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一八八章 大宋忠孝好男儿

时间:2017-10-02作者:木允锋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丰横端陌刀看着张俊。

    骤然间他大吼一声,犹如武侠电影中烂大街的镜头般纵身跃起,半空中陌刀一挥,斩落无数矛头,就在同时一脚踏在一名盾兵的肩头,在踏断后者肩膀的同时二次跃起,顶着两旁密集射来的弩箭,踏着脚下密集的士兵肩膀以极快速度向前。

    那些士兵骤然向两旁分开。

    杨丰紧接着跳落地上,然后两旁无数长矛攒刺,但却无一穿透他的盔甲,他手中陌刀一挥,面前所有长矛都被斩断,那些士兵惊恐地迅速退开,这时候杨丰已经到护城河上的桥头,对面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士兵出现,一张张神臂弓迅速射出弩箭。

    他就像狂化般,顶着弩箭的攒射迅速过桥,城墙上张俊脸色一变转身就走,杨丰陌刀交右手,左手摘下流星锤,就在城门内士兵蜂拥而出同时,一抖流星锤,锤头带着铁链瞬间打在了箭垛上,青砖垒砌的箭垛立刻粉碎。杨丰往回一拽,锤头依靠一百多公斤重量卡在了箭垛的砖墙上,他单手抓住铁链,另一支手倒持陌刀,猛一用力将刀柄下面的三棱刺扎进城墙,单臂用力开始两手交替向上。

    背后和头顶无数的弩箭不停落在他身上,但却丝毫无法阻挡他的前进,十米高的城墙不过几下而已,当那些混乱的士兵搬起锤头的时候,杨丰也单手攀住城墙拔出陌刀纵身而上。

    “云只报父仇,无关旁人!”

    他横持陌刀怒吼道。

    紧接着他拽回流星锤,照着已经到马道口的张俊甩出,后者两名忠心耿耿的亲兵立刻挡在中间,一下子被砸得血肉飞溅。

    就在那些士兵略一犹豫时候杨丰已经从他们中间撞过去。

    “老贼,哪里走!”

    他大吼一声直扑张俊。

    后者两旁亲兵上前拦住,杨丰手中陌刀横扫,几名亲兵瞬间被腰斩,几下过去就再也无人敢挡,那陌刀照着张俊横斩过去,快跑到城下的张俊无奈拔剑回头想挡开陌刀,但可惜这东西太狠了,宝剑和陌刀撞击一下子断成两截,几乎没有丝毫阻滞的陌刀带着一道银色弧光掠过他的脖子,下一刻张俊的头颅坠落在城墙下,同时鲜血从脖子向上喷射,形成一抹诡异的红雾。

    “老贼,便宜你了!”

    杨丰拎着陌刀恶狠狠地说。

    紧接着他转身看着后面。

    “谁敢拦我!”

    他吼道。

    那些宋军惊叫着一哄而散。

    不散不行啊,这根本就杀不死怎么破?那神臂弓可是连金兵重甲都能穿透,射在他身上唯一作用就是把那件孝服射得千疮百孔,连长矛都刺不动,刀也砍不动,斧锤之类或许有用,但谁能在那一丈长陌刀下靠近他?当然床弩或许有用,但这是皇城上仓促间也搬不来床弩啊,这种情况下不跑还能怎样,再说他是为父报仇杀张俊的,而现在都已经杀了,只要不闯大内,大家就先看着吧!

    人家为父报仇而已,这没什么毛病,人家这是孝道。

    这时候可没现代法律约束。

    事实上按照法律,为父报仇就算杀了人也是要减刑的,在孝道与忠君并列的时代,那是一种受人尊敬的行为。

    “官家,臣有冤情奏禀!”

    杨丰站在城墙上,背对着身后万众瞩目的目光,面朝着大内将盔甲内置音响的音量调到最大同时喊道。

    在他面前大内与皇城城墙之间无数士兵列阵,甚至胳膊还断着的杨沂中都出现了,至少上万人堵在和宁门内,就连一架架床弩都调来了,在宫城和皇城城墙之间排成密集的阵型,严阵以待用警惕的目光盯着他,随时准备保卫皇宫内的赵构。

    “官家,臣岳云有冤情奏禀,望必须赐见!”

    杨丰再次高喊道。

    大内依旧一片寂静。

    赵构此时哪还敢见他,张俊在那么多人保护中,都被他一刀砍了,这要是见了面,他突然发难谁拦得住啊!

    “官家,臣岳云有冤情奏禀!”

