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第一百二十章 双花

时间:2019-05-12作者:明海山

    本站:m..“也不是不躲不让,实是他知晓的时候已经病入膏肓无力回天。他也自知当年是自己的父亲慕云铎出了阴毒的伪报之策,引得碧海与伊穆兰大动干戈,百姓生灵涂炭,心中对朱氏有愧。慕云佑这个人啊,就是太过聪明,不仅知晓了朱氏的用意,连朱玉潇出嫁前曾与碧海国户部尚书赵钰许过终身的事都被他在碧海埋伏的细作给探了出来,公子请想,人生难得糊涂,他就总是这么清醒,活得还能舒坦么。”

    苏晓尘从幼时便常出入太师府,其实从小他就有一种感觉,朱玉潇对慕云佑似乎总是一种若即若离的态度。起初他还以为是朱玉潇自恃出身皇室贵胄,总要端着些架子。现在看来,不过是心有所属,对丈夫虚与委蛇罢了。

    之前某次在瞰月台上听赵无垠无意说起其父赵钰与朱玉潇有过一段私情,心中还不大相信,后来在瀛泽殿上为了赵钰冤死之事朱玉潇险些拿了尚方宝剑砍了陆文驰,那一次才是让苏晓尘深信不疑。

    佑伯伯说过,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之人。可说到底,他们夫妻二人谁又比谁更可怜呢?朝夕相对二十四载,未交得半点真心,虚情假意之下的是家仇国恨,是满盘的算计和提防,人生一世倒有半世耗在了对枕边之人的猜忌和欺瞒上。怪不得朱玉潇连个一儿半女都不愿意替佑伯伯生下来,她是为了杀慕云氏而来,又怎会替慕云氏传宗接代?

    苏晓尘默然不语,温和却继续说道:

    “朱玉潇知道毒死慕云佑后,黎太君必然不会放过她,便想着趁慕云佑将死之时,逃回碧海,全身而退。慕云佑也察觉了这一点,可他用情太深,不愿点破,反倒邀了叶大人过府议事,将朱玉潇加入了出使碧海的使团,成全了她。不过那一夜,慕云佑将公子也随使团东行,这倒是计划之外的事,好在叶大人随机应变,倒让公子在落英湖之劫中帮了一把手。”

    “你是说,落英湖……是你们设的局?”

    温和照例摇了摇头,道:“其实真正设局的,是清鲛公主朱芷凌与温帝二人。我伊穆兰人不过是在旁推波助澜了一把,到底都是他们谋划了这一切。”

    “圣上?!这……这怎么可能?”

    “公子有所不知,李氏智亏体弱,慕云氏功高盖主,这一进一退,局面本来倒也安稳。可到了温帝这一代,偏偏是个极聪明的人,是容不下慕云氏再把持朝堂的。只是温帝城府极深,又不肯坏了自己仁德的名声,不想亲自除去慕云氏,恰逢朱芷凌暗中勾结温帝,说愿意替他除去慕云佑,但需要将朱玉潇放回碧海,温帝便答应了。其实他不知道,不管答不答应,那时慕云佑都是必死之人了。”

    苏晓尘觉得匪夷所思,在自己的印

    象中,温帝是个脾气极好之人,而且朝中大小之事几十年来全都交于太师府,自己对朝政毫无兴趣。他怎么会像温和说的那样,对慕云氏恨之入骨呢?

    “你是说,圣上一开始便知晓此事?”

    “不错,温帝知道朱玉潇会被朱芷凌半道劫走,然后把劫持之名挂到我伊穆兰的头上来,所以你们就算在瀚江边上给万桦帝都鸽鹞传了信,他也无动于衷。只是温帝为了把自己给择得干净,怎么劫人,劫不劫得了,他一概不知也不问,全都丢给了朱芷凌。不仅如此,温帝为了做足表面功夫,生怕别人疑心他参与其中,还特意派了淞阳大营两千精锐护送使团。朱芷凌虽然智谋了得,火候总是欠缺一些。她自以为派出银花和铁花便可得手,未曾在意。还是我兄长在暗中实在看不下去,让银花先到万桦帝都找了叶大人,让叶大人帮忙从中设了计,这才顺利地在落英湖劫走了朱玉潇。”

    “老丈的兄长……大巫神温兰?让银花找我舅舅?银花和铁花不都是朱芷凌的人么?怎么会和你们有瓜葛。”苏晓尘越听越惊奇,那个小山一样的女人怎么看都是朱芷凌的心腹,怎么会和伊穆兰人搅在一起?

    温和端起茶盏饮了一口,笑问道:“这说起来又是一段往事了,公子可还记得,前几日老朽曾经跟公子提起过,我兄长当年为了救苏利国主,带了两剂回天丸,给国主服下了一剂的事?”

