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三八八章 乐土

时间:2017-10-02作者:木允锋

    碎叶。

    清晨的钟声蓦然敲响。

    这座刚刚完成包砖化的四方形城堡四周,四座橡木外包裹着铁板的城门同时缓缓打开。

    四座吊桥同时放下。

    西门外一队早就等待多时的胡商驱赶着骆驼,卑躬屈膝地和城门处士兵打着招呼,缴纳他们的入城税,然后迫不及待地走进城门。

    接下来他们将在这里向杨丰本人名下的盐业公司,纺织公司,皮毛公司,水产公司,陶瓷公司等等一堆公司,分别采购他们所需要的货物,然后向南运往石国,向西运往火寻,向北运往突骑施各部,甚至葛罗禄回纥以及沿着丝绸之路北线,绕过咸海和里海,一直运输到遥远的欧洲,第一批碎叶产的瓷器,这时候已经摆在可萨汗国贵族的帐篷內了。

    甚至还在穿过可萨汗国然后进入遥远的拜占庭。

    利益就是动力。

    而就在此时,楚河北岸一队驮满丝绸和茶叶的商队,也踏过了河面的浮桥,沿着三合土的大路,走向距离他们最近的北门,这是从内地而来,碎叶是他们和西域胡商交易的商业中心,卡拉套山脉以北的东西方贸易,都在这座城市完成中转。在他们身后是一群用大车拉着皮子赶着牛羊的牧民,他们将用这些东西到碎叶城内去换取食盐,水果,棉花,甚至铁器,这些都是突骑施人,这时候突骑施人都已经不再冶铁,碎叶可以买到所有他们想买到的优质廉价铁器,包括刀长矛箭甚至锁子甲,除了唐军的制式武器尤其是冷锻甲之类,其他次一级的武器装备都可以买到,既然这样他们谁会会冶铁?

    草原上冶铁是多么艰难,更何况他们的铁器还远不如碎叶产的。

    至少突骑施人是如此。

    而碎叶的东门外,一群散工的铁厂工人,正在说笑着走向城门,他们身后的铁厂內,一台台水力机械依然在不停运转,冶铁高炉內铁水也在依旧沸腾,运输矿石的小船停靠在楚河岸边的码头,一兜兜矿石装上四轮马车沿着三合土的道路,慢悠悠驶向那些高炉……

    这是夜班工人。

    因为气候原因,一到冬天楚河封冻所有水力机械都无法使用,所以必须在开河期间尽可能工作。

    这样夜班就必不可少了。

    至于夜间照明……

    这个很简单,随便从附近的原始森林里拖几根大木头,堆上松脂之类烧就行,话说此时碎叶南边吉尔吉斯山脉的原始森林,都已经被祸害得就跟指环王里气疯树人的森林一样,无论冶铁,还是取暖烧砖头烧陶瓷都是木炭,木炭数量不足正在严重制约这里的发展,好在这里不会有树人杀出来抡起大石头到处打砸,不过杨丰也已经需要注意环境破坏带来的危害了,很显然煤炭化迫在眉睫,只是这热海边倒是有几座小煤矿,但可惜全都是井下开采,所以这个问题只好再议了。

    而碎叶的南门处,一大群胡女和几百名新到的流放犯正在说笑着走出城门。

    她们的目的地是果园和农田。

    收获季节到了。

    在碎叶城南,依靠着山上下来的一条条溪流,栽种了无数水果蔬菜和庄稼,小麦,大豆,葡萄,苹果,胡瓜,可以说杨丰能找到的西域作物在这里都有,同样这些作物和其产品,也正在成为四周那些牧民的最爱,丰收的景象连他自己都感慨不已。

    “这才是乐土啊!”

    碎叶南门城墙上,他望着金秋季节里,在雪山和森林脚下不断绵延的丰收农田感慨道。

    就在同时所有城门处,无论进城的还是出城的,都以最快速度向着路边躲避,紧接着伴随那雷鸣般的马蹄声,一队队骑兵汹涌而出,从各个方向狂奔而来。

    这些骑兵都是全套华丽的明光铠,人手一支马矟,胯下最雄健的大宛马,甚至就连战马都带着全套铁甲,青森森的冷锻甲在阳光下如水般流淌,在秋季的旷野上如一道道金属的溪流向着他面前汇聚。整整一千名具装骑兵就这样,用不到一刻钟时间在他面前排列成了一个铁的方阵,这是这个时代最强的攻击力量,坚不可摧的盔甲,百炼精钢的武器,冲刺性能最强的战马,还有百战之余的精锐士兵,这一切共同组成了杨丰的铁拳。

