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第二百三十二章 焦荷

时间:2019-05-27作者:明海山

    那兵士见郝师爷肯放过自己不再追责,大大地松了口气,忙指了指远处道:“大人可瞧见前面的那座酒楼,过了酒楼向北一拐,走到路尽头,当有几家卖酱醋的铺子……噢对了,城中戒严,这些铺子应是不开门。不过不打紧,招牌上的“酱”字远远路就能看见,应是不会错过。过了酱铺子再往东行,只需沿路行上大半个时辰,就是东岭库房,大人说的城东……就是那一片。”

    “那么东城门在……?”

    “东城门在库房边,沿着城墙根儿就能看见。”兵士说着,又掏出一块令牌来双手奉了上去,谄笑道:“虽然大人的令牌已经足够用了,但沿路保不定还会碰到些巡逻的兄弟,他们有些心思蠢笨的,只怕会碍了大人的差事。大人收了这块牌子,只需给他们瞧一眼,便可不费口舌畅通无阻。”

    这兵士倒不是奉承,实是替他那些巡逻的兄弟们着想。给了这令牌,那些兄弟就不必知道太多也能放行。

    底下的人,知道得越少越安全。

    郝师爷“嗯”了一声,单手接过令牌,又使了个眼色示意兵士退开,一扬马鞭,径直朝前面的酒铺子去了。

    罗布坐在马车中,心中继续盘算着。

    先把小国主接到城中临时安排的御用居馆,再找几个美姬伺候替他松泛松泛,之后奉上华宴珍馐,自己亲自灌上几杯,待得酒酣耳热,再领着小国主去库房兜一圈,让他选上几样宝物。

    瞧着那小国主过的日子,迄今为止就知道寒窗苦读,跟我罗布比起来过得跟叫花子似的,正该好好教一教他这些享乐之事。我金刃王亲自布置的温柔乡,就不信这么个黄毛小子能不陷进去。

    哈哈哈哈。

    罗布一捻颚下的胡须,笑得极是舒畅。

    忽然车外有人禀道:“大鄂浑有令来传。”

    “说。”

    “大鄂浑说,沿途有些乏了,想就在车上歇息一会儿,用膳也在车上。待有了精神,再请王叔前去陪驾。”

    罗布忍不住哼了一声。

    这个小国主,有时真是不识抬举。

    眼看计划好的一切,就是不肯踏入圈来。

    罗布是个人精,其实也能感觉得到苏佑并不想亲近他,虽然面儿上恭敬地还称一声王叔,实则能避则避。想在车上用膳,多半也是不想给自己陪酒的机会。

    “那么大鄂浑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去赏珍宝?”

    “这个……”车外之人有些语塞。

    “罢了,去回禀大鄂浑,就说我罗布也不下车,就候在左右,等待大鄂浑的随时传唤。”

    罗布心里清楚,既然不肯入圈,那就只好施个小小的苦肉计。你不下车,我也不下,你在车上吃饭,我也在车上吃饭。你若觉得对我这个王叔过意不去了,自然就会传唤我了。

    “再吩咐下去,所有护卫的兵士,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不得休息,就地吃饭!”

    哼,小家伙,我看你能耗多久。

    很快,消息便返回到了御驾的车中。

    苏佑的车是六十四引的马车,车中的空间几乎有一座院落那么大。说不下车听着似乎有些憋屈,其实根本没有那回事。

    当苏佑听到罗布听似恭敬的回复时,立时猜到了罗布的心思,只是冷笑一声道:“王叔忠心可嘉,他要候着,那就由着他去。”

    说完顺手拿起一本茶经靠着窗自顾自地翻看起来。

    赫萍见他开始看书,便焚了一支细细的白檀置于香炉之中。此香名为“斑阳”,乃是独柱的“一本焚”香,而非调和的“练香”,香气沉而不散,持而不燥,至纯至净,最是适合读书时用。所用的香炉是太液城中的官窑所制,炉身上绘的是“青蹄踏碎荷夜雨”,应了雨凉夜更长之意境。

    苏佑虽饮食起居向来朴素,但对读书时所用的物件要求甚精。罗布也是投其所好,无论是文房四宝还是周边的皿香琴茶,都挑了最好的珍品供奉上来。

    赫琳在一旁看到点了香,知道苏佑这一靠至少是一两个时辰也不会动了,不由心焦起来。

    果然,不过半个时辰,苏佑抬眼问道:“赫琳你怎么了?如此坐立不安的样子。”

    赫萍瞟了她一眼,接话道:“定是刚才国主答应了要赏她些宝贝,搅得她心里痒痒。”

    赫琳脸上好不尴尬,手中搅着衣襟道:“也没有啦,奴婢只是觉得好容易来这棘岩城一趟,又不下车,觉得有些闷得慌……。”

    “那要不你自己出去逛逛,我跟前有赫萍就够了。”苏佑笑道。

    赫琳忙摆手道:“不要不要,国主莫要说笑了,我是侍奉国主的奴婢,连金刃王都候在御驾之侧,我怎么能自己贪玩出去逛呢?”

