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历史粉碎机 第五一八章 宗教税

时间:2017-12-05作者:木允锋

    至于对经界队和的士绅冲突……

    那个处理个屁,杨丰就喜欢这种事情发生,他不但没处理,还特意奖励了那些经界队员,然后用他刚刚开始发行的临安报详细报道了整个事件的起因经过,至于结果……

    这种事情没有结果。

    那些经界队员把被他们救下的少女一家送到孤山了,无论那乡绅还是仁和县,都肯定没胆量跑来找杨丰要人,至于抓那些经界队员,这个他们就更不敢了,这些可是为贾似道做事的,最多也就是那个乡绅自认倒霉而已,而且因为临安报,再加上临安其他小报添油加醋的报道,他的名声也彻底臭了,尤其是在那些临安的小报上,把他一个五十多老头虚钱实契强娶十七岁如花少女的恶行描述得生动形象,老yin棍的名声传播整个临安。

    话说南宋是有报纸的。

    不但有报纸,而且还有很多种报纸,只是不够规范而已。

    其中官方也就是各种邸报,这个普通老百姓无权,只限于官员内部,类似最初的参考消息,另外就是民间小报,名字也叫小报,这个属于灰色性质,都是些轶闻艳史,甚至充斥大量胡编乱造的。当年北宋蔡京当政时候就已经有小报以他名义写假文章,害得蔡京还得公开为自己洗清,包括杨丰与阎贵妃的故事也是由小报传播,而扒灰公的伦理故事最初也是小报传播的,所以真假同样也无法确认,但对于这种报纸官方实际上是禁止的,就连看小报被抓都要罚款。

    当然,这并没妨碍小报成为大宋人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比如说陆游泡他表妹时候就曾经买过。

    杨丰开办的临安报是南宋第一份官方授权的民间报纸。

    而且拥有专营权。

    他通过那些记名弟子,将大量这些小报从业者聚集起来,然后充实到他的临安报,使这些游走灰色地带挣扎求活底层百姓,一跃而成为国师记名弟子加大宋正规新闻工作者。

    这些人的经验相当丰富,实际上原本他们就已经令人惊叹,这些家伙就连记者都有,而且还是有专门分工的记者,或者说狗仔队,就像老鼠般窥视大宋从皇室到民间探听一切有用消息。然后回去在简陋的泥活字作坊里印刷成一张张廉价小报,同样像老鼠般在这座巨大城市的最底层管道里传播,从国家政策到某个官员内宅趣闻,无不都在他们的狩猎范围,当然,没有新闻时候他们也会自己编造新闻,这一点上他们和他们现代的同行并无本质区别……

    实际上他们更肆无忌惮。

    毕竟他们本身就是灰色的,他们就算造谣也没人管,最多知道他们底细的去揍他们一顿,但不知道底细的只能自认倒霉。

    连蔡京都自认倒霉何况别人!

    而杨丰却给了他们在阳光下的生活,甚至那些专门的狗仔队都被他全部收编,他现在无法向上层渗透,毕竟因为他对贾似道的支持,已经让自己从大宋守护神变成妖道了,那些士绅对他无不切齿,这样他只能向底层来发展,这样反而让他的发展更加迅猛,不到半年时间,就已经逐步掌握了临安的地下世界,既然这样他就得将其正规化,而正规化的方式就是给那些最底层百姓阳光下的生活。

    报业是他的第一步。

    这份报纸养活的可是整个产业链。

    新式的造纸业。

    宋朝造纸业以竹纸为主,但纸质较脆且无漂白,而他则用天工开物里面的熟料法造漂白纸,这种新式纸张让临安报立刻高端起来。

    新的印刷业。

    宋朝印刷还是毕升的泥活字,但杨丰直接改成铅合金活字,而且还是他亲手制造的,另外将排版技术直接进化到清朝金简的字柜排版,再加上交叉作业法,使排版速度完全满足了每日一期的报纸需求。依靠着这套印刷技术,每天临安报都能印出超过三千份,而铅合金活字无法使用水性墨只能用油墨,也就是古腾堡的灯烟加亚麻籽油调和墨,这样就确保了他在行业的技术垄断。

    还有就是报纸的采访,编辑,销售等环节,统统需要大量的工人,最终让他目前手下的记名弟子,绝大多数都投入到了这个行业。

    为了弥补成本的亏空,他就连广告都引入,甚至出现了大宋第一个广告代言,由他二徒弟亲自佩戴一家珠宝行制造的全套首饰,然后由杨丰亲手绘制画像,再由雕刻师专门雕刻出木版,最终印制成广告画片夹在报纸內成为专版。而这张广告画片让这家珠宝行的生意几乎一夜之间翻了翻,因为杨丰和珠宝行签代言协议是分成的,仅仅这一份代言,就让临安报的财务状况变成盈利,同时也让临安的商人们看到了广告的威力,但可惜公主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升国公主一年只签一份代言,好在国师还可以为他们联络另外一位代言。