    杨丰再次喊道。

    然后还是没有回应。

    三次就可以了,不需要再喊第四次了。

    “官家,臣父子精忠报国,为官家血战几二十年,官家一旦弃之如草芥,虽我武人轻贱,但何致轻贱如是,官家于贼寇入侵之时要我等武人为官家卖命,却于升平之时杀之如猪羊,不知官家何以奖劝忠义?何以面对那些为国捐躯的将士,难道我等为陛下血战二十年,最后就换来一个无缘无故人头落地?臣父屡以忠义教臣,可这就是忠义的下场?臣父背刺精忠报国,可这就是精忠报国的结局?忠义者身死奸佞者幸进,难道这就是我等血战沙场保卫的大宋?

    臣愚钝,臣不知此是何道理。

    陛下既不肯见臣,臣亦不敢失礼于陛下,臣父嘱臣以忠义,臣不敢有违臣父教诲。

    然臣父至死以靖康之耻未雪为遗恨,以二帝受辱为耻,为使臣父能瞑目于九泉,臣将北上迎先帝遗骸,迎太后鸾驾,迎靖康皇帝,官家既不欲为臣申冤,那臣将自诉之于先帝,诉之于太后,诉之于靖康皇帝,官家既不欲为臣主持公道,那臣自请三圣来为臣主持公道,臣相信忠奸自有分别,善恶终有报,待臣迎三圣归来之时,臣再问陛下臣父子究竟何罪至死!”

    杨丰大义凛然地说道。

    他的声音回荡在皇城内外。

    呃,这就是他作秀的目的。

    报复赵构最好的选择是杀了他吗?不,报复赵构的最好选择是把他哥哥送给他,他爹已经死了多年,大画家大书法家终究扛不住五国城的冰天雪地,但钦宗还活着,把他接来,然后送给赵构,这样才会让赵构真正感受到那来自大宇宙的深深恶意。

    而且这对他也有利。

    他的确想造反。

    他必须得造反,不造反当皇帝他如何来修大金字塔?他在明末时空尚且修了十五年呢,在这个时空不起倾国之力如何能在二十年内修成?一个单纯的豪强别说修这个,他要是敢聚集起十几万工人,那皇帝第一个要灭他。

    但现在就直接扯旗造反还不行。

    他的身份限制了自己。

    别看老赵家玩得这么烂,但民间的影响是稳固的,就像金兀术废刘豫时候骂他的,人家老赵家离开封时候,老百姓都哭着喊着不让走,你离开封连个搭理的都没有,还有资格喊冤?虽说宋朝土地兼并的确严重,但发达的商业和手工业却让江南百姓日子过得很滋润,他们对老赵家还是信赖的,他们没有造反的意图,至少南方很难。而他目前的身份是岳飞之子,岳飞的标志就是忠义,他直接造反,会让老百姓视为不忠不义,这就更难聚起势力了,而他直到现在也没脱离忠义范畴。

    犯阙杀张俊都不算什么,相反老百姓对这种事情是喜闻乐见的。

    更重要的是他不是岳飞,他的影响力和岳飞有巨大的差距,所以他现在最重要的是为自己镀金,扩大自己的知名度,顺便神话自己,那么没有什么比迎回二帝更具有轰动效应的了。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还可以形成自己的势力。

    他打着迎回二帝的旗号,一路向北,一路扩充势力,这很好办,北方义军,流民都会随着他的北上汇聚他身旁,等他打到五国城,估计也有一支大军了,不过他用不着到五国城,他只要威胁到燕京,那么金国必然会送回赵桓,然后他再带着这支中途集合起来的军队,带着赵桓和赵构他妈回来,至于接下来……

    呃,那就可以看戏了。

    如果他带兵迎回赵桓,那么他也就成了赵桓的心腹,最好再抢一块根据地,然后鼓动起赵桓的野心……

    呃,这个不用鼓动。

    看看明英宗兄弟俩,就知道赵桓一回来,指定是要和赵构争皇位的,赵构没有生育能力,但赵桓有,他就是不争,赵构也不可能放过他,更何况这皇位本来就是赵桓的,他哥俩争皇位自相残杀,他到时候谁赢了他就主持正义给另一个报仇,这样老赵家基本上也就完了,那时候这天下他也就唾手可得了,那时候他不当皇帝,手下人还不干呢。

    好歹也是做过十几皇帝的,这种谋朝篡位的事情,他也是驾轻就熟的。

    “陛下,臣就此告退,臣将北上迎三圣,臣此去九死一生,若臣为先帝太后战死中途,望陛下以臣父子二十年血战之劳放过臣家人,臣父子于九泉之下亦感念圣恩!”

    杨丰表情坚毅地说完,拎起他那颗流星锤,转身跳下和宁门,拉过旁边两匹不知谁的战马,翻身上了其中一匹,将流星锤放在另一匹马背上,一手牵马一手提着陌刀沿御街向北而去。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八里长的御街上,回荡着他悲怆地吼声。

    在他身后一片哽咽之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