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五五二章 仙尊改革

时间:2017-12-29作者:木允锋

    既然杨丰这条路不通,那么刘秉忠和他代表的北方儒家集团,也就只好继续坚定地站在蒙古帝国的旗帜下了。

    好在忽必烈还是圣主明君的。

    尤其是他的继承人,也就是随刘秉忠一起去迎接杨丰的燕王真金,那完全就是儒家信徒,他的第一任老师是姚枢,第二任老师是窦默,而他的伴读就是刘秉忠,这些全是北儒的核心,这个忽必烈的嫡长子可以说完全就在一帮儒生的教育下,他可以说是北儒的希望所在。而这时候忽必烈控制下的包括旧金国和西夏之地上,儒家全都占据思想上的主要地位,关中和山西不用说了,哪怕西夏过去也是以儒学为尊的,忽必烈想要牢牢掌控这片目前他最核心的土地,也必须得和儒家团结起来。

    总之就这样,杨丰把北方儒家彻底推到了忽必烈的怀抱。

    而后他也紧接着离开了开平。

    在他踏入居庸关的同一天,忽必烈留下真金留守开平,自己率领着包括太原刘家等世侯在内的大军奔赴和林,去继续和他弟弟的战争,而几乎就在同时,一艘载着蒙古使者的鸟船驶离直沽南下临安,前去和南宋谈判以承认河北和山东归南宋,换取南宋停止向兴元的进攻。

    谈判肯定会成功的。

    因为贾似道早已经接到了国师的电报并且完全同意。

    贾似道也没兴趣再打。

    虽然理论上如果他努力一下估计夺回河南和兴元都没问题,但可惜他没钱打,仅仅维持吕文德收复川北和夏贵所部的北上,就已经耗尽大宋国库的积蓄了,而且他虽然白捡了河北和山东,也准备暂时让这两地那些世侯们继续维持军阀化,可终究他也是要给人家一部分赏赐,另外大宋朝廷也必须在北方驻一部分军队,还得向北方派驻一部分官员。

    这些都是要花钱的。

    河南和兴元两地得之不会有太多的好处,如果是以前倒可以把河南抢过来,以省下沿淮筑堡的钱,可现在沿淮国防线已经建成了。

    话说这钱花得真是有点冤枉啊!

    总之贾似道也同意恢复和平,说到底他和杨丰一样,也明白这时候过于削弱忽必烈并不好,最好的选择应该是让他有足够实力继续和他弟弟打下去,毕竟看着蒙古人自相残杀比亲自下手要舒服得多。就这样大宋和蒙古边界暂时确定下来,燕山,太行山,黄河,淮河,大巴山,然后四川盆地西缘南下至大凉山一带,这个诡异的边界线使得蒙古在河南保留了一个突出部,但这个突出部只是到归德,南宋拥有徐州以东的陆地连接。

    当然,这个突出部很大程度上也就是一个象征意义,一旦再开战南北夹击的宋军会立刻将其切下。

    战略上已经没有任何价值。

    而这也让南宋刚刚建成的沿淮国防线失去了意义,当然,这种事情终归也不是坏事,再说修这条国防线也没花朝廷多少钱,几乎全都是抄蒲寿庚们的家得来,所以浪费也就浪费了吧,没必要为此而心疼。

    杨丰返回北平后,并没有立刻南下返回临安,而是在这里以朝廷全权代表的名义召集所有世侯,包括各地豪强推选出的代理地方官员,另外再加上已经获得南宋正式任命的齐王李璮,还有被封郡王,国公的张家系统的军阀们,所有这些大小势力都凑到北平,然后针对河北及山东各地目前情况下达了一系列命令,首先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

    废奴。

    所有世侯和豪强家,无论愿意还是不愿意,所拥有的奴婢必须释放为民籍,可以像南宋一样雇佣,但是不再是奴婢,主人不能再想杀就杀。

    他们在法律上和主人是平等的。

    那些被释放的奴婢,愿意继续跟着主人的,以后主人开工钱,不愿意继续跟着主人的,那么双方脱离关系然后自己有去处的随便,无处可去的暂时到各地道观,接下来仙尊将专门派出弟子入驻各地道观,根据这些人的不同情况,安排他们租种公田并给他们一批仙种,开办些工厂让他们做工,总之由仙尊负责安排。

