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第一百六十八章 发小

时间:2019-05-12作者:明海山

    本站:m..“怎么了大惊小怪的?什么什么东西?”

    “你看,就那个?就江面上那个长长黑黑的像蛇一样的东西。”

    “那是……船?”

    “怎么会是船呢?你见过船还扭的么?”

    “那会是啥?蛇?海蛇?”

    “哪儿有那么大的海蛇啊?”

    “妈哟,吓得我尿都憋回去了,要不赶紧告诉头儿去?”

    “别别别……”

    “咋了?”

    “这又不是船!看着倒像是个活物,告诉了头儿,万一他让咱俩去江边探查怎么办?”

    “你是说……”

    “我可是再过几个月就解甲归田了,不想节外生枝,回头没被伊穆兰人砍死倒被妖怪给咬死了就亏大发了。”

    “老哥说得对……这看着就瘆人的东西,咱就当没看见吧。”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会儿,默不作声地拿起花生米,一同嚼了起来,再不说话了。

    瞭望台栏杆的边上,忽然闪过一个细细的黑影,影子跃入江边的树丛,疾步地向树林深处赶去。

    不一会儿,身影在一个山坡边停了下来,坡下燃着一堆篝火,火堆旁坐着年轻的一男一女。

    “筑紫大人,公主殿下。”

    “鹫尾你回来了啊,宗直大人的船可过来了?”

    “宗直大人的船已经驶入了瀚江,刚路过渡口,被两个瞭望兵士看见了,不过好在兵士胆怯,又看不清楚,误以为是海兽,没有作声。”

    “哦,那就好。那么我们这就从北岸登船吧。”

    “奴婢还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事。”

    秋月有些好奇,问道:“什么事?说来听听。”

    鹫尾当下把士兵的对话转述了一遍。

    秋月沉思道:“原来那一夜只有十七个护卫,而且叶知秋还真的坚持不让渡口的屯军护卫,看来我的猜测果然是没有错……”

    朱芷潋听得有些焦虑:“那依你看,大苏会被劫往何方?”

    秋月摇摇头道:“这确实不好断定,不过既然阿葵和阿藤都已经往北去查探了,我们就按原计划过江去吧,我总觉得,我们对这件事知道得太少了。”

    朱芷潋望着秋月道:“过了江,就是苍梧国了,如果有什么事,我也护不住你们。你们当真要陪我一起去吗?”

    秋月淡然一笑道:“对岸是异国他乡,这对你也是一样。咱们结伴同行,彼此好照应。”

    朱芷潋暗想,他帮我,却还说成是彼此照应。

    她望着秋月,想要言谢,又说不出口,良久才低下头道:“好,那咱们便走吧。”

    ******

    瀚江如天堑,一水隔两岸。

    东岸是碧海国的滨州地界,北有落英飞瀑,南有竹深成林,可谓是好山好水好风景。

    西岸是苍梧国的泾州地界,也是有山有水,却大不同了。

    瀚江中游的四五条支流都是从泾州汇合而入,时间久了,靠江的州县里大片的地面都是烂泥地,建不得房,泊不得船,种不了粮食收不了鱼,可谓一无

    是处。

    按理说,这等泥地也不贫瘠,怎么就种不了粮食呢。

    苍梧国是个丛林之国,向来不重水利。偏偏这个泾州是个瀚江支流泛滥的地儿,每逢夏末秋初就河水暴涨,朝廷起初还每年拨银子修堤坝,可是收效甚微,反而搭进去不少官兵的性命。到了温帝这一代,索性就把沿江的百姓迁到内陆来,放任江边河道不管了。

    可这内陆也不是个省心的地儿。

    泾州的内陆地方是个盆地,周围都是山,唯独中间一块是平原。这样的地方夏天热死冬天冻死,老百姓光呆着就比别的地儿要苦上一大截,更别说种庄稼要额外辛苦了。

    和碧海滨州的好山好水比起来,泾州可谓是穷山恶水了。

    穷山恶水……出什么来着?

    所以,想当泾州的父母官,那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在这个遍地都是偷盗、打劫的偏远之境,遇上些刁民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了。

    可这刁民,也是被逼出来的。

    吃不饱,逼出了邪念,于是才有了偷和抢。

    那些吃不饱又不敢动邪念的,就只好卖儿卖女了。

    赫琳当年就是这样被爹娘给卖了的,卖的时候赫琳的娘犹豫了一下。

    卖给伊穆兰人,会不会凶多吉少?

    赫琳爹把赫琳娘死拽住不肯放的手扯了回来,红着眼睛吼了一句:“怎么死都是个死,还计较个啥?”

