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三五六章 大唐八纮一宇

时间:2017-10-02作者:木允锋

    带着惨叫的余音,安庆宗倒飞出三丈砸在地上。

    然后是寂静,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别说那些鲜衣怒马的勋贵子弟和高力士等人了,就是远处的李隆基都傻了一样看着这一幕。

    他可是懂行的。

    一个一百多斤重的壮汉,在马背上全速向前,那力量就是斜支地上的长矛撞不正都得折断,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个血肉之躯的胳膊能阻挡,正常情况下,哪怕一个猛将以这种方式撞击的结果也只有胳膊折断,更别说还把人打得倒飞出去,这不仅仅是力量能够达到,还得有一只堪称钢筋铁骨的胳膊,这个意外崛起的小校尉简直就是那些传说中超级猛将级别,可以说完全就是楚霸王,吕布,冉闵这些这些人同等的,就是大唐开国群臣中以勇力著称的秦叔宝罗士信等人都差他几分。

    “还不快救人!”

    他沉声喝道。

    “快救人!”

    高力士这才醒悟,尖叫着带领众太监扑向安庆宗。

    “这就是虎父无犬子?”

    罪魁祸首不无鄙夷地说道。

    “呃,没死,我有数!”

    紧接着他在李嗣业询问目光中说。

    李嗣业点了点头,没死就行。

    这是正式决斗,而且还是杨丰明显相让情况下的决斗,在皇帝面前进行的堂堂正正的决斗,得到了皇帝默许的,如果死了那肯定麻烦,李隆基肯定重重处罚杨丰以安抚安禄山,但没死就无所谓了,安禄山就算报复也没有道理可讲,皇上默许的,事前都已经讲好了谁死谁倒霉的,安禄山要闹,第一责任人只能是皇上,以安禄山的头脑不可能公开报复,那样的话等于直接指责皇帝,至于他私下里报复那就见招拆招了,安禄山虽然势大但安西军也不是好欺负的,更何况还有哥舒翰这个向来和安禄山唱对台的。

    “年少轻狂,下手难道没点分寸?”

    李隆基走过来沉着脸喝道。

    这位大唐皇帝身材魁梧,虽说一把年纪了但仍旧相当健壮,身上穿一件作为常服的赭黄袍,也就是略微发红的黄色,至于咱大清那种黄色,在这个时代是最低级颜色,只有最底层平民才穿的,皇帝礼服是衮冕,日常是赭黄袍。虽说禁止官员穿黄色是自唐朝起,但禁止并不是因为这种颜色特殊,而是因为黄色廉价,很多官员都习惯日常穿,无法显示和平民等级上的差别,所以才禁止官员穿黄色,不是因为黄色尊贵,而是因为黄色低贱,实际上就是帝王常服的赭黄色,贞观初年也不禁止别人穿,直到唐高宗时代才开始成为帝王专用。

    “陛下,难道臣还不够忍让?臣得仙人所救,死里逃生,才救出三千兄弟,诛杀石国逆首,乃陛下仁德感天故天佑我大唐,他反而横加污蔑,难道欺我汉家无人吗?”

    杨丰一脸无辜地说。

    “大家,东平郡王世子没有性命之忧,只是腰胯受了重伤,估计得卧床一段时日了。”

    高力士过了说道。

    “让御医好好诊治,暂时就让他留在宫中,给东平王送信说清此事,就说此事朕自会处理,他就无需为此劳心了,等庆宗伤好了,朕会给他送回范阳的。”

    李隆基说道。

    杨丰低头做好孩子状。

    安庆宗这辈子别指望起来了,以他那阴险的头脑,当然不会给自己留下什么祸根,弄死安庆宗过分了,废了却轻而易举,刚刚那一下给安庆宗右胯造成粉碎性骨折,甚至脊椎都受到了伤害,以这时候的医疗条件不可能治好,安庆宗以后就是个废人,就算不会瘫痪,也一辈子别指望能再站起来了。

    “至于你,朕已经下旨提拔你为宣威将军,并封下邽县男,今日一并革去!”

    紧接着李隆基朝杨丰喝道。

    “呃?!臣领旨!”

    杨丰说道。

    很显然这就完事了,李隆基是不是真得封过他宣威将军和男爵,这个真假无需关心,总之就是告诉安禄山因为这件事情,李隆基把他的四品官和男爵统统撸了,这也的确算是很严重惩罚,毕竟那可是正四品和堂堂的男爵,正式进入大唐勋贵行列了,但实际上对他并没损失,他还是昭武校尉加碎叶守捉,而安禄山不能再拿这件事在官方找他麻烦,最多以后找机会捅他刀子,但那就没什么大不了,回头把自己在郑县的亲人打包搬走就可以了。

    直接搬到碎叶去,让安禄山报复都没法报复。

    “这是何物?”

