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二九四章 阿巴泰,鳌拜,这就是你们的后代啊!

时间:2017-10-02作者:木允锋

    南京,姚坊门。

    “我正在城楼观风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镶蓝旗汉军参领尚奎端着紫砂壶坐在城楼的太师椅上,一边敲着节拍一边哼唱着。

    这里是清军最前沿。

    但这里并不是真正的防线,而是一个前哨,真正的防线在栖霞,以石埠桥,栖霞堡,栖霞山重炮台共同组成要塞区,在栖霞山上架设了八门六千斤的巨炮,石埠桥三千骑兵为外线支援,栖霞堡五千守军和整整五十门各种吨位大炮,五百支抬枪和三千支鸟铳为主要防守,卡死出南京向东的大路,而在栖霞堡后面还有东阳城的一万清军做后援,汤山寨还有另外一万步兵,侧翼江心洲上还有一座水师营寨,五千水师随时可以在侧翼登陆加入战场。

    这是一个完善的防御体系,尚奎只是这个体系的最前沿。

    “主子,抽一口?”

    身旁包衣殷勤地把烟枪递给他说。

    “抽一口,抽一口就抽一口!”

    尚奎放下茶壶说着接过烟枪。

    现在八旗将领普遍流行这个,毕竟面对那妖人他们需要一点能够麻zui自己的东西。

    “大人快看!”

    就在他烟枪送向嘴边瞬间耳畔一声惊叫响起。

    猝不及防参领大人手一哆嗦烟枪掉地上了,还没等他发火,一声炮响传入耳中,他急忙向南望去,南边小山的炮台上硝烟弥漫,同时一名旗手站在醒目处拼命挥舞着旗帜。

    “快,准备迎敌!”

    尚奎带着满头冷汗一下子站起发出惊恐地尖叫。

    “举烽!”

    紧接着他对亲兵说道。

    这意思是城内贼军出击了。

    然后仅仅过了不到半分钟,四名在幕府山一带侦查的骑兵就像发疯一样狂奔而来,但还没等他们到达姚坊门,后面数十名的黑衣骑兵就追了上来,在马背上纷纷拔出短枪,拉近距离后一阵密集的枪响,狂奔而逃的四名清军骑兵立刻跌落马下。尚奎毫不犹豫地下令开炮,姚坊门上和侧翼炮台上,一共二十门各种吨位大炮几乎同时开火,炮弹接连不断地落在那队黑衣骑兵附近,但因为瞄准技术太烂几乎所有炮弹都打在了那队骑兵的前面,后者迅速掉头撤退。

    “装弹!”

    尚奎喊道。

    他当然明白这同样只是前锋的侦骑而已,后面的大队人马很快就会到达的,实际上侧翼视线比他更开阔的炮台上旗手正在不断挥舞旗帜,告诉他敌军主力马上到达。

    “玛的,这一天终于到了!”

    他哭丧着脸说道。

    骤然间十几道烟迹就像过节时候的礼花般从前面的树林后升起,他下意识地跟随烟迹的上升抬起头,不仅仅是他,姚坊门上所有清军都在看着这些奇怪的烟迹,后者很快到达高空然后急速坠落,就在坠落同时隐约的呼啸声也传入他们耳中。他们就这样带着一脸愕然,眼看着那十几道烟迹在极短时间內全部消失在了他们侧翼的炮台上,下一刻炮台上守军就像受惊的鸭子般,一个个惊恐地发疯般冲了出来,再下一刻爆炸的火光淹没了这座不大的炮台,紧接着又是一声天崩地裂一样大爆炸,在爆炸中他们甚至能够看到被炸飞的死尸和支离破碎的大炮。

    “这些妖孽!”

    尚奎悲愤地说道。

    而就在同时,他两旁响起一片惊恐的喊声。

    就在他们视野尽头,一辆八匹马拉的巨大战车出现了,在战车上傲然立着一个金色身影,左手盾右手陌刀恍如天神般带着金色光辉,而在这个身影背后,一名赤膊的鼓手,正在不断敲击着一面巨大的战鼓,隆隆鼓声掠过旷野,不断敲击着他们的耳膜,而在这辆马车的后面,无数身穿红衣的士兵排成整齐的方阵,就如席卷而前的海浪般缓缓而来。

    “快向海都统禀报,那妖孽来了!”

    尚奎颤抖着说道。

    他的亲兵赶紧跑下城墙,快马去栖霞堡禀报镶蓝旗汉军都统海宁。

    “兄弟们,为亲人报仇的时刻到了!”