    传说中受官家宠幸,也算得上名震京师的临安名妓唐安安。

    这个就完全可以了。

    然后已经过了最好时光,实际上有点过气的老牌明星唐安安,迎来了她的第二春,然后那些名妓们一下子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大宋的娱乐业和传媒业也就终于同流合污,开始了大宋人民娱乐至死的时代。

    至于升国公主,她继续如传说辉煌耀眼……

    她的代言费已经涨到了十万贯。

    而且一年只签一份。

    “看看,一点小小手段,我这里就完全不需要朝廷来供养了,赚钱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说到底就是一个是否勤勉的问题,若朝廷的衮衮诸公都尽职尽责,又怎会使朝廷用度日益紧张?若都端坐堂上,只知道吟诗作赋扮君子,那就是再多钱财,也养不活那么多蠹虫!”

    杨丰颇为得意地说。

    贾似道赶紧堆起笑脸,不过他也是很欣慰的,杨丰这里实际上之前一直靠朝廷养活,但这临安报一出就完全不需要朝廷的钱财了。

    “当然,我叫你来也不是为了告诉这个,这段时间我倒是给你想出了一个增加赋税的好办法,若此法能够行之天下,至少短期內可以为朝廷再增加一大笔税款,这样我们的沿淮筑堡工程也就可以开始了,要不然等你的公田法完成,那恐怕还得过三四年的时间才行,这未免也太耽误事了,我这办法也可以应一下急。”

    杨丰紧接着说道。

    “国师有何良策?”

    贾似道迫不及待地说。

    “收宗教税!”

    杨丰说道。

    “呃?!”

    贾似道惊悚地看着他。

    “不要这么惊讶,你知道大食人在自己国内是如何对付不同宗教吗?就是找那些不同宗教的信徒收额外的宗教税,我觉得此法甚好,不妨可以借鉴一下。我大宋国教是道教,但据我所知那些胡教同样有大量信徒,既然这样那为何不能找他们收宗教税?我们都知道他们其实很有钱,那些寺庙每一座都在放贷,而蒲家这些色目商人更是富可敌国,咱们大宋是宽仁大度的,允许胡教在大宋传播,但是他们也得额外交税,这是西方各国通行的惯例,我们当然要与国际接轨。”

    杨丰说道。

    “国师这……”

    贾似道犹豫了一下。

    很显然国师目的不那么纯洁,虽然看似给他解决财政,但也是给自己清理敌人。

    “这什么这?我知道你和蒲家关系很特殊,他们每年给你大量好处,但是你就算收他们的税,他们该给你的还是一样得给你,说到底谁也不是不可缺少的,他们的富可敌国靠的是朝廷庇护,他们若不听话大不了朝廷换个人来顶替他们,更何况此时朝廷有难他们理应为朝廷分忧!”

    杨丰说道。

    蒲寿庚家族的支持者是王茂悦,王茂悦的后台是贾似道,这样的巨商家族背后肯定是朝廷宰辅,否则他们不可能发展起来。

    “国师,他们倒还好说,毕竟他们的人数不多,而且多集于福建,只是这僧侣和信徒数量太多,若闹起事来怕不好收拾。”

    贾似道小心翼翼地说。

    “闹事,有我在谁敢闹事?”

    杨丰冷笑道。

    “据我所知鞑虏在哈拉和林刚刚举行过佛道辩论,已确立佛教为尊,既然他们是敌国所尊,那我们还客气什么?没把他们都逐出就已经是很宽宏大量了,现在只是找他们额外收税而已又算得了什么?你尽管放手做,有谁敢反抗我去收拾,我看看是他们的骨头硬还是我的狼牙棒硬!”

    杨丰恶狠狠地说。

    一二五八年,哈拉和林。

    由忽必烈主持在这座蒙古帝国的都城,举行蒙古第二场僧道大战,以全真教众高手为主的道教军团,在以八思巴和少林派众高手联合组成的佛教军团面前惨遭群殴,最终全军覆没致使丘处机的心血付诸东流,然后作为裁判的忽必烈决定蒙古境内所有道观全部改寺庙,所有道士全部剃光头改念阿弥陀佛,从此蒙古帝国开始独尊佛教……

    呃,他们其实只是用嘴交锋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