    这是赫琳最后一次看到她的家人,她看着她幼小的弟弟茫然地被母亲掩在怀中,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弟弟是要留下传宗接代的,自己没有那么重要。

    她那一刻就决定了,自己没有父母,那一年她八岁。

    赫萍似乎比她好一些,没有经历被父母抛弃的痛苦。她的至亲之人,母亲和叔祖父相继去世后,就只剩了她一人。她在四处讨要吃的时候,有个伊穆兰的嬷嬷给了她不少食物,于是她毫不犹豫地就跟着走了,那一年她十岁。

    所以在泾州,要想活下来,要么卖儿女,要么就不得有些额外的本事。

    譬如,武艺。

    有了武艺,打家劫舍就成了本事。

    有了武艺,看家护院也成了本事。

    因此在泾州,不管动没动邪心歹念,民间百姓都好武成风。这里的人看起来身材五短,可生性彪悍,动起手来异常凶狠。久而久之,就成了官府口中的“刁民”了。

    面对如此多灾多害治安败坏的州县,朝中六部中最头疼的就是户部了,年年纳来的税额少得可怜,每逢遭灾流水般的赈灾银拨出去的永远都填不上窟窿。

    填不上才是正常的,有那么一帮贪官污吏从中盘剥克扣,真到百姓手里还能有多少银子?

    敢盘剥赈灾银?难道吏部就不管么?

    还真不好管。

    这样的州县本来就没人愿意去任职,俸禄高不过别的州县不说,闹不好哪天性命就被那群刁民给害了。所以不给点儿甜头,谁愿意去啊?

    于是,贪官腐,刁民恶,户部吏部齐摇头。

    不过世上的事,就是这么祸福相倚。六部中有一部见了泾州最是欢喜,那就是兵部。

    每年万桦帝都贴出公示招兵入伍,别的州县来的人还要着实考查一番,一问到籍贯是泾州的,只要查明身世清白没有案底,立马批准入编。

    为啥?

    泾州人动手太狠了。

    就这样,兵部还不满足,每年入秋前后还会辟了专场到泾州额外招兵。为啥是入秋前后?这时候遭灾多啊,夏季瀚江的涝灾刚完,入秋蝗灾又要来,一年中老百姓最吃不消的季节里来招兵,那效果可是喜人得很。

    于是这个专场就成了各大军营在兵部内部抢破头的香饽饽,如帝都御三营为首的淞阳大营那是必会派人与兵部官员同行的,招了兵立刻就编入自己的营里,省得夜长梦多。其余的大营也知道,能不能挤得进去,直接关系到营中将士的战斗力,可自己的门道就这么点儿,挤不上也是没办法的。

    淞阳大营的正统领韩复,深知其中利害,所以年年入秋前都会亲临泾州。他是世袭的子爵,官家两贵,别的大营如何争得过他。

    但今年夏末,韩复没有出现。

    据说是帝都有脱不开身的军务,不得已而委派了下面的副统领随兵部前来招兵。

    也是,慕云太师率十万大军出征,淞阳大营是先锋军,需要筹备的事一定不少。

    所以,这位淞阳大营的副统领便神气地代替正统领韩复出现在了泾州。

    泾州知府是个正四品的官,淞阳大营的副统领是从三品,略高一级。虽说分属不同部,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听说还是个新上任的副统领,怎可不亲近?

    于是泾州知府打听好了这位副统领到达的日子,早早地就候在了驿道边,想要亲自迎接献点儿殷勤。

    不料见了那副统领,却觉得越瞧越眼熟,寒暄之后不由迟疑道:

    “下官眼浊,许是认错了人,敢问统领大人可是姓曹?”

    “不错,正是姓曹。你如何知晓?”

    “可是河西村的曹老太公的……”

    “你是……?”

    “哎哟亲娘耶,俺是隔壁李家村的李卓!”

    “李卓……?”

    “曹麻皮你个灰蛋不认识俺啦?俺就是蹭着墙草根老跟你偷尼姑庵里的大枣的那个……”

    “李二拐!你是李二拐?”

    “对嘛,你可算想起来,哎哟你个灰蛋鼻涕。”

    两人起初都是道貌岸然的样子,还都抻着一口帝都的京腔官话,李卓那么一吆喝,几个哎哟声一过,已是把老曹的一口乡音全给带了出来。

    身边的随从一听自己的上司还有曹麻皮和李二拐这样的“雅号”,都憋得肚中暗自狂笑,却被李卓瞪了一眼,喝道:“你们都下去,我要和这位统领大人好好叙叙旧!”

    老曹先前得了韩复交代他来泾州的差事,心中十分乐意。要知道他就是出身泾州,升了副统领还能公干到此,恰好风光嘚瑟一番,正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嘛。

    所以他起初还打算摆摆谱的,不料遇上李卓这个光屁股发小,一声“曹麻皮”唤得他立马把备下的假正经给丢脑后去了。

    (本章完)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