    还有一点就是公田制。

    原本那些鞑虏和色目拥有的田产禁止那些世侯和豪强强占。

    他们的房产,财产,女人,商铺之类都可以,但田产不行,这些田产全部收为公田,但这个公田并不是官府所有,而是归仙尊所有,原本租种这些土地的农民还继续租种,只不过地租降到了两成,至于该交的赋税肯定要交。至于那些世侯和豪强原有的土地当然还是他们拥有,包括朝廷给他们的封地,但除此之外还未开垦的荒地,这些以后也归仙尊所有,其他人不得开垦,开垦了也算仙尊的需要向他交两成地租,而这两成地租将用于在各地设立孤儿院,养老院,义务教育的学校甚至公立医院。

    杨丰必须得提前遏制住大规模的土地兼并,可想而知,这些世侯和地方豪强们会如何疯狂地兼并土地。

    这是必然的结果。

    原本历史上这就是蒙古人获得那些士绅支持的主要原因,杨丰的确赶走了蒙古人,但他不能让红利全部落入这些家伙手中,他必须得让老百姓也得到好处,而公田制就是他的最好办法,他都一成地租了,那老百姓肯定去租种他的公田,哪怕去为他开荒也比种那些豪强的土地强啊!他们在那些豪强的土地上根本不是农民而是农nu。

    解放奴隶,公田制,两条就足以解决这个问题。

    同样也可以完善福利体系。

    另外再以这些公田的佃户来传播他的宗教,组建农业合作社,兴建水利设施,推广新的农业技术,尤其是推广仙种,而且还可以建立起预备役体系,总之就像在成都一样,把整个河北和山东变成他的地盘。

    至于豪强们……

    这时候谁敢反对仙尊?

    哪怕心里再不情愿,他们也只能接受,他们所有人的手上都沾满了鞑虏和色目的血,如果没有了仙尊的保护,忽必烈会立刻杀回来灭了他们的满门,谁都清楚不是他们自己赶走了鞑虏,而是仙尊赶走了鞑虏,他们只是坐享其成而已。这里面河北的世侯和豪强身份未定,杨丰想怎么安排他们就怎么安排,也就李璮和其他几家情况有点复杂,但李璮的封地只有益都至青岛一带的平原,而其他几个的封地最多也就是一个州,除此之外绝大多数州县还是归朝廷,只不过是以他们为地方官员,这些州县也依照河北的情况进行处理。

    实际上目前河北和山东并不存在土地紧张问题,毕竟人口太少,杨丰这是在为以后做准备。

    而以后大不了再玩大政奉还。

    话说他又不是第一次玩这种游戏。

    总之他就这样雷厉风行地解决了北方的土地问题。

    然后就是政治上的问题了,首先由路变府,所有各路全部变各府,行政上和南宋一致,山东变为山东路,下属济南,益都,东平还有徐州等府,河北同样变河北路,下属北平,顺天这个改保定,真定等一系列府。山东路宣抚置制使依然是李璮,河北路宣抚置制使由杨丰提名让吕师夔担任,河北路治所肯定就是北平府了,各府州县的官员暂时还是那些世侯和豪强代理,以后贾似道给他们再发个任命就行了。

    但河北路就不会再封藩镇了,封李璮是因为他首义,张家战场倒戈有功,其他人就没这资格了,最多得到个节度使,然后兼着地方官,这样还是掌握着军政大权,只不过想要封地肯定是别指望了。

    毕竟谁都明白,这些家伙只是捡了便宜而已。

    杨丰再一个改革是金融。

    也就是他的银行制。

    蒙古人也学南宋印钞票的,也就是中统钞,毕竟这种手段的好处太明显,而蒙古人被赶走后,北方实际上暂时还是流通中统钞,再就是李璮那里因为靠近南宋而且他故意推动,以流通南宋的会子为主。

    但无论会子还是中统钞,实际上都已经臭名昭著,而杨丰的改革就是由他领头,由各家世侯共同投资来成立银行,贾似道以朝廷名义给予这家银行淮河以北的发钞权,由银行以一定的比例吸纳中统钞同时兑换成新的龙元纸币,会子的流通还照旧。而龙元纸币以金银铜铸币为担保,当然主要是仙尊的信誉为担保,而仙尊的信誉则以登州刚刚发现的金矿来作为担保,实际上没必要这么麻烦,仙尊的信誉就足够了,至少他比南宋朝廷要靠谱得多。

    更何况他还有仙种,那些兑换出来的龙元纸币都可以购买仙种。

    总之杨丰在北方一直待到了第二年也就是景定四年,也就是西历一二六三年的年底,然后才匆忙启程返回临安,因为如果不出意外,临安很快会有一件大事发生。

    赵昀驾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