统统都管用,妖人什么的都怕这些东西,下官打了一辈子妖人最懂这个了,若那妖人法术厉害这些秽物难破,那下官还有一招绝对管用……”

    杨芳趴在他耳边,颇有些眉飞色舞地说道。

    “这些能管用?”

    善颇为惊悚地说。

    “绝对管用,下官别的不说,这对付妖人最有经验了!”

    杨芳说道。

    “报……”

    突然间外面一声高喊,然后一名信差在亲兵带领下跪到门前。

    “何事?”

    善脸上一沉喝道。

    “禀大帅,潮州知府四百里加急,揭阳奸民罗大纲以杨逆部属旗号聚众造反攻破县城。”

    那信差磕头说道。

    “呃,这些刁民,为何就不能老老实实过日子!圣上勤俭爱民,堪比古之圣主明君,我大清更是太平盛世治隆尧舜,为何还有这么多不知感恩的刁民非要毁了这盛世?”

    善捶着床头痛心疾首地说。

    因为动作幅度比较大,不小心牵动伤处,他紧接着发出一声惨叫,旁边杨芳和那些奴仆赶紧上前,在他们的簇拥中善气急败坏地吼道:“杀,统统杀了,既然他们不想做咱大清的人那就去做鬼好了!”

    “罗大纲?”

    新会城内杨丰饶有兴趣地说道。

    这个名字的确很令他惊喜。

    实际上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他在新会的这几个月时间里,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土改,包括各级行政机构也建立起来,毕竟这就满打满算一个县而已,有他亲自坐镇再加上整整一个旅的士兵镇压,要是几个月还无法完成土改那未免也太夸张了。而一个崭新的,堪称真正人民当家做主的新会就像一颗暗夜的明灯般,向着整个广东发出光明的召唤,没有贪官污吏没有土豪劣绅没有饥寒之苦,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这样的地方对于那些世世代代在苦难泥沼中挣扎的老百姓来说简直像梦境一样。

    他们无不渴望自己的家园也变成新会这样,既然一直等不到神皇,那就自己动手迎接神皇好了。

    “神皇,那罗大纲的请求?”

    他的参谋长曾韬问道。

    罗大纲起兵后,立刻派人南下求援,在海上遭遇了正巡弋珠江口的定远号,紧接着就被杨钊送了过来。

    “封他为潮州镇总兵,另外他的部下改编为步兵四旅,以他为旅长,再给他送一个旅的装备,调步兵一营教导员去担任步兵四旅政委,兼军管会主任负责揭阳的土改,从咱们的随军政治学院带一百名学员过去,另外从步兵一营带一个哨,由定远二舰护送他们在海门登陆,配合罗大纲夺取潮汕,但不要急着再向外扩张了,先控制住潮汕一带完成土改再说。”

    杨丰说道。

    一个哨的步兵,再加上罗大纲部下数千人,这些就足够拿下潮汕了。

    那里是潮州总兵防区。

    但这时候的潮州总兵李廷钰还在香山呢,上次他指挥的两万大军在西江边正准备渡江,被定远号用大炮狂轰一顿,然后直接炸了营,这时候那些跑散的溃兵收没收拢起来都很不好说呢!

    话说罗大纲还是很值得培养一下的。

    杨丰目前已经有了三个旅,第一旅也就是远征军核心,第二旅留守安不纳岛以保护南洋那些华人,第三旅是在新会组建的,这时候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也已经堪用了。只是装备没有第一旅好,虽然也是线膛枪,但却是杨丰利用缴获的燧发枪改造,不像第一旅是钢管线膛枪,罗大纲的部下正好编成第四旅,这个旅连线膛枪都没有,他们只能使用由杨丰利用清军火绳枪改造的滑膛枪,不过倒都是击发枪,对付清军也已经足够了。

    这样他就可以拥有一个军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