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十三章 宁远城头的精灵王子

时间:2017-10-02作者:木允锋

    ,更新快,,免费读!

    在满怀期待中,杨丰终于等来了自己的援军。

    但是……

    不只有援军。

    好吧,从锦州南下反攻宁远的清军也来了,而且还比黎玉田等人早到了一点点。

    真得只是一点点。

    “这真是决定命运的五分钟啊!”

    杨丰站在宁远城的西北角感慨道。

    同时他用忧郁的目光,看着如洪流般在城外席卷而过的两千清军骑兵,后者的前方,也就是宁远河的南岸,大批明军步兵正在列阵准备,看他们那慌乱的样子,杨丰基本可以确信这些家伙之所以还没掉头逃跑,那也只是因为昨天下了场雨,宁远河的水位上涨了一些,看起来多少能够提供一点心理安慰。

    “陛下,鞑子准备攻城了!”

    陈副将一脸紧张地说。

    来的可不只是这两千清军,此时在威远门外,还有另外一支清军也在列阵,最核心的一千镶黄旗满州骑兵,他们前方是正向前推着八门红衣大炮的乌真超哈,而在这些大炮两旁,还有至少三千专职炮灰的八旗汉军在做攻城准备,绝大多数都是盾牌加柳叶弯刀,抬着一架架飞梯列队而前准备冲锋,很显然他们也没把宁远城上这点人当回事,连云梯之类稍微复杂点的器械都懒得制作。

    “你带两队人去永宁门!”

    杨丰说道。

    “另外以旗号催促唐钰进军!”

    紧接着他又补充到。

    “臣尊旨!”

    陈副将急忙说道。

    此时的情况微妙,绕向永宁门的两千清军,很显然是为了牵制南岸步兵,虽然不太可能攻城,但也必须警惕他们突袭永宁门,好在骑兵没有飞梯之类东西,最多只能冲到跟前抛钩子爬,所以分出两百人保持警戒就行,此前杨丰已经重新对还剩下的八百人进行了整编,直接分成八个队,每个队一百人由一个队长统领,而剩下六个队由杨丰率领负责迎战威远门外清军。

    这点人手明显捉襟见肘。

    当然,如果南岸明军步兵敢渡河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可这帮废物居然不动了。

    上万大军被两千清军吓得在南岸拿盾牌火枪长矛把自己护起来,眼看着剩下不过一条河还有北岸最多一里路的距离,居然不敢往前走了,杨丰现在很想拿他的狼牙棒过去捅唐钰和黎玉田的****这两个混蛋简直就是废物,当然这个问题等以后再说吧,得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了,就在陈副将带着两队士兵向永宁门方向奔去的时候,杨丰冷笑着看了看对面。

    然后他一伸手。

    旁边士兵一脸崇拜地把点火杆递给他。

    杨丰趴在一门大炮上,他的目视图像瞬间上传,小倩那里紧接着测算出距离角度,与此同时根据之前试射获得的这门大炮弹道特性,计算出大炮的姿态然后由他进行手动微调,在最终锁定目标后立刻把火绳杵进了点火孔。骤然间伴着震耳欲聋的巨响,十几斤重的炮弹呼啸飞出,略微带着一点抛物线,如有神助般正中一门移动中的清军大炮,在打死一名士兵的同时,将木制炮架直接砸成了碎块,沉重的炮管一下子落在了地上。

    城墙上一片欢呼。

    杨丰拎着点火杆径直走向另一门大炮。

    而他身后那些士兵以最快速度为刚才那门大炮清理炮膛重新装填弹药,就在他们完成这项工作的时候,城墙上第二门大炮发出了怒吼,还是准确无误地在直瞄射程之外,将清军的又一门大炮炮架轰碎了,然后紧接着又是第三门开火,不过这一次没有像之前一样命中,只是打死了几名正在推炮的清军。

    小倩的计算当然没问题。

    她甚至连风向风速湿度都能计算进去,但她却无法保证在炮弹无法契合炮膛情况下,必然会出现的误差。

    所以杨丰仍旧可能失手。

    但这已经足够了,当杨丰拎着点火杆,在城墙上闲庭信步般走了三个来回之后,城外清军辛辛苦苦从锦州拖来的八门大炮全都报废了,虽然只是炮架被毁仍旧可以修复,但却不是今天可以解决的了。

    而且清军士气惨遭重创。

    实际上和普遍印象中不同,这时候清军攻城很大程度上就是依赖大炮,去年济尔哈朗南下顺利攻取前卫和中后所,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携带红衣大炮,甚至之后多尔衮还特意封赏铸炮工匠丁启明,而这八门红衣大炮同样也是清军此行的重要倚仗,结果还没开一炮呢,就全都报废了。

    更重要的是全在无法反击的距离上被击毁,这就很令人憋屈了。

    呃,他们的大炮其实射程也够。

    只可惜他们炮手不懂什么叫弹道学,更没有专职的弹道计算机外加测距仪,横风仪等多种传感器的数据支持……

    话说杨丰加小倩,实际上就是一套现代的火控系统,别说是在城墙上固定炮位射击了,就是让杨丰像某神剧里一样,把红衣大炮扛肩膀上,然后再骑着马一边跑一边开火,差不多也一样是能打中的。

    这叫科学。

    但舒尔哈齐的次子,四大贝勒之一阿敏的次子,镶黄旗固山额真,镇国公艾度礼不懂科学,他只知道这一次恐怕是要有点麻烦了。

    不过好在他还有炮灰!

