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二六八章 拜上帝教

时间:2017-10-02作者:木允锋

    就这样杨丰收获了第一批信徒。

    而且全是衙役。

    这年头官匪没什么区别,当他拿出黄金的时候,齐林就已经想玩这一手了,剩下帮他找房子只是想确定他到底有多少黄金,同时借着亲近机会套出他的底细,看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根基,有根基当然不能动手,他们都是有分寸的。但结果却让他们大喜过望,这是一条真正的肥羊,光黄金就半口袋呢,至少得有几百两,而且还有大量珠宝,另外在本地没有任何熟人,甚至都不是真正的道士,没有任何所属道观,只是一个被修仙头的富家子,学古书上访名山大川修道成仙的,因为岘山传说是赤松子所居,因此特意跑来立观以修道。

    这样的肥羊不宰天理难容啊!

    把杨丰安置好以后,他立刻就回去召集亲信。

    他是捕头,几个相好的衙役深夜摸过来,把杨丰一宰,死尸往汉江里一扔,那俊俏小道童卖给人贩子,别说这俩初来乍到根本没人报失踪,就是有人报失踪最后也是得报到襄阳县衙,最后还是他们几个负责查办,查了查去也就没下文了,没有人给县太爷送钱,县太爷管你查出查不出来,肯定也不会为这种小事而追比的。

    几百两黄金他们就可以瓜分了。

    然而却没想到这不是踢铁板,这简直就是一头撞山上了!

    闹了半天这是真神仙。

    “罚过就既往不咎了,本仙乃昊天上帝所遣,来人间重建圣祠的,昊天上帝以人间异端横行,xie教肆虐,黎民渐忘真神,故遣本仙下界,重建信仰,赤松子本仙旧友,岘山为其旧居故欲将首座圣祠建于岘山,尔等既知本仙身份,那此事就交与尔等,所需花费自来找本仙支取,此人为天火所焚,尔等将其处理了吧!”

    杨丰说道。

    从电击中恢复过来的齐林五人趴在地上赶紧磕头。

    “都退下吧!”

    杨丰紧接着说道。

    同时他把一个装了金锭的钱袋扔在齐林脚下。

    齐林赶紧捡起钱袋,和另外四人磕头后抬着烧焦的死尸退了出去。

    看着重新关闭的院门,杨丰露出一丝深邃的笑意,然后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向右上方甩出,紧接着茶壶撞碎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一声惊叫声也响起,他的身影如闪电般蹿出,瞬间掠过院墙抄住了一个从半空坠落的小姑娘。在后者的挣扎惊叫中,杨丰一蹬前面一棵老杏树的树干就像盘旋的鹰隼般折返并落在原地,就在他落地的一刻,另外一个身影也越过院墙,直接扑倒在他面前跪下。

    “仙长,小女无知,求仙长开恩!”

    白天那卖艺少妇惊慌地说。

    “尔等何故在此。”

    杨丰放下怀里的小姑娘说道。

    “回仙长,妾身王赛氏,母女以卖艺为生,就住仙长隔壁,半夜听闻这边异响,恐有歹人行窃,故起来查看戒备,非故意偷窥。”

    那少妇说道。

    “那就起来吧,你们也是好意!”

    杨丰说道。

    王赛氏小心翼翼地站起,扶着她女儿在一旁侍立。

    “卖艺终不是个长久之计,尔母女江湖流离也是辛苦,本仙此处还缺几个伺候的,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搬到这边来,你就负责饮食清扫,你女儿就与阿奴为伴做个姐妹如何,本仙只是雇用尔等非是买为奴婢。”

    杨丰和颜悦色地说道。

    阿奴就是和孝公主,她既然是杨丰的奴隶,自然也要有个奴隶的名字。

    “妾身谢仙长!”

    王赛氏赶紧说道。

    她这种跑江湖的头脑可都是相当的灵活,她们母女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那么自然要付出代价,不说别的光被烧死那人,也就足够让自己母女被灭口了,这道士仙也罢妖也罢肯定都不是自己母女能对抗,既然如此还不如答应他,反正也没亏吃,要是情况不好带着女儿逃跑她自认还是能够做到的,如果这人真是神仙,那她们母女可就赚大了。

    “那就把这里收拾一下,然后各自歇息去吧,对了你女儿叫什么?”