    “记得,就是那个分成一红一白各一半的秘药?”

    “不错,那个药丸药性极烈,须得红白两半同时服用方可。毒金之战时,我兄长给国主服下了药丸的那一日,他出营账后在帐外发现地上躺着一对濒死的姐妹,瞧着年龄不过七八岁。据她们说,二人都是这附近的村落中的人,前几日出村采集粮食,回村后竟然发现一村老小染上了毒疾全都死光了。她们不知所然,只得将自己父母的尸首草草掩埋,不料掩埋之时自己也不幸染上了疾病,便逃出村子沿路求救,直到奄奄一息的时候误入了军营。”

    苏晓尘倒吸一口冷气,“全村人都遭了灾?真是天道不佑,两个孩子也是命大,还能侥幸逃脱。”

    “我兄长也瞧着那两个孩子可怜,便掏出回天丸,告诉她们药只有一贴,只能救一人,让她们自己定夺。其实就算是真的服下了药,能不能救活我兄长也心里没底,毕竟孩子体弱,不似国主般原本的底子就好,能不能撑过药效尚是未知之数。”

    姐姐听了之后,一把夺过了药。我兄长以为她仗着自己是姐姐,动了贪念想要先救自己,不料她拿到药丸便塞入了妹妹的口中。那妹妹不肯咽下,硬是抠出了一半来,也塞进了姐姐的口中,原来两人皆是同样的

    心意,不肯独活。”

    苏晓尘愕然道:“一人一半?也能奏效?”

    “许是天意可怜,孩子所需药量比大人要少,这一人一半竟然误打误撞生了效捡回了性命。只是这药性猛烈没有相克之物,姐姐服下的是白色的一半,妹妹服下的是红色的一半,不多久,便双双留下了病症。红药性热,妹妹服用后遍体生痛全身骨骼犹如拆散再造,越长越高,且口舌僵硬,不善言语。白药性寒,姐姐服用后脏腑不振,需时时以甜食养润,且身材萎缩,不足二尺……”

    “原来她们就是铁花和银花!”

    苏晓尘忽然醒悟过来,他想起瀚江边第一次见到铁花时便觉得她身材魁梧得异于常人,寡言少语,又听得小潋提过银花素日里爱食果脯,各种甜食绝不离身,原来这两人都是因半剂回天丸留下了病症。

    “可是……这铁花乃是碧海国金羽营澄浪将军,不时地亲自巡逻守卫涌金门,身兼重任。银花也是朱芷凌的左右手,还传授了小潋不少五行之术。就因为她们为大巫神所救,便投靠了伊穆兰人?”

    温和还是摇摇头:“她们不是投靠了伊穆兰人,她们本来就是伊穆兰人。伊穆兰南地的刃族中,偶尔会有逃奴南下,大多数人进了霖州境后不熟悉地理,误入了那里的深潭沼泽送了性命。譬如当年的陆行远就是随他父母南下的刃族逃奴之一,他父母不幸掉入泥潭,留下他被路过的明皇所救,才侥幸留了性命。不过也有小部分人绕开了沼泽,在那附近自己建了一个村落,与世隔绝,银花与铁花俩人便是在那里出生的。”

    一个秘密接着一个秘密,苏晓尘已是应接不暇。

    “连碧海国的丞相,堂堂沛国公都是伊穆兰刃族?你们到底安插了多少人在碧海之中?”

    温和继续摇着头,道:“陆行远虽是我刃族人,但不是我们安插在碧海的。起初兄长动过想要策反他的念头,试探之下发现他自被明皇搭救后,一直感恩于心,对碧海皇室忠诚无二,只好作罢。公子想想,他碧海国的男人都活不过五十,独独这陆行远活到现在八十高龄尚健在人世,怎么会是碧海人。嗨……他如今也是老了,连个小小的柳明嫣都斗不过,咱不去说这些无用之人。真是越扯越远了……”

    苏晓尘收了收思绪,细想了一会儿,问道:“金羽双花都是朱芷凌的心腹之人,可朱芷凌那样谨慎之人,你们如何安插得进去?”

    “朱芷凌年纪不大,野心却不小,她自从任了监国,便刻意于各处培植自己的人手,尤其是金羽营中。朱芷凌掌权头一年,初次去拜访太液城中的莫大虬时,我们让银花和铁花等候在途中,待她路过便假意去投。那时的银花和铁花已是经过我兄长派人调教了数年,都是一身的好功夫,朱芷凌见了怎能不爱,她虽让人去打探了双花的底细,不过是个早已死绝了的村子,哪里会有破绽露给她。况且多年下来双花替她办了不少事,她便深信不疑了。”

    (本章完)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