    就在城墙上明军为皇帝陛下而欢呼的时候,这个豪格的主要支持者,原本历史上很快就要被多尔衮剁了的家伙,也面无表情地一挥手,随即战鼓敲响令旗挥动,早已经习惯了的八旗汉军炮灰们抬着飞梯,在身后那些满州大爷的监视下,呐喊着开始向宁远城发起了进攻,而八旗的大爷们也迅速上前准备在马上射箭为他们提供掩护。

    “拿朕的弓箭来!”

    城墙上杨丰一伸手说道。

    现在那些大炮给士兵使用就行了,居高临下炮轰步兵集群不需要精确的瞄准,而他需要的是弓箭高射速来发挥他的作用。

    一名士兵立刻抱着一张巨型弓上前,此物不同于明军和清军都普遍使用的牛角弓,它是一具单体弓,只是弓太大了,尤其是握把处粗得只能说堪堪用手能握过来,那长度都超过一人高了,那弓弦都跟手指头一样粗,整体上看起来就像一把加粗了的英国长弓……

    好吧,这其实是从一具床弩上拆下来的。

    紧接着杨丰身旁一名助理就递过了同样特制的箭,同样也是床弩的箭改造,就跟个小号的长矛一样,在士兵的欢呼声中,杨丰稳稳地拉开巨弓,然后瞄准了一名正在指挥汉军炮灰的清军军官,骤然他松开手,弓弦的响声中那箭嗖得飞出,带着凶猛的力量瞬间到了几乎两百米外,就在那清军军官愕然抬头的一刻,那小斧头一样的箭簇就砸进了他胸口。

    这时候什么盔甲都没用了。

    别说锁子甲加棉甲,就是换成全身板甲也是纸片一样,那一米半多长的利箭瞬间穿透他的身体,带着他向后倒退好几步,这才像木头一样仰面朝天栽倒。

    那些汉军炮灰们一片愕然。

    就在同时杨丰的第二支箭飞出,紧接着第二名清军军官被钉死在地上。

    然后是第三支,第四支,第五支……

    短短不到一分钟内,他就像圣盔谷城墙上的精灵王子般,接连不断地用他那张巨弓射出了十箭,每一箭都射死一名清军军官,那恐怖的巨型羽箭就像十面旗帜般,插在十具尸体上,红色的尾羽亦如旗帜般在风中舞动,而他则抱着那张巨弓,如神灵般地站在威远门的城墙上,用傲睨的目光看在远处帅旗下的艾度礼,紧接着再一次拉开了弓。

    这一次是吊射。

    那带着红色尾羽的利箭,在原本需要绞盘才能拉开的巨大力量推动下,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中斜飞向了天空,几乎就在同时尖锐的哨声也跟着响起,那是箭上特意装的哨子,这怪异的声音就像是猛兽的吼声般震摄着所有人的心脏,战场上已经快要跑到护城河边的清军炮灰们下意识地全都仰起了头,用恐惧的目光看着天空中那道红色轨迹。

    因为害怕被大炮点名,已经后退到两里之外,用一把单筒望远镜观察城墙上的艾度礼,同样没来由心跳了一下。

    但他没有动。

    他不相信这箭能飞到他这里。

    他在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但就那羽箭的哨声传入他耳中的时候,他仍然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拨马头,不过也就是在同时,他前面督战的清军骑兵中,一名牛录骤然跌落马下,胸口赫然插着一支长矛般的羽箭。

    艾度礼擦了把冷汗。

    “这也射不到一千步呀!”

    城墙上杨丰索然无味地说。

    “陛下,那得几张弓合力才行,咱们这就一张弓,能射出四百步已经是极限,当然若无陛下神力,就是这样的弓也断然不是人力所能拉开。”

    旁边军官满脸堆笑地说。

    “这还不行,还是太软了,朕要再硬一些的,最好能射出一千步的硬弓。”

    杨丰说道。

    “陛下,这个真做不出来,牛角弓必须得用牛角,所以肯定没那么大的,木弓得需要弓体加粗,可再粗那就握不住了。”

    那军官愁眉苦脸地说。

    “唉,什么时候才能有把能配得上朕的弓啊!”

    杨丰继续装逼。

    与此同时他接过旁边士兵双手奉上的羽箭,毫不客气地射向下一个目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