    然后李隆基指着他脚下问。

    “回陛下,此乃臣得仙人教授,为陛下所绘之大唐八纮一宇图,此图以长安为中心,向西囊括两万里,向北可极一万里,向南亦可达万里,向东亦万里之内一切主要山川河湖及番邦,更标有各国人口,宗教,军制,臣以此图献于陛下,愿我大唐八纮一宇,使皇恩如日月泽被万邦。”

    杨丰说道。

    “什么?”

    李隆基惊呼一声。

    “快打开!”

    紧接着他说道。

    杨丰立刻从装地图的竹筒里把他的地图抽出来,这幅地图当然不可能小了,实际上他是绘在一片长宽各两米的绢布上的,而且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看过,他倒是大大咧咧想给李嗣业和封常清看的,但这俩告诉他这种级别的地图,没有李隆基旨意谁也不能看,这东西得作为国家最顶级的机密文件,因为它关乎大唐未来的国家战略走向。

    在李嗣业和高力士帮助下,杨丰迅速将这个巨幅地图展开,有小太监搬来屏风,地图就直接靠在屏风上。

    “都过来看看吧!”

    李隆基向李嗣业等人招手说道。

    后者赶紧上前。

    “陛下,这就是长安!”

    杨丰拿根小木尺指着正中圆点说道。

    “这是鄯州,这是吐蕃国都逻些。

    这幅图的疆域,都是以实际范围以比例尺缩小的,一比七百五十万,这个比例尺意思就是图上的一寸,代表实际是的七百五十万寸,也就是差不多五百里,那么这样可以量出,从鄯州至逻些直线距离三千里,但这是地图上的直线,实际上山岭起伏道路曲折则距离不下两倍。这是一道道主要山脉,这些是主要河流,无论长江还是黄河都发源于这里,而这一道就是昆仑山,这上面三角符号代表着这些山脉中主要山峰高度,而天下几乎所有最高的山峰全部在吐蕃。

    最高处在这里,吐蕃人称为女神山,高度近三千丈。

    当然这个高度是以东海的海面作为起始点,而我们视为险峻绝伦的华山,实际上以东海海面为起始点连一千丈都不到,而逻些城的海拔,也就是以东海为起始点的高度,是一千丈还要多一些,逻些又是吐蕃境内几乎最低的地方,所以说吐蕃人以居住处高度算都在华山顶上半空的高度。

    这就是为何我们的人到吐蕃走一趟都九死一生。

    那里太高了。

    我们的身体世世代代居住在低处适应不了那么高处的环境,比如我们在华山下的感觉,和华山上的感觉就完全不同,初春季节登上山顶甚至与寒冬无异,而身体弱的,在山顶会感觉头晕,可以推算一下在华山两倍甚至三倍处是什么感觉,而吐蕃人的居处绝大多数都是华山两倍以上高度。”

    杨丰给李隆基科普。

    后者点了点头。

    很显然他接受杨丰的解释,大唐皇帝的眼界都是开阔的,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远不是咱大清那些货色能比的。

    不过这不是李隆基关注的重点。

    “这些红色线之内是各处藩镇?”

    他指着地图上范阳处说道。

    杨丰的地图上大唐境内部分相对简略一些,山川河湖都有,但具体地名不多,海港倒是很详细。。

    “是的,陛下,加粗黑线是国界,臣所绘国界以实际控制为准,一些虽然遣使纳贡,但实际上朝廷并无管理的番邦仍旧算一国,而黄色的线是河流,细黑线是道界,臣因为大小所限,所绘各道以山川河流为主,城市则挑些重要的标出,并没有具体的郡县划分,而红色线所画的则是各节度使辖区,从这里开始依次是是平卢,范阳,河东,朔方,河西一直到安西,而碎叶就在这里,通过距离可以量出直线接近万里,这一道道山脉就是天山的群山。”

    杨丰说道。

    李隆基没有去看碎叶,却盯着了北方的藩镇。

    平卢,范阳,河东,朔方,河西五个藩镇的红色圈,正好组成了一个泰山压顶般压在关中和中原顶部的弧形,就像张开向下抓的手,而这支大手的最近处,距离关中甚至只有几百里,河东节度使治所可是太原,向南过雀鼠谷出临汾可就是关中了,这片用最醒目的红色圈起来的地盘,在这幅地图上可是很刺眼啊,尤其是这时候李隆基因为刚才的事情还正担心安禄山反应过激呢!

    “陛下,杨侍郎来了。”

    高力士小心翼翼地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