    杨丰满意地说。

    “回仙长,小女聪儿!”

    王赛氏说道。

    “嗯,明天都去做身新衣服,顺便置办些居家用品。”

    杨丰扔给她一锭黄金说道。

    “是,仙长。”

    王赛氏忙说道。

    旁边现年十二岁的王聪儿小萝莉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一幕,就在杨丰目光落在她身上时候,她不由得俏脸一红。

    “尤物啊!”

    重新闭目养神的杨神仙感慨道。

    旁边和孝公主若有所思地看着这对母女,尤其是带着一丝深沉在王赛氏的胸前停留了一下。

    就这样,杨丰的家算安顿下来。

    第二天王赛氏就将这栋不大的宅院变得一应俱全,同样她们母女也从隔壁的住处搬了过来,和孝公主是大丫鬟,伺候杨丰屋里的事务,比如说杨丰洗澡时候她给搓澡,顺便服侍仙长更衣之类,当然暖床还不到时候,毕竟年龄有点小了。王聪儿是小丫鬟端茶倒水顺便打扮得漂漂亮亮给杨丰养眼,她妈负责做饭洗衣顺便兼职管理财务,也就是在齐林等人需要用钱的时候负责供应资金,这种闯荡江湖的女人基本上五花八门什么都懂一些,用来当做管家婆无疑是最合适不过了。

    而杨丰的圣祠同样迅速开工。

    由齐林出面给了襄阳县令二十两黄金就解决了土地问题。

    也包括了那名衙役的非正常失踪问题,根据官方说法他是和齐林等人出去办差时候被老虎叼走了,襄阳临近山区,像华南虎伤人事件还是偶有发生,至于别人信不信,反正揣着黄金的县令信了,而且他还正好借着机会强行摊派了一份捕虎捐,抓没抓到老虎不知道反正他的银子是捞到了。

    大清官员都喜欢这种事情。

    因为黄金开道,岘山上一片百亩林场被杨丰顺利买下,然后同样由齐林等人负责召集工匠,迅速开始上山修建圣祠。

    至于标准按照普通道观就行,唯独供奉的不是三清,而是昊天上帝,至于神像肯定没有,昊天上帝本来就没有神像,更何况有了神像以后杨丰怎么办?干脆直接立一个牌位就可以,但也不能这么简单,宗教还需要一个标志,一个类似基督教十字架的东西,日月符肯定不行。拜昊天上帝没什么大不了,虽然祭天是皇帝特权,但民间拜天就没限制了,而日月符一出,只要襄阳的官员还有点脑子就能联想到明朝,而且日月符逼格也太低,毕竟这是十八世纪末,日月什么的已经没有神秘感,那么就干脆换一个更有逼格的,比如说……

    五角星。

    五色五角星。

    分别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五色的五角星,这个逼格就足够。

    这座圣祠的建设在襄阳没引起任何波澜,毕竟昊天上帝无论儒家还是道家都承认的,连皇帝祭天都是向昊天上帝献表,民间出现一座道观拜昊天上帝而不是三清,这只是一个个人爱好问题,再说原本天地君亲师就是民间拜祭的,现在杨丰只抽出一个天来拜也没什么大不了,尤其是在襄阳知府和安襄郧荆兵备道收了礼,并且在某次酒宴上表现出对杨道长的尊重后,这个问题就更没人在意了。

    从购地到施工完成,总共花了不到两个月时间。

    到这一年夏末时候杨丰已经可以搬迁到这座圣祠了。

    当然是带着自己丫鬟婆子一起。

    虽然这不符合道士规矩,但这年头出家人不都这样嘛,杨道长无非雇个丫鬟婆子,要是丫鬟婆子跑到县衙告他,那知县只好问他一个不遵清规戒律之罪,可人家只是雇来当佣人那就无所谓了,接连收了杨丰好几次礼的襄阳县令才不管这个呢!