    赫萍瞪了她一眼,似是在说,亏你还知道这道理。

    苏佑见赫琳的脸已是通红,有些不忍,便出言宽慰道:“好啦,你再等会儿,待炉中的香焚尽了,我也差不多看完这一篇了,到时候就带你出去转转。”言罢继续专心看书。

    有了这句承诺,赫琳似是吃了定心丸,再不像方才那样心神不宁,和赫萍一样都端坐不语,只待那炉中香尽。

    那香不过一寸七八分许,却焚得极慢。待香尽时,已是太阳西斜,霜霞漫天。

    苏晓尘索性又把晚膳也在车上用了,才懒洋洋地站起身来。

    这下子,就不用和罗布喝酒了。

    “去,告诉罗布,我想出去转转,看看他的那些宝贝。”

    侍卫很快领命而去,这边赫萍与赫琳已替他更了衣,又多添了件夹衣在里面。

    不一时,车外已响起罗布笑吟吟的声音。

    “罗布拜见大鄂浑,请大鄂浑移步。”

    苏佑换了一身白衣,依然头戴着血焰鹰首金冠,英姿挺拔神清气爽,直看得棘岩城初见国主的守兵暗暗赞叹,果然是一国国君的人物,如此器宇不凡。

    “沿途身子有些倦怠,歇了一会儿,让王叔久候了。”

    “哪里的话,我罗布儿总寻不得亲近大鄂浑的机会,如今能近身陪驾,乃是幸事。”罗布脸上的笑容若以斤两称,只怕是要吊不住秤砣,“那就请随罗布儿去前面的东岭库房转一转吧?”

    “好。”

    罗布笑眯眯地命人牵来苏佑的那匹小乌云狮。

    他知道苏佑能骑马定不会愿意坐车,所以早做了安排。

    “这里离东岭库房还隔着几条街,就让罗布儿陪着国主骑马遛过去可好?”

    “好。”苏佑仍是淡淡的一句,自上了小乌云狮。

    罗布手一挥,后方的侍卫立时会意,连同马车急急地跟上来。

    这一路上,罗布坐在马背上指指点点,专挑些城中奇特的风土人情说于苏佑听,苏佑听得倒也颇有兴趣,听到不解之处还会细问一番。不知不觉两人已到了城东的东岭库房。

    东岭库房的门口戒备森严,其实已点上了灯笼,卫兵们虽不识得苏佑,但远远看见他国主的装束,又见金刃王罗布在旁笑颜相伴,哪里还能不明白,纷纷跪地拜迎。

    “大鄂浑请看,这便是东岭库房了。”罗布说完又压低嗓门说:“里面可有不少的好东西,罗布儿带您转转?”

    “好。”

    东岭库房实际上不是一座库房,而是一整片库房,大小仓库共有四百多座。这一整片库房又被划成了五片区域,分别用来放置金银、宝石、各类真迹古籍、宝剑宝刀、还有一片是放些难以归类的物件。

    罗布引着苏佑进了大门,朝右手指了指道:“您请看那边,那儿藏的都是一些古籍真迹,还有不少都是孤本。”他知道苏佑不爱金银宝石,便直接挑了苏佑最爱的古籍做荐。

    果然,苏佑一听有古籍孤本,便依言直奔右去。

    库房的四处早已撤去了守卫,任由苏佑信步闲逛。苏佑每进一处库房,发现里面的字画古籍都是一等一的极品。罗布在一旁见苏佑眼中泛光,越发得意起来。

    他指着壁上挂着的一幅画道:“王侄儿啊,您请看那边。”

    只见那幅画从中间被裁成了两半,又重新拼在了一起。

    苏佑不由一惊:“这……这是《焦荷图》?可为何与我见过的有些不同。”

    “不错,那正是丹青圣手李梦初的焦荷图,迄今为止所有人都只见过图的左卷便已称颂是传世之作,却从未见过右卷。”

    “此图自闻名于世时便只有左边的半幅,……你是从何得来的右半幅?”

    “李梦初与妻子一生爱慕,不料妻子早亡,于是他便画了这幅焦荷图以作纪念。画成之日他将图裁成了两半,将右半幅埋入亡妻的墓穴,自己则持了左半幅,他嘱咐弟子日后在他死后将他连同左卷与他亡妻葬作一处,如此一来双卷如偶,便可聚首圆满了。可偏巧他所托非人,那弟子在他死后见利忘义,把他埋入墓穴,却将那左半幅给卖了。这才让世人见了左卷的真面目,我罗布儿也是费了些功夫才得来的左半幅。至于那右半幅么……嘿嘿。”罗布儿狡黠地一笑:“我又派人去寻了那个弟子,允了他重金让他重新挖开他师父和师娘同葬的墓穴,把右卷也取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