    尚奎拔出刀吼道。

    然后天空中十几道刚才那种烟迹再次出现了,紧接着它们就接连不断地落下,最近的一个甚至就落在距离尚奎不足五丈远的城墙上,他可以看到一个西瓜大的球型炮弹在城墙上弹了起来。那炮弹上一个火红色的斑点不断向外冒着火星和硝烟,然后伴随着炮弹的旋转,在半空就像某种小花炮一样煞是好看,但仅仅不到半秒钟后这东西就化作了爆炸的火焰,尚奎就感觉眼前一红,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胸前,下一刻他就感觉周围一片寂静,与此同时他也飞了起来,紧接着砸在了后面的城墙上。

    他惊恐尖叫着,但却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

    他挣扎着站起来。

    然后一脸茫然地看着城墙上的一片狼藉,入目的全都是堪称噩梦一样场景,支离破碎的死尸,不断流淌的鲜血,正在捧着断臂的伤兵,被炸得倒在城墙上的大炮,这一切正在向他展示战争的残酷。

    从没上过战场的尚参领毫不犹豫地吐了。

    也就是在同时,那妖法一样的烟迹又出现了,不过这时候他也看见了这东西是从哪儿出来的,在敌军的阵型前方,十几尊就像威远将军炮但却要大一号的火炮一字排开,那些敌军炮兵正在装填弹药。

    可威远将军炮的炮弹不会炸呀!

    然而尚奎并不知道,威远将军炮的炮弹原本也是可以炸的,至少在康熙年间还是如此,但到雍正朝末期就已经不会炸了。

    但他也没有机会知道了。

    因为就在同时,十八枚二十斤重装填黑火药和铝粉的炮弹正在接连不断地落下,其中有六枚再次击中了城墙,而距离他最近的一枚在不足一丈外弹起来,木管引信自然没有碰炸引信那么好使,但却也正好形成了空爆的效果,这枚炮弹几乎紧贴着他脑袋炸开,然后把尚参领整个炸成了一团飞溅开的血肉。

    “进攻!”

    远处的杨丰一挥陌刀吼道。

    在他身后早就严阵以待的圣教军步兵立刻开始了冲锋,与此同时所有刚刚架好的大炮也发出了怒吼。

    当然,这已经没用了。

    因为清军已经开始逃跑了。

    “一群废物!”

    杨丰鄙夷地说道。

    而就在此时,那名前往栖霞堡报信的清军也冲进这座城堡,紧接着伴随烽火的燃起,当杨丰的大军开始通过姚坊门的时候,各路信使也冲出栖霞堡,开始召集各路清军,准备在栖霞堡前和他决一死战,当这座城堡出现在杨丰视野时候,从石埠桥出击的清军骑兵也出现在了他侧翼,这三千骑兵可全都是八旗满洲。

    “仙尊,弟子愿为仙尊破之!”

    骑兵二旅旅长徐辉说道。

    他是投降的绿营千总,原本就是骑兵出身,迫不及待想在仙尊面前建个首功。

    “先等一下,你们不是干这活的!”

    杨丰说道。

    “命令步兵二旅迎敌!”

    紧接着他说道。

    “列阵!”

    看着中军的旗帜挥动,步兵二旅旅长方南拔出刀吼道。

    他的四个步兵营立刻列阵,因为后面就是骑兵,根本不需要玩什么空心方阵,甚至连预备队都不用留,四个步兵营三千两百名士兵以三列横队排成线列,线列中间夹着他们的营属四斤半炮,线列后面是旅属重炮,但却多了臼炮营。在他们列阵完成的同时清军骑兵也到达,很显然带队的清军将领也想立个功,毕竟圣教军摆出的是步兵,没有盾车,没有长矛的步兵在骑兵面前就像笑话,略微整队后清军首先发起进攻,身穿黄色和白色两种棉甲的三千正黄旗和正白旗满洲勇士,踏着雷鸣般的马蹄声,夹着长矛如洪流般向前。

    “开炮!”

    前织造府织工方南淡然说道。

    在他身旁十八门重野战炮和十八门臼炮同时发出怒吼,呼啸而出的炮弹瞬间打在清军骑兵中,爆炸的火光和实心弹撞击出的血雾立刻在清军骑兵中出现,然后这支祖上曾经横扫天下的八旗满州勇士们就成了没头的苍蝇,杨丰不用望远镜都能看到有人在惊慌地掉头逃跑,甚至还有人距离爆炸点十几米就被吓得掉下马的,哪怕没有跑没有掉下马的,也都开始减速踌躇不前

    “阿巴泰,鳌拜,这就是你们的后代啊!”

    杨丰叹息道。

    很显然曾经在战场上和他血战并且伤到过他的阿巴泰和鳌拜,看到这一幕会吐血的,这就是他们的八旗满洲勇士啊!而圣教军的大炮依然在不断地发出怒吼,实心弹和开花弹依然在清军骑兵中不断落下,仅仅第三轮炮弹落下后,清军骑兵就已经放了羊,就像原本历史上半个多世纪后的八里桥战场上一样。

    原准备血战一场的步兵二旅官兵们茫然地面面相觑。

    “该你们了!”

    杨丰对徐辉说道。

    “遵旨!”

    徐辉行礼说道。

    紧接着他从背后皮套中抽出了竖立着的丈八长矛,将这支长度近六米的空心木杆长矛向空中一举。

    “兄弟们,杀清妖!”

    他亢奋地吼道。

    三千骑兵纷纷摘下了他们的丈八长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