    和那些钻人家内宅,给那些夫人们赐种的出家人相比,杨道长已经很正经了。

    当然,主要还是黄金管用。

    搬入圣祠的杨道长,紧接着就开始行善积德了。

    他的方法很简单,去圣祠听他讲道并且愿意佩戴五角星列入教友名单的,有什么大病小灾过去找他就行,他可以给人治病,而且还是免费治病。

    话说杨丰就是在现代也有医师证和药剂师证的,他在第一次穿越之后就开始努力学医了,虽然他是百病不生,但他的老婆孩子还是会生病的,虽说有御医,终究不如他在现代学习医术放心,此时的他对付些小病毫无压力,就是动手术割个阑尾什么的也敢下手,在配上现代药品后就更堪称神医了。

    毕竟这个时代一个肺炎就能去掉半条命。

    而这就是最好的传教手段。

    在他用一粒分成十份的磺胺治好一名因为无钱就医,基本上已经等死的外伤感染败血症病人后,第一批主动上门的信徒就诞生了,然后仅仅过了一个月时间,信徒的总数就急速膨胀到了近千人。那些贫苦无依的百姓直接把他当做救星,像这样不需要信徒供奉,反而却给予信徒无私帮助的神仙,哪个老百姓会不尊敬,同样他所说的一切那些老百姓也都愿意去听,哪怕他讲的都有些颠覆认知,比如说他对仙境的解释,还有他对于神话体系的全新解读之类。

    但这并不重要。

    这些老百姓都能轻易地接受白莲教,清茶教,牛八教,焚香教,灯花教等一大堆乱七八糟教派,当然也一样能轻易接受杨丰的拜上帝教。

    于是一股势力就这样逐渐形成。

    当然,很快麻烦也就出现了。

    “仙尊,昨日开药铺的黄举人,在常县令面前说仙尊在妖言惑众,意图不轨。”

    齐林小心翼翼地说。

    杨丰恍如未闻般继续看着山下的襄阳城。

    他的圣祠就建在现代襄阳烈士碑的位置,这里正好俯瞰整个襄阳,而且距离只有不足两里,可以说整个古城一览无余,如果在这里架一门大炮,基本上整个襄阳城全在射程之内,唯一的缺陷也就是必须下山挑水,但这不值一提,那些接受他帮助的信徒来这里都会给他挑水灌满蓄水池的。

    “哪一个是黄举人家?”

    杨丰看了一会儿,才把一个双筒望远镜递给他说道。

    “县衙西边一个巷子的南巷口西侧那座宅子就是。”

    齐林赶紧接过看着城内说道。

    “连昊天上帝都敢诽谤,这是自己不想活了!”

    杨丰感慨地说道。

    然后他的手指向前一指。

    齐林下意识地惊叫一声,因为就在同时,天空中一道亮光划过,紧接着在黄举人府的上空一道流星般的火焰急速坠落,准确地落在黄举人府中,下一刻一个恐怖的火团骤然炸开,无数点火光飞溅起如暴雨般落下,整个黄举人府瞬间变成火海。

    “这就是亵渎昊天上帝的下场!”

    杨丰说道。

    “仙尊法力无边,小丑自取灭亡!”

    齐林跪倒在地诚惶诚恐地说。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杨丰说道。

    “弟子知道!”

    齐林赶紧说道。

    “仙尊,对面真武观张观主求见!”

    这时候王聪儿走过来施礼说道。

    这小姑娘最近几个月跟着杨丰后可以说衣食无忧,而且有足够的营养补充,原本正在发育中的身体拔高了一大截,都已经超过一米五了,尤其是那小胸脯也急速鼓了起来,比阿奴还小两岁的她居然规模与阿奴都差不多了,配上白净娇嫩许多的俏脸,端得俏萝莉一枚。

    “真武观?”

    杨丰冷笑了一声说道。

    真武观和他的圣祠两山相对,一边一个,但前者那是数百年的古迹,大名鼎鼎的小金顶,然而自从他的圣祠建起来之后,那里的道士们压力也很大,尤其是信徒流失非常严重,实际上不仅仅是真武观,襄阳一带无论道观还是光头庙都深受其害,毕竟有杨丰的各种善行做对比,立刻反衬得他们这些人名不副实。

    “叫他过来吧,本仙倒要好好替三清教训一下他们这些信徒!”

    紧接着杨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