    重骑兵营。

    两个重骑兵营。

    事实上不只两个,留守碎叶的徐辉带着三千守军和那些胡女,在祸害葛罗禄人之余,用了一年多时间将所有守军全部明光铠化。

    反正守着铁矿,有全套的钢铁工业,没事不停地造就行,因为水力机械的大量使用,还有流水线的制造工艺,他们制造盔甲速度快得很,事实上这一年多里,碎叶的铁厂一共制造了五千套明光铠,另外两千被程千里买去五百套,剩下一千五百套全都被各处镇守的安西军买去,封常清攻大勃律时候,一支整整千人的明光铠军团参战,冷锻甲的防御让大勃律人彻底绝望……

    他们的弓箭根本毫无用处。

    一千明光铠战士,只被石头砸死三个,其他没有一个被刀箭所伤。

    而杨丰有三千这样的精锐。

    不只是盔甲,这些人的武器同样是最好的,马矟,横刀,强弓,战锤这都是制式装备,所有的士兵每人一套,另外还有备用的步战武器,神臂弓,陌刀,大型车载连弩,就连野战防御的武刚车都有。

    “不错,我离开这段时间里,你们倒也没荒废了!”

    杨丰满意地说。

    这集结速度可以了。

    这些骑兵又不是都从南门冲出,虽然有环城的三合土道路,能在不到半小时里顶盔掼甲完成紧急集合,这也算合格了。

    “将军,兄弟们都等急了!”

    他身旁的徐辉笑着说。

    就在这时候,城西绵延的道路上,一条尘埃的长龙急速接近,很快无数游牧骑兵的洪流,就出现在了杨丰的视野中,尽管都是轻骑兵,最多也就是锁子甲和札甲,甚至很多根本就没有盔甲,但庞大的数量优势依然让这支骑兵气势十足。他们在距离碎叶三里外开始减速,然后继续向前一直到了唐军左侧,这时候才纷纷停下,一个个将领模样的从队伍中出来,下马步行走到城门前,毫不犹豫地跪倒如膜拜神灵般诚惶诚恐地叩首在地。

    “都起来吧,你们做得不错,都对得起我们的友谊!”

    杨丰扶着箭垛说道。

    这是附近的各部蕃兵,得到他的召集令赶紧过来的,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碎叶周围所有的杂胡,也不管他们过去归属哪家,统统都以碎叶的号令为尊,叫他们的男人来帮忙修城墙,他们就派人来,叫他们一起去葛罗禄人那里烧杀抢掠,他们就毫不犹豫地骑上马跟随,总之任劳任怨地为碎叶唐军服务。

    主要是都被杨丰当年那非人类的恐怖表演吓的。

    这些人没一个敢背叛他。

    他那无声无息没入大食商人脑袋里的手掌,就像噩梦般压在所有杂胡酋长们的脑子里,任何背叛他的企图都在这手掌下瞬间消失。

    而且他们也得到了回报。

    他们忠诚换来的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一起去葛罗禄人那里烧杀抢掠让他们得到无数牛羊奴隶,这些奴隶卖到碎叶得到的是钱,这些钱又以最低廉价格从碎叶购买到无数过去根本只能奢望的好东西,他们穿着从碎叶购买的丝绸内衣,外面套着碎叶出产的棉袍,再罩着碎叶产锁子甲,手里拿着碎叶产钢刀,吃着用碎叶产铁锅煮的加了盐和香料的羊肉,用碎叶产瓷杯喝着茶或者碎叶产葡萄酒,吃着碎叶产的苹果和咸鱼,这样的生活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偶尔骑马到碎叶,花钱到酒楼点一桌子炒菜,美美吃上一顿,然后到妓院里享受一把,已经成为这些杂胡的终极梦想。

    胁之以威,诱之以利。

    杨丰正在如黄台吉降伏蒙古一样,把四周这些杂胡变成自己的忠实走狗,当他亲自发出的集结令由信使送到各部后,这些酋长们毫不犹豫地集结起来部落里的战士,自己带着武器肉干,骑着自己家的战马赶来,准备着为这个大唐将军而战!

    “你们既然是我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兄弟,既然是我的兄弟,那就以后都跟我姓好了!”

    紧接着杨丰喊道。

    他旁边徐辉一副下巴掉地上的表情看着他。

    这是要赐姓?

    可是给这些胡人赐姓,那不是皇帝才能干的吗?

    “你们是否愿意改姓杨?”

    杨丰对着下面喊道。

    那些酋长们愕然一下,但紧接着其中一个突然向前爬了两步,然后激动地喊道:“突厥贱奴罗卓愿永为将军兄弟,请将军再为兄弟赐名!”

    “那你就叫杨永信好了!”

    杨丰笑着说道。

    “杨永信谢兄长赐名!”

    这个明显比他大不只一圈的突厥酋长激动地喊道。

    “请将军为弟赐名!”

    ……

    他身后立刻一片混乱的喊声,那些杂胡酋长们纷纷爬着上前,就像某国人民见到他们的太阳一样,哭着喊着向杨丰伸出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